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恐怖悬疑 > 灵器复苏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值得用生命去保护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值得用生命去保护


    辰风没有再耽搁,绕过了他,沿着山洞往里面走去。

    山洞不算太宽,只容一个人走过,四周很干净,还有各种温和罕见的灵芝长在山洞的崖壁上。

    蜿蜒行走了十来米,眼前一片豁然开朗,来到了一间宽敞的石室里。

    前方的石壁上摆放着一张石桌,石桌像是天然雕刻而成,与石壁融为一体,桌上摆放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石头。

    石头有巴掌大小,就像是两个阴阳鱼一样。

    但除了这两块阴阳鱼形状的玉石外,就没有其他东西存在了。

    “咦?我人呢?”

    空空疑惑地东张西望,他明明认识自己的山洞,但不知为何,好像有什么力量把他和山洞里的自己给隔开了一样,没有办法感知到自己。

    嗖!嗖!

    话音刚落,石室里就传来了破空声,抬头一看,石室上空有两团一黑一白的气体正在欢快地相互追逐着。

    “啊!在这里!”

    空空惊异地看着在上空飘来飘去的自己和妙妙,觉得十分新奇。

    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在苏醒意识之前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快快快!小空空,来我这里!”

    空空玩心大起,也跳了起来,准备把飞来飞去的小空空给抓住。

    自己抓自己,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但是他抓了个空!

    两团小空空和小妙妙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落在了文天祥身边,欢快地绕着文天祥旋转着,最后还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文天祥转头看着那两团气息,疲倦的眼中难得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神色。

    “啊?为什么我抓不住我啊!”

    空空疑惑地挠了挠头。

    “应该是不同时空的关系。”

    “可是我们能够触碰到怪叔叔啊!”空空兴致索然。

    “或许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触碰另一个时空的自己?”辰风猜测道。

    他们刚才离山洞这么近,正常来说,空空应该是能知道自己的气息才对,但实际并没有。

    这个时候,两团黑白小毛球又飘了起来,开始绕着辰风旋转。

    辰风尝试了一下,发现也没有办法将小空空和小妙妙给抓住。

    两团小毛球又飘了起来,往石桌上飞去,在石室里到处飘来飘去,极其不安分。

    “我的本体不是一个可爱的小玉雕吗?”

    空空挠了挠头,爬到了石桌上,蹲在石桌上,看着两块小玉石。

    石桌他倒是再熟悉不过了,经常在上面和妙妙一起打滚摸爬,但他还没有见过自己没觉醒的样子。

    辰风也觉得奇怪:“难道你们在雕刻自己?”

    这样看来一开始他们并不是小玉人的模样,而是后来逐渐从两块小玉石变成了小玉人。

    “雕刻自己?这话真奇怪。”空空一脸迷糊道,“我一直以为我们是镇纸。”

    “你们不是镇纸,你们的能力是靠阴阳二气幻化的,而不单单是靠纸来施展,你们只是发现自己能从画里面抓出东西来,所以才误以为自己是镇纸。”

    辰风环顾了一下整个石壁,把石壁都打量了一遍,想要寻找这石壁里还有没有被遗漏的地方。

    但什么东西都没有,石桌上就两个阴阳鱼的石头。

    “奇怪了,不是说好,怪叔叔看见什么天衍轮回玺之类的字眼吗?”空空嘀咕道。

    他索性直接问道:“怪叔叔,你见过天衍轮回玺吗?”

    “天衍轮回玺?”

    文天祥依旧在端详着石桌上面的两个阴阳鱼,回过神来,道:“那是什么东西?”

    “怪叔叔还没有见到这东西么?那我再等等。”

    空空摸了摸脑袋。

    也许在历史的这个时候,对方还没有见到。

    辰风皱起眉头。

    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空空又问道:“为什么叔叔你对这两个小家伙这么照顾呢?”

    文天祥望着那阴阳鱼,轻叹道:“我想世间再也没有比它们更加纯粹美好的生灵了。”

    “前辈这是何意?”辰风问道。

    “我曾经在古籍中听过太极阴阳,那是世间的本源。我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会见到这神奇的存在。”

    他摩挲着手中的那枚铜钱,铜钱微微发出一道光芒:“自从我进了这片树林,我就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我不知道原因是为何,但兴许是这枚铜钱,我跟着这枚铜钱而来,找到了这个山洞。”

    铜钱?

    辰风似乎明白了。

    更夫的铜钱上,不仅有更夫死后残留的意识,还有空空的一个牙印,他在那个牙印里留下了一个阵法印记。

    “它们在欢快地奔跑着,就像是两个懵懂未知的小孩,在这隐蔽的山洞无忧无虑地生活,我能够听到它们的笑声,单纯而活泼。这样神奇的灵物在这个山洞里,自然有它们存在的意义,不应该去打扰。”

    文天祥望着那两团阴阳之气。

    “前辈,这灵物对您就那么重要,值得您用生命去保护它们?”辰风问道。

    刚才文天祥宁愿暴露自己的方位,也不愿意元军寻到这个山洞。

    他不明白为何对方愿意用性命去保护还未觉醒的空空和妙妙,未觉醒的空空和妙妙究竟有什么能力,按理说对方是不会知晓的。

    “这世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值得用生命去保护。”

    文天祥伸手抚摸着那两块玉石,神情不免叹惋。

    “如果我不能以一己之力挽救摇摇欲坠的大宋疆土,我至少我能够保护这宋土里的两个小生灵,让它们不被元贼所侵染。”

    他眼睛迷茫而苦涩。

    居安不思危,国之不国,臣之不臣。那昏庸无能的朝廷内贼,委曲求全的上位者,贪生怕死,面对元军,膝若无骨,极尽媚颜,没有一点抵抗的心思。

    堂堂七尺男儿,纵有满腔杀敌的热血,却仍然无力回天。

    如今江山就像是被白蚁噬空的朽木,一碰就碎。

    他无法改变这个局面,无法拯救那将倾的大宋社稷。

    可他至少还能够保护这小小的灵物。

    至阴至阳,纯粹而空灵。

    他不想元军染指这两团阴阳之气。

    “在我心里,这里仍是大宋的疆土啊!”

    他呢喃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