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恐怖悬疑 > 长灯载夜行 > 第七百七十六章:痛苦过往

第七百七十六章:痛苦过往


    周祁放下鼠标猛地站起来,“那就打她老公电话!她老公也打不通就去找她朋友,她的同事,一个有孩子的人,现在都这个点了还联系不上,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他说着急匆匆地拿出手机往外赶,交代了一句:“刚才查陆长枯的人也继续调查!我先去跟严队汇报一下新的情况。”

    江复庭望着先前还平平静静,后一秒就炸开锅的队伍,不着痕迹地往墙边靠了靠。

    因为在刚才看视频时,他清楚的察觉到,站在他后面的真正陆长枯又有点不对劲。

    他顺手在就近地桌子上抓没有人用的纸和笔,然后拍了拍,用探索的表情盯着陆长枯,示意它将知道的东西写下来。

    陆长枯脸上那种略显复杂的激动,还没有完全消退,他站在那里凝视着桌子上的笔,手指有些难捱的在身侧微微敲了两下。

    白唐观察了它一下,突然走过去,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只小狼毫,注入鬼气,难得仪态端方的写字:“如果你说了,她将是第一个成功被你救赎的人。你救赎的也不仅仅是她,还有你自己。”

    鬼气书写的字普通人刚好看不到,旁人看见也只会当他是闲来无事玩毛笔打发时间。

    他写完以后搁下笔 ,给了它几秒阅读的时间,手一挥,又拂掉了上面的字迹。

    陆长枯闪烁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动容,一个人久居黑暗,就会在不自觉中真的适应下黑暗。

    只是你不喜黑暗,所以会不断用曾经的认知和残留的印象给自己洗脑,愈发加深以往的美好希冀,让自己以为还同以往一样。

    可是当光明真的照耀进来时,你会发现你早已融于黑暗。

    在这种情况下,你理想中的宏愿和真实的处境会产生难以跨越的极端反差,让你彻底坠入在无法消弭的矛盾里。

    他痛苦地挣扎起来,发颤的双手用力插进自己的发丝里。

    一时间各种复杂的疑问,像无数的银针往脑海里扎。

    他真的有这么恨陆长荣吗?现在发生的一切真的都是自己被迫,毫无一星半点的自愿吗?

    他曾经的懦弱,现在的懦弱到底是因为在害怕什么?

    陆长枯的背越埋越低,上半身几乎要贴在桌子上,发丝已经垂在了桌面。

    那些问题好像失控了一般,在他的脑海里开始高速旋转。

    漩涡中心的气压极速降低,在到达某一个冰点以后,猝不及防地炸开。

    他的大脑被炸得一片空白,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在脑海里某个偏僻的角落,忽的裂开,流淌出什么东西。

    等漏出来的多了,才发现原来是黑色的暗涌,一直被他小心珍藏的某块记忆,跟随着暗涌倾泻而出。

    他紧揪着头发的手上突然一顿,缓缓压下去的背也静止在那里。

    原来人生中遭受的第一次虐待并不是在孤儿院,而是在自己家。

    而他的父亲——那个令他畏惧的男人,在人前永远是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他的这副做派,也言传身教的影响给了两兄弟。

    陆长枯的笑便是从他身上学来的。

    只是这样的人每每回家酗酒之后,就会更头换脸成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爱情,亲情,甚至一丝丝充

    满怜悯的同情,所有和人性有关的一切,都会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消失在他的身上。

    总之,人该有的东西,在他身上一概没有。

    他会像一个疯子,在他们卑微的求饶和无法挣脱的痛苦里,寻找着低级的征服欲和廉价的快感。

    在他和弟弟三岁之前,兴许是男人的理智尚存,不敢对他们下手,直到三岁之后的某一天,当第一次的虐待开启的那一刻,他们要面临的,就是日后的无数次。

    那时候的陆长荣还并不是那么阴沉畸形的人,准确的说,他比陆长枯更加的单纯阳光一些,所以在这么个扭曲的家庭里,他理所当然的会偏向呵护母亲。

    最终毁也毁在了呵护母亲上。

    父亲在家里更多时候,像一个暴君,他的话便是圣旨,不可忤逆,不可阳奉阴违,不可背叛。

    可那一天,陆长荣偏偏胆大妄为的打开了门,企图将里面倒在地上暮气沉沉的女人,私自救出来。

    几岁的孩子并不会知道什么是陷阱,什么是机关。

    当时陆长枯已然劝不了他,只能躲在外面偷偷地看,顺便替他放风。

    他放风放的非常敬业,鬼头鬼脑的左顾右盼着,随后快速将屋子扫视完一圈,目光紧张地回到前方的房间时,陆长荣已经走进屋子。

    可还没等他多走两步, 一直在地上躺得像僵尸一样的女人,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突然抬起了头。

    斑驳的血迹脏兮兮的在她脸上印得到处都是,凌乱的发丝像鸡窝一样盖在她的头顶,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像一大片碎布,乱七八糟的挂在身上,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只是刚才还没有半点光彩和波澜的眼睛,在抬头的刹那,猛然睁大,她张开双唇,企图用只言片语拼凑出言简意赅的话。

    可根本不等她开口,陆长荣就已经一脸不明所以的往里多走了两步,紧接着,刺耳的警报声从天而降,整套房子里充斥着这个令人心惊肉跳,神经发怵的机器鸣笛!

