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盛世女侯 > 正文 第197章你想要什么时非晚

正文 第197章你想要什么时非晚


    “爷说了让你别看,你非得看。小九真是胆大包天,越来越不像话,也越来越放肆了!”

    时非晚盯着那美人图眸子有些愣直时,忽地听到耳侧响起了岑隐低低的一声。

    接着,她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视线被岑隐的双手挡了下来。

    时非晚眼前这一黑,脑子瞬间清明,思绪也瞬间被拉了回来。然后却是忙将岑隐的手挡开了。

    说实话,第一瞬她的确脸红了。但,她到底是个现代人,还是个混在男人堆里过的,最初的惊愕过后,一开始的羞窘,这没过多会后其实就已渐渐淡了。

    她此时只是实在有些晕——

    那丫九公主这是在做什么?

    岑隐方推测说帮自己争宠?可她帮自己争宠干嘛?就算如此又能有什么作用?她总不会是想先用带颜色的图刺激岑隐的欲,然后添一些美人图让他对自己产生幻想?

    若……她真如此想的,时非晚只能说,那丫简直比自己这现代人还开放!而且脑子里装的全是豆腐渣!这些豆腐渣的创造性还不小!

    “咳……”

    岑隐此时见时非晚将自己的手从她眼睛上挡开了,忽地轻咳了声。手一顿后,不自觉的已是落在了时非晚腿上一张散落的画纸上。

    随即将其一翻,将画面盖在了下边……然后,又一张张的,对着其他张也快速的如此处理着顺道将其往一边推去。

    “……”

    时非晚自然看到了。

    她同时还感觉自己脑侧的温度有些高。

    时非晚眸子微眨了下,忽地侧了侧眸子,却是见这快速……甚至说得上有些慌忙处理这些画纸的岑隐,此刻眸子正微低着,而他的脸……

    时非晚实不会想到,一个男子的脸红程度能达到如此之地步:胜过鲜血,深似染色!

    “……”

    时非晚额上又开始转圈圈,有些惊。这位爷,他不是……年纪不小而且也有妾室了吗?而且他平时也挺喜欢占自己便宜的……

    当然,时非晚自也不会对这点议论什么。

    想到自己这会还坐在岑隐身上,而他还得换药,时非晚忙便要起身,对于刚才的事半句多话都没有。

    只她正要起时,却立马感觉腰上一紧,整个人反倒往岑隐的胸膛上撞了去。

    “世子,你得快些换药。”

    时非晚忙道。

    只岑隐却是未理会,搂在她腰上的手反倒更紧了紧。

    “世子。”

    “阿晚跟小九很熟?”

    时非晚微愕时,却是忽闻头顶上砸来了一声。

    “怎可能。”

    这问题简单,时非晚忙答。

    “那她怎会想帮你争宠?”

    “世子误会了!再说白痴才会想到用这种方式帮人争宠?这能有什么用?”

    时非晚越想九公主越无语。

    “嗯。”

    时非晚话到此,便听得岑隐轻嗯了声。

    “确实没用。”他忽回道:“多此一举,画蛇添足!爷用不着那些,就算没有那些,爷也……”

    岑隐的话忽地止了止。

    而时非晚,此时立马感觉自己的手忽地被抓了住,额顶也忽感觉到了热热的男子气息。

    “岑隐!”

    时非晚立马感觉这气氛变得不大对劲了。

    尤其是她又感觉到一抹灼热到几乎能将她烧融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时。

    且,她的身子忽也也在这时被带动着往前移了移。在腰间那手的带动下,她的身子几乎完全贴在了他的胸膛上,脑袋上则是岑隐微俯下的头,额上是他滚热滚热的呼吸。

    “世子还是先换药。”

    时非晚意识到劲头实不大对劲了,忙道。

    “先换药?那爷换完药后呢?”

    只额顶,却忽问岑隐答。

    “……”

    “爷换完药,你就会顺着爷了吗?”

    时非晚还没回答,岑隐接着又问道。

    “……”

    时非晚默。

    只正是她这默的功夫,额上滚烫的呼吸忽地往下移了过来。越过她的鼻尖,忽地落在了她的脸上、唇上……没有直接相贴合,一指之隔,烫热以及有些急促的呼吸,已是很能说明岑隐方才问她可会顺着他指的是什么……

    “世子,女子顺着男子但不是一定要……”

    “要什么?”

    “……”

    “阿晚是指的……这样?”

    时非晚这还没答,岑隐忽又接了句。

    “……”

    再接着,她也答不出了……

    唇忽地被重重的一堵,时非晚想说的话全只能吞了下去。

    但……他突然地亲她也不是第一次了。时非晚在第一瞬觉得有些突然之后倒也不算惊。

    可之后……

    时非晚还是惊了!

