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神医毒妃 > 正文 第1252章 白惊鸿的第六感

正文 第1252章 白惊鸿的第六感


    越来越多的百姓向行凶者发出声讨,有人发现这些行凶者一个共同点:“不管他们在凤乡城是什么身份,统统都没有父母妻儿,没有任何亲人!”

    “不对,也是有亲人的,他们的亲人就是他们彼此!”

    眼见身份要被揭穿,中间那些作乱者开始慌乱,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诡辩与挑拨。

    这些人也不知是如何练的,一个个嘴皮子极溜,三言两语就又说得凤乡百姓内心动摇。

    一时间,场面似乎僵住了,君慕凛的话自是有更多的人信,但也有一少部份人开始对东秦人的目的产生怀疑。即使他们也觉得太子说话颇有道理,却架不住作乱者没完没了的挑拨。

    这时,四皇子君慕息往前站了一步,迎着月光,一身青衫纤尘不染。

    他开口,清清淡淡地道:“若我为新君,如此左右摇摆立场不定的子民,绝不会要。”

    只这一句,犹如当头棒喝,一棒子就把那些来回动摇的百姓给打醒了。

    是啊,新君他们选的,选到这个节骨眼儿上却因为一群人的几句话,他们就动摇了?对新君如此没有信心,那么人家登基之后又为什么要保护他们?

    这些人暗自后怕,纷纷想到如果自己刚才冲出去,跟这些作乱者站到了一起,后果会是怎么样的?东秦太子和天赐公主都能把国君给算计死,想要除掉他们这些百姓还不容易吗?

    作乱者手里都拿着兵器,他们却是手无寸铁的啊!真打起来,死也是他们先死。他们是吃饱了撑的自己找死吗?好好的恭请新君入宫不好吗?非得起这个哄。

    君慕凛心里不痛快,憋着想要搞些事情敲打敲打这些人,却被白鹤染给拦了。她小声说:“毕竟是改朝换代的事,岂能是一帆风顺的?现在闹一场也好,现在闹了,以后就不会闹了。”

    君慕凛一向最听媳妇儿的话,他媳妇儿这样说了,他便也不再吱声。

    白鹤染在一左一右走了几步,再次朗声开口,问向凤乡百姓:“你们有没有想过,就算今日我不入皇宫,不坐王位,就算今日这些起乱者成功将我们赶回东秦。那么今后呢?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走了,歌布的君位由谁来坐?前太子吗?前太子是我的亲舅舅,必是站在我这一方的。淳于傲的子嗣吗?可惜他并没有子嗣,没有儿子。那么该由这些作乱者来做吗?他们这么多年隐藏身份潜在凤乡城里,你们确定可以相信这样的人?”

    君慕凛亦冷笑着开口:“就算没有隐藏身份,就算真的是凤乡百姓,那么他们都是做什么的呢?哦,刚刚本太子听说有做掌柜的,还有做屠夫的,你们是想让一个掌柜去当国君,还是打算让一个屠夫去当国君?将来说起歌布的国君是位屠夫,恩,用不着东秦动手,怕是边上的罗夜就能轻而易举的将歌布吞并。”

    君慕凛的话又让人们陷入深深的后怕中,偏偏他还继续说:“如果这些都不满意,那么便是天下大乱,纷争四起。人人想当国君,人人来抢王位,从今往后,歌布民不聊生,战乱四起,你们的家园将沦为狼烟弥漫的战场,你们的亲人子女都将在一场又一场的大战中或死或伤。最要命的是,这样的战乱,还不知道要持续多少年。”

    他描述的是实情,虽然语带恐吓,也稍显刻薄,却更好地为凤乡百姓描述出了一副凄惨人生。所有人都陷入到他所营造的气氛中来,一时间悲意四起,再无人愿听信起乱者谗言。

    君慕凛很满意这个效果,唇角微挑,再抬手去指中间那起乱民,冷声道:“说吧,你们是哪里人?听命于谁?又是何年何月来的凤乡?多年潜藏,意欲何为?”

    这话一出,孟书玉在一旁小声嘀咕了句:“难道他们不是国君的人吗?”

    是啊,不是国君的人吗?白鹤染起初也以为是国君的人,但是这会儿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从这些人的长相上就能看出,歌布的特征并不明显。当然,也不像是中原人。

    孟文承告诉发问的儿子:“绝不是国君的人,如果国君还有这么一手留在城内,他今日就不会死。”说话,他亦仔细去看那些起乱者。

    身边,前太子偏头提醒他:“注意看长相。”

    孟文承眼一亮,对啊!长相。此时是夜里,虽有月光也有火把,但总归不如白天时间看人清楚,所以长相这一重要的环节就被人给忽略了。虽然这些人被许多人认识,但是单独认识是一回事,所有人集中到一处就又是另一回事。

    孟文承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于是大喝道:“他们不是歌布人!他们跟我们长得不一样!”

