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青春校园 > 小妖难逃,会长大人要娶妻 > 章节目录 第63章 不是人类

第63章 不是人类

2016年07月22日17:31 小妖难逃,会长大人要娶妻


    “行,我给你想想办法,好,嗯,就这样。”萧梦见连连应声,然后结束了通话。

    通话的时间不短不长,但显然除男人在的其他黑西装男都已经面露不耐烦,多次在男人耳边讲话,都被男人一摆手打发回去。

    因有男人的命令在,其他人不敢擅自行动,不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他们深知,男人虽总是笑脸盈盈,实则却是冷酷无情的狠角色。

    “怎么?这是想把我扣在这儿?还是想把我直接绑走啊?”萧梦见拿起背包跨在肩上,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扫视着这群人。

    萧梦见自小在森林深山中成长,自然而然形成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这种本能对危险的感觉很敏锐,会凭直觉区分敌我,也会凭直觉来判断对方的危险性。

    她被称为野猴子,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贴切的。

    从直觉上判断,这男人绝对不简单,那张笑脸分明是笑里藏刀。

    而且从刚刚那通算得上是啰嗦的电话中可以看得出,这男人不仅行事谨慎,而且非常有耐力,那双看似笑嘻嘻的眼睛,充斥着一股被隐藏起的狠厉和血腥味。

    萧梦见自觉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脱身,她所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

    至于墨白嘛,她是不希望他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不管墨白有多厉害,但怎么看都是个孩子,而且对方人多势众,还是保守一点为好。

    再者目前最让萧梦见想不通的是这种情况的理由,这些人的目标是墨白,但她却觉得这些人是以墨零御为目的而来。

    尹攸蝉说是因为墨零御过去做过些招人怨恨的事,可她却觉得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先不提那过去是多久,首先墨零御的性格就不可能做招人怨恨的事,除非是有必要的目的,否则墨零御一定会主动远离麻烦。

    “你很不简单……”这是男人对萧梦见的一种称赞。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这孩子?”萧梦见蹙眉质问。

    “无可奉告。”男人轻轻一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很危险,最好别被他的外表欺骗。”

    “多谢忠告。”但这忠告在萧梦见听起来,不过是挑拨和试探。“不过这样拖下去好吗?很快就要到午餐时间,你们能将这家店控制,却不能控制外面的客人,这里的奇怪迟早会被人察觉到。”

    “你说的没错,可察觉到又能怎么样,有谁会愿意多管闲事,现在的人可是都很冷漠的。”男人微微耸肩,根本不在乎萧梦见所说的问题。

    “……那么你是想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吗?”

    “当然不,据我推测你应该知道不少,所以希望你能跟我回去,咱们慢慢谈。” 说完男人便示意部下动手带走萧梦见。

    藏身在卫生间的墨白见状,已经没办法再继续观望下去,当机立断冲出来,放倒阻碍他的几名黑西装男,直径抵达萧梦见身前,将她紧紧的护在身后。

    本来墨白的出现就是突然的,然后在这突然的情况下,一身影从萧梦见身后那扇敞开的窗户闪入,因身影的动作实在太快,即便注意到也无法及时作出防御,所以逼近萧梦见那位黑西装男****顿时承受重重一脚,被硬生生的踢开。

    他的出现是令人震惊错愕的,震惊于他的速度,错愕与他的狠厉,站稳的身形释放出浓稠的、令汗毛竖立的怒意杀气,令周围的黑西装男们下意识的退后。

    要说惊讶,最惊讶的一定是萧梦见,她才刚放下电话没多久,居然就看到墨零御出现在她面前,以宽厚的背保护着她,她无法想象墨零御究竟是以多块的速度赶过来的,而且……这里可是二楼啊!他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零……零御?!”萧梦见保持着惊讶的模样,伸出手轻碰碰墨零御的后肩。

    墨零御没讲话,而是一把将萧梦见的手抓在手心,紧紧的握在手中,稍微轻捏捏,暗示萧梦见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你是霄墨麟!”男人镇静尽失,错愕惊恐的盯着墨零御惊呼,甚至身形不稳的退后半步。

