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娇妻:天降美娇娘 > 正文 第117章

正文 第117章


    “最好如此。”气头上的沈方屹经不起激,也只有燕宁能让他喜怒于色,被气的胸膛起伏不定。

    指望沈方屹给个台阶下的燕宁立马死心,转身就走,临走还不忘踹一脚无辜的门。

    房门“碰”的一声撞在一起,下人们心惊胆战的低着头,想走又不敢走。

    沈方屹周遭的温度瞬间下降,深不见底的眼眸翻滚着惊涛骇浪,许久之后笑了一下。

    舍不得宰了那个蠢女人受气的只会是自己,沈方屹第一次被气笑,还是被一个女人。

    “滚!”沈方屹气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一个两个的无法无天,尤其这个燕宁还骑在他脖子上拉屎。

    还敢当众跟他吵,好啊,不见就不见,谁稀罕见你。

    沈方屹干脆出去巡查办公,无公事的时候则在书房一待待一天,也不回房休息,只因回房有很大几率可能会遇到燕宁。

    燕宁则是该干嘛干嘛,得知沈方屹不回房睡觉更是大摇大摆。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燕宁都快怀疑沈方屹自闭了。

    这人天天躲书房里不是在撕书玩吧,再被她气出个好歹来,这大国皇帝不得宰了她陪葬啊。

    “这沈方屹那天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回过神来的燕宁不解,“难道是传说中的占有欲?”

    占有欲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难道这沈方屹对她…

    燕宁吓得摇头,不可能,她就是相信猪能上天都不信这么喜怒无常的冷漠毒蛇男会看上她。

    燕宁惴惴不安的入睡,害怕沈方屹夜晚找她寻仇偷偷藏了点辣椒粉在床头。

    每天活动的时候都是躲开沈方屹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燕宁无聊的坐在池边揪着小花,许久不见毒舌男她竟然都有点想他…的金口袋。

    之前天天有金主跟着燕宁真是过了一段狐假虎威的日子,这两天因为她和沈方似走的有点近更是对她冷脸相待。

    燕宁无措的挠挠头,世界上最喜怒无常的只有这位大爷。

    沈方似寻了好几天才将药材集齐,天天受着燕月儿的挑拨离间嫌烦,干脆直接自己去寻。

    寻完就急忙带着酬金和药材来三王府找燕宁,没想到却吃了个闭门羹。

    还不是燕宁的闭门羹,是他亲爱的三哥直接派人说燕宁不管这事了。

    “本王的命令尔敢违抗?”沈方似也不好硬闯,等在门外干着急。

    “五王爷,小的们也是奉命行事啊,求您别为难我们了,我们也是为了一口饭啊。”小厮左右为难,就差全体跪在地上跟沈方似求情了。

    沈方似无奈,“你这样,派个人去找燕宁,她自己出来总不能怪你们吧。”

    “这…这三王爷早就下了禁足啊。”

    “本王总可以进去吧?”沈方似无语。

    小厮恭敬的做出请的姿势,“王爷说您想进便进,他在书房等着您。”

    这就是明摆着不让他进去!

    沈方似彻底没了办法,正打算回府想办法却在庭院里远远看到燕宁的身影,“燕宁,出来!被欺压就得反抗。”

    燕宁闻言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听说这个蠢东西被另一个蠢东西拦住见不到她这个美少女,她会舍得迈步?

    “闭嘴。”燕宁挥手让小厮离开,对沈方似毫不客气,“让人抬进来。”

    “这…”小厮为难,怎么主子们就是喜欢为难下人呢。

    “搬。”沈方似立马抓住机会,“你们去一边去,再拦着砍了你们的头。”

    小厮们欲哭无泪只得低头退到一边,祈求着沈方屹的惩罚能轻一些。

    燕宁把酬金藏好,跑回来翻看着箱子里的药材,惊叹着沈方似豪气的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你这怎么缺了一味药?”

    “缺了三桑。”沈方似点点头,自己找了个地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燕宁挑眉,“为何?”

    这天下还有金主得不到的药?

    “三桑稀少,古书上记载: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树皆无枝。”沈方似气定神闲的品茶,“近百年才结一个。”

    “所以呢?”燕宁抢过沈方似的茶杯,“你就来蹭茶喝?”

    沈方似也不恼,“唯一的一株,在沈方屹那里。”

    “啊?”燕宁惊讶,怎么好死不死的正好在那个毒舌男那里,“那…你自己去要?”

    沈方似立马撇清关系,“我不管,你反正是答应了,酬金你也收了,别的我也给你了,就差这一个我是没办法才留给你,收了钱就得治好我。”

    “你这是赖皮!”燕宁只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砸了不止一回。

    让她去当猪无所谓,让她当猪又得求人这她做不来。

    沈方似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身往外走,“我

    “对了,给本王写个字据。”折回来的沈方似在燕宁的屋里寻摸一番摸了张纸,“写上你收本王一万两黄金,会替我治好病。”

    燕宁本能的抗拒,“干嘛?”

    “谁知道你会不会变卦,留个字据本王安心。”沈方似深知燕宁的性子,说她翻脸速度第二没人敢称…哦还有个某人也挺厉害。

    “我向是会反悔的人?”

    “赶紧写,本王还得活命。”要不是燕宁,敢这么废话的早被他扔沟里了。

    燕宁只想找个石头把自己撞死,能在皇宫里平安无事的长这么大肯定不是省油的灯,偏偏她还碰上一堆长明灯。

    写完字据打发走沈方似,燕宁招招手叫来一个小丫鬟打听沈方屹的喜好,商议了半天后还是没想法只得郁闷的回房,丫鬟却转身走了另一个方向。

    “今日姑娘跟五王爷的对话奴婢离太远听不真切,望王爷恕罪。”丫鬟恭敬地站在一旁,如实的将今天燕宁的言行禀给了沈方屹。

    “嗯,下去吧。”

    丫鬟正要离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今晚姑娘打听了您的喜好。”

    无言,丫鬟知趣的退了出去。

    沈方屹等到房内只剩他一个人之后才露出了疲惫的神情。

    这个燕宁,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还不等沈方屹想明白燕宁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第二天一早,燕宁便找上门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