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竞技游戏 > 艾泽拉斯怒海争锋 > 第264章 说话算话

第264章 说话算话


    “到处都是亡灵,斯坦索姆周围的村镇已经彻底失控。”莫格莱尼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斥候这么说了,他现在也没什么好的方式。

    为了稳住斯坦索姆不受瘟疫影响,亚历山大·莫格莱尼不得不将军营搬出城外,驻扎在通往斯坦索姆主干道上。

    坐在莫格莱尼对面的圣骑士,年纪稍显年轻,他衣着普通的牧师长袍,一头银白长发。

    “平民感染瘟疫之后,不会在短期内发作。现在大批的难民涌向南方,这给我们遏制瘟疫扩散增添了许多困难。兄弟,我觉得,不能在按部就班的执行阻挡措施了,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作为圣骑士,首要目的就是保护平民。莫格莱尼目光下移,望向桌面的地图。

    “我们的牧师人手太少,大主教那边给我们提供的援助还在路上。难民本就非常恐慌,现在我们采取强制措施,阻挡他们南下,势必会爆发动乱。”莫格莱尼拒绝达索汉的提议。

    即便检测人手不够,也不能拿难民开刀。

    “长痛不如短痛,现在斯坦索姆城区的亡灵已经大幅增加。不动手,我怕会有更多人陷入这场灾难。”达索汉毫无掩盖自己激进的想法,向民众下手,的确不是上策。

    但现在局面已成定局。超过两万名难民,都曾食用过南方的粮食。瘟疫毒药现在已经不会在短期内爆发,诅咒教派将亡灵恐慌,提升了数个等级。

    为了保护大多数人,就必须牺牲少数人的利益。

    圣光教义虽然不包括这一条,但处理麻烦,首先要实事求是。

    “我们的士兵毫无战意,你知道,我们白银之手兵团的部队,大部分都来自洛丹伦北地。谁都无法想象,我们的士兵向亡灵下手时,怀着怎样的心情。有些士兵,甚至能看到自己的父母,孩子,妻子...”

    “向我们的同胞动手,这对我们而言,是一种痛苦的煎熬。”莫格莱尼参与了数次扑灭亡灵天灾的袭击战争,不少战士在战争结束之后,抱着亡灵生物的骸骨放声大哭。

    夕日至亲的家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敌人,而士兵还要与他们兵刃相向。

    这种复杂的伦理关系,连身经百战的莫格莱尼都差点自闭,更不用说哪些普通士兵了。

    “所以呢?我们就这样眼看着难民带着瘟疫南下?或者说,你等着他们变成亡灵之后,再派遣军队向他们动手?”达索汉毫不避讳,他将白银之手骑士团最难以面对的问题,摆到台面上。

    这次天灾瘟疫,不仅仅是一场战争,更是一次对白银之手兵团信仰的考验。

    “这是两码事,兄弟,你难道不明白么?”

    “我知道师兄你于心不忍,但这是我们必须要面临的问题。我可以代替您做这个决定。”达索汉在地图上拉了一道横线,沉声道。

    生者和亡者是两个种族。

    莫格莱尼扭动枯槁一般的右手,用圣契挡住斯坦索姆:“向生者和亡者动手,这是两码事。杀死民众的可以是瘟疫,但绝不能是我们的圣骑士,更不能使你!”

    圣骑士的强大,来源于对圣光教义和信仰的众诚,倘若违背了信条,信仰崩塌,圣洁纯正的心灵,就会被邪恶趁虚而入。达索汉理解兄长莫格莱尼的决定,他也不在追问。

    “希望王庭那边,可以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我们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达索汉被逼无奈,只能寄希望于米奈希尔王庭。

    现在进入洛丹伦北地的白银之手兵团,只能保护斯坦索姆不受侵蚀,至于北地的其他区域,实在是无力支援。

    ......