    只因她忽感觉腰上更一紧,然后身子忽地不平衡的往下栽了去。

    等她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倒在了长椅上,身上则覆着高大的另一人,双腿也感觉到了重压感。

    “咚……”

    同时,雷鼓似的心跳声以及更加烫热急促的呼吸此时像一起织成了大网似的让时非晚感觉到了一股冲击与窒息感。

    她面红耳赤,睁着一双眼,呼吸被迫的跟着加急。

    “世子不是说那些不是好东西吗?”

    岑隐的唇移至她脸颊时,时非晚得到了说话的机会,忙道。

    “阿晚以为爷是因为那些?”

    耳侧,却是立马响起了岑隐的回答来。

    “……”

    “你今日,可是为爷刻意打扮了?”

    再接着,岑隐又听他轻声说了一句。

    “……”

    时非晚眨眼。

    也正这会,岑隐的脑袋忽然微抬了一些,没再急着亲她。而微抬起的头也使得时非晚能够看清他的脸色了。

    岑隐此时,也在瞧她。一只手小心翼翼的轻抚着她的脸颊,手指在她脸颊上轻轻划动,眼底的惊艳与灼热丝毫未掩饰,渴望的情愫也浓烈而露骨:

    “宝贝,爷也不是故意的。”

    岑隐再低下头时,唇直接落在了她的耳上,声音沙沙的忽道。

    他其实已经很隐忍了!

    他那么喜欢她,之前又隔了那么久不见她,这期间圣上也透露过让他过后不久去西边的消息。一出征,何年能归都还是个未知数。他还能见到她多久?

    时非晚他够喜欢,也够美色。他是一个男人,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就在他眼前,没有外人,说实话——

    说他说不想做些什么,那真的不是真的!

    大哥说得没错,他就是神魂颠倒对她有些重相思了。尤其是那夜那般久没见她之后……

    他是个男人,对待心上人的欲望很肤浅,实没办法否认自己渴望着她能让他抱一抱……

    昨夜是,今儿也是。

    虽然……今儿她踏入这门,先前的独处时光他一直很辛苦的隐忍把握着让她还算舒服的分寸。

    即便是她给自己上药时,知道她不习惯他也没总盯着她瞧。

    可……隐忍就是隐忍!隐忍也是有爆发点的!

    先前某个瞬间他突然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为了抢那些画纸将她拉入了怀中。之后……

    人一抱到了手,再松手可实就不容易了!他是真没舍得!

    而再往后……抱着抱着,却又有别的诱惑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了:他挡不住诱惑!

    而这原因,倒确实与那些纸张无关。

    “世子连看都不让我看,倒是总想让我实战!”

    时非晚听到岑隐说话的语气反常了,脸颊的温度也随之愈来愈热,忽地忙道。

    “爷先前……只是怕那些东西吓到你。”

    是!若不是怕吓到她,他是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的。

    时非晚不知道,岑隐方才匆忙整理翻页画纸,以及脸能红到那种程度,与其说是因为画上内容,倒不如说是因……她就在场的缘故!

    慌忙,是因怕吓到她而紧张。同时,这种紧张,以及因心上人在自己这瞧见了此类画面的缘故而产生的一种本能窘迫感,使得他才突然烫了脸。

    岑隐是将,混迹军营,抓过多少出去鬼混的兵子,见过多少玩过军妓的。就算他本人未经历过也不可能不懂跟没看过。

    他的窘迫,全来源于:时非晚就在他跟前!

    包括现在,他动作很厚脸皮,可有多紧张那血似的脸色以及雷鼓似的心跳声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宝贝。”

    岑隐此时没有感觉到时非晚过于明显的推拒动作,只他清楚这并不代表她愿意。

    他想要她的人没错,可若只是单方面也始终会有不舒服的感觉。

    唇再次落在时非晚唇上时,感觉她唇冰冷,岑隐眼底一暗,某一股情绪喷薄而上。

    心中某个不愿戳她心中秘密,可他却太想知道的的问题,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想要什么是你觉得爷给不了你的?宝贝?”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岑隐其实一直就想问的。

    可是他有种直觉,这个问题牵扯到时非晚的一些秘密。

    “你跟爷说,到底是什么?你就怎知爷一定给不了你?”

    “……”

    岑隐的吻这时已停了下来,时非晚忽瞪了下眸子,怎么也没想到岑隐会有如此一问——

    岑隐的这问题,就好像是看穿了她一些什么似的。

    他没有觉得她是厌他了。这问题可以说,是直戳她不热情的最根本原因了……

    “宝贝,你想要什么,爷一定能给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