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青春校园 > BOSS天价宠:蜜糖女仆,咬一口 > 章节目录 第281章 282孩子有利用价值

第281章 282孩子有利用价值

2016年07月23日08:29 BOSS天价宠:蜜糖女仆,咬一口


    “怎么,想通了?别忘了这件事情是你自己揽过去的,你可是怪不到我。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出面。你只是打乱了我的一步而已。”依依事情推得干净。

    “既然你不告诉我原因。那么就三天后来市立医院一趟吧,既然你的任务我没有完成,我就第二次机会好好的表现好了。”白焕眼神含着笑意的说着一个女人的生死,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

    “我没空,”依依一口拒绝,真好笑,我很闲吗,才没空陪你瞎胡闹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白焕皱着眉头问,忽然发现了一个很是搞笑的问题,这么久了,白焕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

    “我有必要知道吗,约炮的还有必要知道对方的家庭背景吗。”依依很是焦急的瞟了他一眼,在这个地方总是感觉到窒息。

    “白焕,听说过吗、”

    “我知道白世昭,那个已经废掉了的男人、”依依无所谓的说,却不想这句话已经暴露了她。

    “你怎么知道的、白家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向外张扬。”

    “没有不透风的墙,再说了你都知道,等等,你刚刚说你也姓白。”依依秀眉微皱,尽量的表现的自然。“请问,贵公子是不是,,,呃,是不是,,”白世昭,依依还真的说不出来。

    “那么,这个时候,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了呢。”白焕一脸笑意的看着依依。脸凑过去,虽然脸上有了一点皱纹,但是远比同龄人要年轻得多。

    “咳咳咳咳。”依依感觉一听大炮正在开足火力向着自己推进,小心肝“砰砰砰砰”的乱跳。把人家儿子阉了还在这里跟人家吵架,世界上也真没有比依依的胆子更大的了。

    脖子里一颗葡萄卡着差一点就把自己卡死了。

    “咳咳咳,你说,你是谁,你是市长。”稍稍缓和一下。依依开口说。“开玩笑吗。不过你看起来很年轻嘛,不像是有这么大儿子的人啊。”

    “不要和转移话题。三天后,你给我过来。这件事我们就算抵消了,你不会想要欠我什么东西的、”白焕明明在看着依依笑,却是让依依心底生寒。

    “哦。”依依乖乖的答应了,市长诶,依依可不想与整个市为敌。反正到时候有仇承昊,依依还怕找不到理由吗。

    但是依依的小心思也不会躲得过白焕的眼睛。

    “依依,你要是不来。一定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的,”威胁对于白焕来说一点都不麻烦。白焕好像一直都在威胁别人。

    “哦,那个。”依依指指门的方向。“我可以走了吗。”根本就没有把白焕的话放在心上。我就是不去了,你还能怎么着,你见过谁会把利用完了的棋子好好放着的。还不是最后都扔进了垃圾箱。

    “请你放尊重。”白焕一伸手还没有抓住依依,收完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

    “我们走吧。”依依对着李栋说了一句,看这架势,要是李栋不出现的话,今天她是走不了了。不过,有一件事很是奇怪呢,白焕好像对与白世昭的事情不是很上心,自己家的根被断了,竟然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张庭是不是去开房了。”一出门,依依确定自己离开了白焕的视线之后问道。

    “没。”李栋老实的回答。

    “怎么可能,这个大色胚,手上一块大肥肉怎么可能拱手让给他人。”

    ”有意外发生。”李东解释道、

    “什么。”李栋带着依依来到那个小饭馆。一进小胡同,就一股地沟油的味道。

    “这个家伙还真是把成本降到最低啊,竟然带着还没有上钩的姑娘来这里吃饭,真是的省的可以啊。”

    “在哪里。”李栋伸手一指。依依顺着方向看见洁晶正扶着墙吐个不停,张庭站在一边抓耳挠腮,今天的事情肯定就办不成了。

    “活该,肯定是吃地沟油吃多了,这姑娘一看就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碰上这个混蛋也真是倒了霉了。”依依低估了一阵,却看见李栋愤世嫉俗的看着张庭。

    “怎么,那是你妹妹啊。”依依问到,不然还真的想不起理由来能让李栋这么激动的。

    “不管吗。”李栋问的简单。

    “我为什么要管。”这下该是依依惊讶了,关我毛事。

    “那个小女孩很无辜啊,”李栋脑海里想起餐厅里奇奇的一幕,以后也一定会发生在这个女孩的身上。如果他们会有以后的话。

    就连小猫小狗依依都会专门给它们办一家宠物医院。这个人,依依也应该管。李栋的啥痴痴的脸上就是写着应该依依管。

    依依的头上也是蹭蹭的上火。“凭什么就该我管,我不管就是不管,就是不管,”大吼道,推了一把李栋就跑开了。

    听到这边的响声,张庭看了一眼。以为是很普通的情侣之间的吵架而已,看了一眼就带着洁晶走开了,既然今天的好戏结束了,还是不要浪费功夫了、

    送到洁晶住的楼下,洁晶临上去的时候,依旧身体轻飘飘的,吐了那一下把一天吃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了。“那个姐姐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嘛。”娇滴滴的带着可爱。