    女人方才好不容易在眼里点亮的星光,随着警报声,迅速熄灭了。

    在这个家庭里,所谓的不听话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你不听话带来的后果,会决定你即将面临的惩罚。

    而所有和母亲有关的事情,全部都是大事。

    男人出现的时候,母亲就像一只狗一样被他踩在脚底,他无视着母亲因为痛苦而发出的低声呜咽,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他们:“是谁让你们开门的呢?妈妈吗?”

    三岁多的小孩并没有什么心思,陆长荣一听到污蔑的话语,怕女人再多受无端的罪,当即就沉不住气,立马抢先道:“她没有!”

    男人得到了答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陆长枯一个激灵,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什么,想要提醒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不客气的收回脚,走到陆长荣跟前:“这门是你开的?”

    清冷的声音不怒自威,陆长荣被他这么凝视着,刚刚强打的底气顿时瘪了下来。

    他害怕的往后退了一小步,下意识地想要离男人远点,可在对方眼神的胁迫下,只能咬牙点点头。

    “很诚实。”男人的语气里却听不出夸赞:“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能靠近这

    个房间?”

    陆长荣拢下脑袋,不停抠弄着垂在身前的手指,两根食指都被他抠掉一层薄皮。

    “恩?”男人不轻不重地给了个鼻音。

    陆长荣却听得整个人寒毛都炸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将目光落在陆长枯身上。

    陆长枯心领神会,正要开口,男人却专横地打断:“这样的问题很难回答吗?”

    语气里的怒意和不耐已经呼之欲出了,陆长荣忍着想要发抖的身体,艰难地摇了摇脑袋,正在抠着手指的手,却被眼前的男人突然蛮力一拽!

    他如布娃娃一般,毫无抵抗力地跌在了男人的跟前。

    陆长枯瞪着双眼,一股冲动上来想要替他说什么。

    男人捏紧手里的人,偏过头来,一个眼神就让他涌到嘴边的话,吞刀子似的咽下去。

    陆长枯不为所动的站在那,重新给自己加油打气。

    但男人并不会给他丝毫建设性的机会:“想保护他?你别忘了,在你纵容弟弟的时候,你自己也犯了错。”

    陆长荣在男人的手里就像一只被拎着的小鸡,摇摇欲坠,格外刺目。

    陆长枯反而更加坚定的站在那里,天真的企图说服他:“爸爸,长荣只是关心妈妈,他没有别的意思。”

    男人忽然一笑:“关心?关心这种东西太虚假了,能有什么用呢,又能带来什么好处,只有手段才能维持我们长期又稳固的关系,而最好的手段就是暴力和疼痛,人人会因为怕你而敬仰你,尊重你。”

    他说着将手里才三岁多的陆长荣,用力往地上一推,“咚!”的一声,那是脑门刚好砸到地面的脆响。

    那声音近得好像落在自己身上,陆长枯听得有些心惊肉跳。

    就在他刚抬腿想要检查陆长荣伤势的时候,男人阴冷地说:“你要真这么舍不得出去,那就留下来给他做个伴,正好,你妈妈现在也累得没法用了。”

    这话一落,陆长枯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他一时间无法呼吸,傻在了那里。

    抬头看向这个称之为父亲的人时,那人脸上却并无玩笑的意思。

    他的喉咙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用力掐住,开始喘不上气。

    最终,在陆长荣趴在地上,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他时,他缓缓地退出房间。

    没有多久,男孩绝望又悲痛的哀嚎从里面接二连三的响起。

    两人之间不过是隔着一扇门,在陆长枯心里却横陈着一条永远也无法横渡的银河。

    这顿毒打结束以后,陆长荣丢了半条命的同时,似乎将他自己也弄丢了。

    所以陆长荣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就记恨上了自己吧。

    懦弱说到底是因为自私,看重的,也只有自己。

    陆长枯第一次意识到,他面上表现着恨死陆长荣在他死后还要折磨自己,但真正恨的其实就是自己。

    恨自己软弱,恨自己无能!

    陆长枯这一沉默的迟疑,便迟疑了许久。

    江复庭端详了他片刻,接过毛笔来,在纸上补充。

    先是十分有技巧的写下“陆长荣”三个字,然后装模作样的停顿一下,继续写道:“你,还有受害者,都需要一个被救赎的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