    父亲死后,母亲又失踪了。平日温馨和睦的家庭,现在变成痛苦的回忆。

    往日的美好,就如同一把尖刀,深深刺痛着伊露希亚的心窝。

    “罗文勋爵,小姐已经三天没出过门了。”伊露希亚的随身侍女声音带着哭腔,担心自家小姐说道。

    罗文微微点头,敲了敲门。

    屋内没有回答,罗文刚准备喊伊露希亚开门,门缓缓打开。

    门内的少女,依然那么干净漂亮。

    可干净漂亮,也就仅仅局限于外表。伊露希亚目光涣散,两眼无神,泛白的嘴唇干裂,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神智一样,毫无精神气。

    现在的伊露希亚,像极了机器少女。

    “吃饭了么?”罗文避开那些伤心事,关心伊露希亚说道。

    伊露希亚将罗文迎进屋,微微摇摇头,没有说话。

    罗文长叹一声,从魔法包裹取出两份抹了奶油的软面包。壁炉烧着水,罗文又给伊露希亚冲了一杯清茶。

    伊露希亚端坐在罗文旁边,双手握住茶杯,轻抿了一口。

    “我吃不下。”

    “你挺瘦的,不需要减肥。”罗文笑着说。

    伊露希亚嘴角微微抽动,想笑却笑不出来。

    接过面包,伊露希亚看了罗文一眼,最终还是咬了一口。

    “巴罗夫商会还在,你确定不去看看?”罗文说道。

    不管是出于朋友关系,还是贸易立场,罗文不可能坐视巴罗夫商会被王庭取缔。经过争取,巴罗夫商会最终保存了下来。

    条件是罗文向联盟提供大量廉价的物资和粮食。

    泰瑞纳斯国王出于对之前转移矛盾的亏欠,没有执着于继续追责。站在王庭的立场,巴罗夫家族手中握有大量的贸易渠道乃至资源,巴罗夫商会只要还在,王庭每年都能得到一大笔稳定的税收。

    伊露希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么?巴罗夫商会还在么?”

    “在不在你得去看看才知道。人不能拘泥于过去,要着眼于未来。最起码要乐观的活着。放心,不管你有多难,我都会帮你。”罗文承诺道。

    罗文不太会安慰人,他把自己能说的都说完了,接下来就要看伊露希亚自己的了。

    毕竟受到这么重的打击,光靠外部的心理调节很难改变自己的心态。最重要的是,还是要正视自身。

    伊露希亚微微颔首,重新坐回到梳妆台前,拿起了眉笔。

    “出门之前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罗文看到伊露希亚的动作,欣慰一笑。

    伊露希亚坐在镜子前面,迟疑片刻,然后起身来到罗文身旁。

    “以后我不化妆了。”

    “什么意思?”

    伊露希亚抬眼望着罗文双眸,脸上勾勒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就是不想而已,就这么简单。还有,你要说话算数。”

    “那句话?”罗文皱眉。

    伊露希亚悄悄给了罗文一拳,推着他向门外走去。

    ......

    “神马?”二号目瞪狗呆,他费尽心机准备了这么久,打的居然是个奥术幻象。

    零号看到二号攻势落空,迅速转身,寻找詹迪斯的位置。

    等零号重新锁定詹迪斯方位时,七号和零号已经被奇能猛击冲了出去。

    诺斯趁机被詹迪斯解救,随后,短距离传送法术生效。

    诺斯和詹迪斯逃出湖边商船。

    甩开罗文的刺客后,诺斯靠在树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刚若是詹迪斯导师的援助再迟一点,那两个疯女人肯定会挑断他的手腕。

    “导师,你有这种实力,为何不把他们全杀了。这些高阶潜行者的尸体被复活之后,可都是强大的亡灵战士。”诺斯从未见过詹迪斯导师的实战能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愧是老一辈的魔导师,实力就算是放到现在的肯瑞托,都是顶尖的存在。

    詹迪斯瞥了诺斯一眼:“逃出来容易,但要把他们全杀了,就算是克尔苏加德来,我们一起都没机会。对方可是高阶潜行者,脑子非常清醒。打不过就跑,这道理你还不明白?”

    “我当然明白,我就是觉得怪可惜的。毕竟他们都是高阶刺客,尸体肯定很有价值...”