    那三字令墨零御微微蹙眉,脑海深处有什么东西似乎要被翻腾出来。

    “对不起。”墨白站在墨零御身边垂着头,虽仍旧是面无表情,但眼眸却透着浓浓的自责。

    墨零御余光扫一眼墨白没说什么,他没指望这孩子保护萧梦见,自然不会怪他。

    “真的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男人失控的摇摇头,眼睛盯着墨零御一会儿笑一会愁容难掩。“难怪他会让我亲自过来,原来如此,不过看样子应该还是人……”他上上下下细细的观察着墨零御。

    墨零御刚出现时,男人确实很失控,那是因为他知道霄墨麟有多么恐怖,但冷静下来仔细看看,明显不足为惧,他又何苦自己吓自己。

    “你是谁?”墨零御微蹙眉,盯着男人强势质问。

    “说出来岂不是太无聊,总会知道的,在不久的以后。”男人丝毫不畏惧墨零御的气势轻笑着。“我今天的目标是那小鬼,把他交出来,我不会为难你们。”他指指墨白说。

    墨零御没出声,但萧梦见却直接把墨白拽过来抱在怀里,这样一来墨零御就只能选择在保护萧梦见的同时,顺便保护下墨白。

    “墨白,你得罪他们了吗?”萧梦见拍拍墨白的小脑袋问。

    “没有。”墨白诚实的回答。“我只是打残他几名部下。”随后又风轻云淡的补充道。

    萧梦见膝盖一软,差点给墨白跪了,都给打残了,难怪人家会穷追猛打。

    “是这段时间一直围绕在银河庄周围的人?”墨零御余光向后看一眼问着墨白。

    “嗯。”墨白乖乖的点头。

    “什么意思?”萧梦见表示不解。

    “回去告诉你。”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给你两条路,一马上离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而完败惨退。”墨零御看着男人说。

    “我知道你厉害,但仅仅是作为人类而言。”男人不仅嗤笑着。

    既然如此墨零御便不再犹豫,以肉眼很难跟上的速度直逼男人面前,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出拳痛击他的胸骨,然后在男人踉跄退后时,紧接着一猛力的回旋踢踢在刚刚拳头攻击的位置。

    一拳一脚,男人的胸骨处直接传出断裂的声音,显然是他的肋骨在墨零御凌厉不留余地的攻击下断了,至于断几根就不得而知了。

    男人身体严重摇晃着,他手按着剧痛无比的胸口,抬眼难以置信的盯着墨零御,口腔里充斥的血腥味提醒他,是他轻敌了,他以为墨零御的力量紧紧停留在人类极端,就算墨零御的力量再******,也终究逃不过人类的枷锁和极限。

    但刚刚的攻击,明显是参杂着其他的力量,一股他无法承受的力量。

    男人诧异的看着墨零御,静下心比刚刚更加仔细的观察着墨零御,一番观察下来,他更觉得奇怪,这墨零御怎么看都是人类,一丁点其他的气息都没有,可刚刚那份他都无法承受的力量是怎么回事?

    其他黑西装男见男人处于下风,便不等男人的命令,一窝蜂似的冲向墨零御。

    不管人数多少,都是些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惧,为省去麻烦,墨零御没有控制力道和速度,如一道闪电般游走在冲过来的黑西装男间,以强而有力的两指直接攻击黑西装男们身体最薄弱、最接近脏器的位置。

    几个瞬间,墨零御回到萧梦见身边,看着后知后觉的黑西装男们一个个哀嚎着倒下。

    目睹这一切,萧梦见的表情是这样的,张大嘴巴,下巴险些砸到地上,澄净的眼眸中充满难以置信。

    她知道墨零御厉害,厉害的******,但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明显是次元性的差距。