    “我不是都说了吗,那只是我的朋友,你才是我的女朋友啊。”虽然是在哄着这个小姑娘,但是语气里听出明显的不耐烦、

    “对不起,今天给你添麻烦了,还给你把衣服弄脏了。”洁晶很是清纯,有些不舍。

    “好了,快回去休息吧。”既然吃不到甜头,张庭是很希望赶快结束掉今天的累赘。

    依依坐在餐厅里,等着今天的审讯,仇承昊是一定会解开自己的疑心的额,依依已经准备好了仇承昊今天的严刑逼供。

    仇承昊今天回来虽然很明显的带着怒气,但是并没有对依依使硬。伸手抱过依依。轻轻的放到卧室的床上。

    仇承昊很是生气监控之后那个男男人做了什么,但是派人进去找过,竟然完全没有了依依和那个男人的消息。

    “我累了。”依依只是说了一句话。仇承昊满腔的怒火竟然就熄灭了,看到依依依旧准时安全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些事情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但是还有一点,依依的身体很奇怪,仇承昊已经拿着那颗纽扣到市立医院去化验了,但是要等三天才会有结果出来、仇承昊对依依身体的健康状况很是担忧。

    “好,你休息吧。”依依得到准许一下子就钻进了被子,不一会儿就传出来她的均匀的呼吸声,在仇承昊的身边她总是能安心很快的入睡。

    仇承昊看着依依疲惫的脸。在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转身出去了、

    书房里一样的没有开灯,在没有另一半仇承昊最空虚的时间里,仇承昊已经适应了黑暗。没有了她,任何的事情都没有意义。

    仇承昊仔细的翻看今天发过来的资料。眉头紧锁,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仇承昊都查不到他的来由。

    依依最近总是很容易就睡着了,一倒下就睡着。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容易犯困,要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定还以为自己怀孕了,但是依依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自己是不会再有资格做母亲的、

    一觉醒来,身边的温暖已经不再,怀里躺着一个温温的毛绒绒的娃娃、依依很是嫌弃的踢到床下。没有温度的东西,依依才不稀罕。

    看来,还是应该给她买一个活物。

    依依像往常一样吃了自己定量的早餐。依依胃不好是绝对不能空着肚子到处乱跑的。

    “依依小姐。”依依在公园里依旧拿着猫粮喂流浪猫。依依每次一来都会有一堆的流浪猫围在她的周围喵喵的叫个没完,像是嗷嗷待哺的小婴孩,虽然有的也带着孩子。

    “你是不是应该换个称谓,是不是另外一个肾也不想要了。”依依依旧摆弄着手里的小东西,头都没有抬。

    “主人。”

    “嗯。有进步,”依依点点头。吃一堑长一智这种话还真的没错。不过这个代价对于沙鹰的人生好像是有一些的沉重了。“什么事。”

    “丹麦派人来了。”

    “关我什么事,你该不会觉得我会认为自己值得他们兴师动众吧。”依依已经有些厌烦了,最讨厌在自己的身边卖弄的人了。

    “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那个孩子是目标,她的父母不方便露面,派我过来通知你一声,让你务必帮这样一个忙。”

    “好,不难为你了,具体的事情我跟他们谈吧。”依依这下倒是爽快。直接跟着沙鹰去见他们。

    医师和他的前王妃早已离开了之前住的地方。七拐八拐的,就是给依依一个坐标,依依都不一定可以找得到。

    “行啊,这个地方你们也不用愁了,就是在这里安度晚年都不用担心有人找的到你们。”依依一进门,狭隘的门框让她都不能完全直起腰。一时之间心里有一股的快感。

    “依依,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前王妃发挥不要脸的精神,挺着又大了一点的肚子。摇摇晃晃,依依都害怕她会不会一下子撞到她的身上是来碰瓷的。

    “那是,但凡你们能有一点的办法吗,都不会让我过的这么安生。”依依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她可是不会忘了之前一个个的都想要她的命的事情。

    “依依,这件事情对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你一个女孩子势单力薄,难免孤立无援,但是这个孩子,他还是皇室成员。若你可以救他,她一定会为你的地位巩固加深的,”前王妃拿出利益关系诱惑你依依。但是依依是什么人,都要我命的人的话能轻易的信吗。

    “我有说过我稀罕吗。”依依一脸的轻蔑。你们现在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跟王子又搞到一块的。”依依瞟了一眼站在身边不声不响但是很碍事的沙鹰。

    前一次还是针锋相对,今天又同仇敌忾的。依依不得不防。

    “王子本就是正义之人,会站在正义的一方的。”沙鹰很是有正义感呢,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正义大侠一样。

    “你还真是一条狗,谁骚就跟谁走啊。”依依冷笑道。“忘了你是怎么丢了一个肾的。看来你还是没有长记性啊。”

    沙鹰立马闭嘴,因为感觉自己的另外一个肾也凉飕飕的。

    “这个孩子不仅对于你有帮助,对于王子也是有帮助的。”医师开口道,这个时候为了生存,不得不拿未出世的孩子做交易。脸上满是痛苦。

    “你还没有说全,还有你们,这个孩子不仅对我们有帮助,对你们父母也有帮助,只要他生下来,他就是皇室子弟,谁也不能动他,但是现在最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他能不能生下来。”依依开始清楚了,这个孩子生下来唯一的能帮助他们的就是自己。

    只要前王妃敢露面,丹麦派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不用多说一定是一尸两命,浪费皇粮的家伙没有必要多留。

    “依依,你想清楚了。这件事情是稳赚不赔的。你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当上皇位的,那个孩子就是你最大的胜算。”筹码必需往上加。为了活命。

    “不,皇位我不稀罕。而且,我也不觉得以后他会支持我,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孩子什么皇室不皇室的的,到时候人家来一个血统追究,我还不是死翘翘了。”依依说出自己的疑惑。鬼才信走失了二十年的皇室会有人愿意拿着自己的皇位跟找回来的。

    “依依,不要胡说。”医师及时制止。听着有意,话语已经传到了沙鹰的耳朵里。

    依依瞪了一眼。很多事情自己回去好好的想了一下,还是自己多心了,医师或许是一开始心里有自己叠小算盘,但那也是自己利用他在先。

    一次一次都是医师帮助依依化险为夷。就是医师真的利用了依依也是情有可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