    “我也这么认为,但你要有命去争取才行。别在这里做梦了,比起用奥术杀死他们,你们的瘟疫毒药要有效的多。”詹迪斯催促诺斯,带她去现在的诅咒教派据点。

    离开塔伦米尔之后,诅咒教派并没有迁移太远。

    克尔苏加德需要搬运大量制造瘟疫的设备,他们选择藏匿在运送谷物的车队,连夜逃窜到安多哈尔。

    南海镇在戒严之前,整个洛丹伦只知道南海镇出现了瘟疫。

    为了不引起全国范围的恐慌,军方没有在其他城镇设防。

    于是,克尔苏加德和诅咒教派,安全抵达安多哈尔。

    安多哈尔是洛丹伦王国粮食的主要产地,城市周边地区,有大量的农场。

    兽人战争之前,安多哈尔曾经是巴罗夫家族的封地。这里土壤肥沃,气候适宜,其中盖罗恩镇和费尔斯通镇,是最大的农场聚集地。

    时至现在,农场主依然养着大量的农工,为洛丹伦王国生产粮食。

    正因安多哈尔有上百个大规模的农场,洛丹伦才能一直承担着粮食出口国的角色。

    之前诺文顿家族还没有开启种田模式之前,库尔提拉斯王国的粮食全靠进口。而进口粮食的最大产地,就是安多哈尔。

    詹迪斯在诺斯的带领下,来到旧日的封地。

    凯尔达隆曾经是阿拉索帝国时期的城堡,洛丹伦王国成立之后,这座废弃的破旧城堡,成为巴罗夫家族的临时居所。

    起初巴罗夫家族的主人,认为这处破旧的城堡,无法跟高贵的勋爵身份匹配,巴罗夫家族决定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建立新的家族府邸。

    不过经过周密的考虑之后,第一任巴罗夫勋爵,认为只要有钱,将这座古老的城堡,翻新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城堡的地下结构被保留下来,地上部分重新进行修建。

    阿拉希帝国留下来的城堡,大多具备军事属性。

    当初人类与巨魔的战争,持续了数千年。

    人类不得不依靠强大的军事堡垒,跟森林巨魔打持久战。所以城堡的底层,藏有大量的暗道和密室,用于储存粮食和物资。一旦城堡被突破,大家还可以逃入地下,跟巨魔进行战斗。

    后来,兽人战争期间,奥格瑞姆率领军队攻入安多哈尔。兽人看到巴罗夫家族在达隆米尔湖上的豪宅之后,颇为兴奋。进入城堡劫掠一番之后,兽人认为这种奢侈的城堡,不该存在于世上,于是就一把火将城堡给烧了。

    现在的达隆米尔湖中心位置,还有巴罗夫家族城堡的遗迹,只不过早已经没人住了。

    “你们?你们这些该死的亡灵也太无耻了,这里曾是我们巴罗夫家族的城堡!”詹迪斯女士厉声道。

    诺斯稍显尴尬,诅咒教派先前在塔伦米尔寄住在巴罗夫的家中,现在来到安多哈尔之后,又住在巴罗夫家族旧日的城堡里,确实有点不厚道。

    “导师,话不能这么说。兽人战争结束之后,泰瑞纳斯就将达隆米尔湖收回去了,严格来说,这里已经不是你们巴罗夫家族的封地。所以,诅咒教派就算驻扎在此,也跟你们没多大关系。”诺斯解释道。

    詹迪斯懒得跟诺斯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既然已经找到了诅咒教派的新据点,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复活自己的丈夫。

    诅咒教派的侍僧动作很快,废弃的地下城堡,已经被整理出来。

    大大小小的房间,堆满了新型的实验器具。玻璃管状的容器内,毒剂已经进入生产阶段,咕咕嘟嘟的冒着气泡。

    詹迪斯重新回到曾经的居所,却找不到任何一丝熟悉的感觉。

    那些熟悉的书架,家具,现在仿佛被笼罩了一层死亡的轻纱。

    诺斯将存放阿历克斯勋爵的冰棺,带到存放室。

    存放尸体的房间,有着诅咒教派从洛丹伦各地搜寻而来的职业者遗体。

    虽然克尔苏加德导师没有复活尸体的意图,但这些职业者一定有用。

    “欢迎,尊敬的詹迪斯小姐。好久不见。”克尔苏加德跟詹迪斯是老相识了。

    作为同期的魔法师,二人有不少交集。

    当初克尔苏加德一直认为詹迪斯会嫁给安东尼达斯,谁想到,半路却被阿历克斯截糊了。

    可惜了,怪就怪当时安东尼达斯年纪轻轻就秃了。本来**师也挺帅的。

    “少贫,我要你复活我的丈夫。”詹迪斯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说道。

    克尔苏加德微微点头,爽快的答应道:”这没问题,但是,我复活阿历克斯勋爵之后,他有可能不认识你。所以,比起我复活阿历克斯勋爵,倒不如你自己动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