    萧梦见并不在意男人说的话,但现在看来,墨零御不是人类反而更有说服力。

    “还要继续吗?”墨零御一步步向男人逼近冷冷的问。

    “哼……哈哈……”男人突然狂笑起来。“霄墨麟,你忘记了一切,可很多人都还记得,今天你能逼退我,明天你也能逼退其他人,但找你寻仇的人是络绎不绝的,我倒要看看你能以现在的状态维持多久。”他一边有力而不甘的说着,一边擦擦嘴角渗出的血。

    墨零御不懂男人在说什么,但他确实有种可能不会太安宁的感觉,但是那又能怎么样,不管是谁,只要胆敢触碰他的逆鳞,他就会让那人后悔莫及。

    有些事墨零御想不通,他便决定不去想,与其因为想不透的事浪费时间精力,还不如珍惜时间和萧梦见共度。

    对于墨零御来说,他所在乎的只有萧梦见,想要完成的只有为父亲犯案,其他的都无所谓。

    “我们走。”墨零御不再看男人一眼,直接牵起萧梦见的手,带着她离开。

    萧梦见他们一走,男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原以为任务失败肯定会受到惩罚,却没想到……“老板。”男人的声音恭恭敬敬。

    “回来吧,暂时需要安静一段时间。”电话另一端是很年轻很有威严的声音。

    “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我的研究还没完成,现在不是时间,而且……本宅被毁了。”年轻人深出一口气,显然这种情况是他始料未及的。

    “怎么会这样?是谁做的?”男人脸色煞白的询问。

    “一个我们无论如何都赢不了的人。”

    “是命阁的人?”

    “嗯,把尾事处理好,别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是。”

    回程的途中,墨白垂头沉默着跟在萧梦见和墨零御身后,他知道萧梦见遇到危险是因为他,所以他不敢追上去,更不敢去看墨零御的眼睛。

    熙熙攘攘的马路边,林荫树的人行道上,墨白停下脚步,他想,他还是离开比较好,他原本的目的是保护萧梦见和墨零御,结果却害的萧梦见卷入危险,最后还被墨零御所救。

    萧梦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便停下来转身。

    墨白停在距离她几步之遥的位置,垂着头抿着嘴,活脱脱一做错事的孩子模样,看着倍儿让人心疼。

    “墨白,怎么不走了?”萧梦见问。

    听着萧梦见的声音,他沉着脸摇摇头。

    萧梦见回头看看墨零御,他一副那小子怎么样都和他没关系的模样,然后再看看散发着满满忏罪感的墨白,她想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墨白,我们回家好不好?晚餐做土豆炖牛肉。”萧梦见揉揉他软软的头发,微笑着轻声道。

    萧梦见想,比起宽慰,墨白可能更需要有人情味的暖心话。

    果然萧梦见的话是有效果的,墨白的拳头明显握的更紧,只是他还是不讲话,应该只有肉分量还不够足。

    “零御。”萧梦见几步走回墨零御身边,对他挤眉弄眼强烈示意。

    墨零御在犹豫,萧梦见便直接推他一把,并用一种搞不定给他好看的眼神盯着他。

    墨零御表示小孩子真的很麻烦,不过自家媳妇的指令又不得不执行,哎,硬着头皮上吧。

    “你不需要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时间不早了,回家吧。”墨零御尽可能将态度声音放的很平和,免得待会儿自家媳妇再埋怨他。

    结果和萧梦见预料的一样,墨零御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墨白脸上虽仍然面无表情,但明显是阴雨转晴的一张脸,跟在他们身边的脚步都轻快了很多。

    傍晚,天气逐渐转阴,积雨云越压越低,一道闪电划过,一声巨雷在远处落下。

    萧梦见和墨零御赶在下雨前顺利把食材买了回来,进到客厅没到三分钟,外面的倾盆大雨放肆而下,震耳的雷声不断,突起的狂风更是为这雷雨天增添了几分恐怖。

    “需要我帮忙吗?”墨零御倚在厨房门框上,带着笑意看着忙碌中的萧梦见问。

    “牛肉切下。”萧梦见也不客气,直接把菜刀递给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