    不是歌布人,当然也不可能是东秦人,因为他们反的就是东秦。

    一时间,所有人都明白了,原来在东秦太子携同天赐公主与国君陛下博弈的同时,这凤乡城里还有第三方势力。可是这方势力到底是来自哪里呢?隔壁罗夜吗?

    “杀!”不等多想,冲天的喊杀声暴发出来。挑拨不成只能硬拼,这些人也不傻,东秦太子并未带多少人来到凤乡,即使来的个个都是一顶十的高手,可他们有三百多人,也都不是白给的,用人头去填也能把东秦人给填死了。

    人群一拥而上,不再浪费精力和体力去祸害平民百姓,他们将有限的武力全部都加注到君慕凛同白鹤染这一边。刀光剑影再起,利刃尖茫全部对准了他二人。

    君慕凛没有丝毫犹豫的飞身而出,正面迎了过去。与他同时迎上前的,还有四皇子君慕息。兄弟二人一个手执神光宝剑,一个手执折扇一柄,一人玄袍,一人青衫,锋芒一出,竟是一瞬之间就收了四条人命。

    有百姓忍不住叫了声好,也有人吓得不断后退生怕被刮到。

    落修剑影二人随后冲了上去,其余跟随而来的暗哨也飞身上前,眨眼间就加入了战团。

    白鹤染叫住也要往前冲的默语和冬天雪二人,大声道:“保护百姓,主戒备!”

    二人自知责任重大,便也不敢怠慢,立即一人一边,分散出去视察有没有伤到的百姓。

    孟书玉小心地躲着人跑了过来,想跟白鹤染说话,但是白鹤染哪有空闲理他,只留了句:“各自小心!”然后也奔着君慕凛所在的方向去了。

    孟书玉奔白鹤染奔了个空,便转而去拉白惊鸿。白惊鸿的一双眼睛都在混战中,一会儿看玄袍,一会儿看青衫,这会儿只恨自己不会武功,不能冲上去与他们并肩作战。突然被孟书玉一拉,她吓了一跳,晃得一个趔斜。偏头去看究竟,见是孟书玉,便问:“怎么了?”

    孟书玉摇头:“没怎么,我是来叫你的。惊鸿姐姐,你快随我来,我们站到一处,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分散了,否则一旦遇着麻烦,想救都来不及,还有可能走散。咱们好不容易熬过来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出个什么事端,谁都再承不起任何打击了。”

    他是男孩子,力气大,硬拉着白惊鸿站到了他父亲和前太子还有罗安公主一群人堆里。

    前太子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罗安公主和任秋雁却是知道她是惊鸿夫人的,也知这位惊鸿夫人与白鹤染有些渊源,此番谋划,她是重要的一环,也是功臣。

    于是罗安公主淳于浣主动向她点头示意,白惊鸿愣了愣,匆匆回了一礼,之后再没精力去与她们寒暄,只管又将目光投入了战乱之中。

    白鹤鹤染眼在君慕凛身边,她的腕带没有带到歌布来,这会儿没有称手的兵器,好在随身的荷包里装了满满的银针,这会儿正好翻出来当暗器往外打。

    白鹤染打暗器的手法还是挺高明的,扔出去十枚针,至少有五枚能打中目标,中率一半。

    四皇子的活动范围原本只在白鹤染左右,保护这个小姑娘,已经是他下意识在做的一件事情。可是有君慕凛在,他的保护便渐渐地成了多余,他的十弟将自家媳妇儿护得好好的,一丁点空隙都没有留给敌人,甚至还亲自带着小姑娘冲入人更多的地方,以自己为掩护,以神光宝剑为攻击,让小姑娘的银针打得更过瘾,更精准。

    君慕息心头闪过一刹的落寞,但也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身形一动,向着远处冲杀过去。

    白惊鸿渐渐地就看不到那个青衫身影了,她有些着急,往前奔了几步,又被正好巡视到这边的默语一把给推了回去,同时警告她:“不要再向前,危险!”

    她心急,便在人群中穿梭,横着在百姓堆儿里走,不停地说:“麻烦借过,麻烦借过。”

    人们发现这个女子真是好看,便也不计较她横冲直撞,就这么冲撞着,到也让她又冲出一条路来,很快便又能看到那个青衫身影了。

    只是也不怎么的,心突然就忽悠了一下,好像心脏是一艘船,突遇了大浪,几乎翻了。

    她大惊,女人的第六感提醒她,怕是要出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