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恐怖悬疑 > 惊奇手记 > 第二九一章 出口

第二九一章 出口


    这东西的爪子非常锋利,速度还很快,两下过来我是一回都没有躲开。那只狸子还异常的聪明,楼古山可能才打亮打火机,他就知道我们要干嘛,立刻窜了出去拖了。

    我被楼古山拉了起来,脸上脖子上各自有三道血痕,血痕深度最浅的也有我的指甲那么深,爪子如刀,这倒也是与它同类的猫科动物该有的样子。

    “不行啊,得想点儿别的办法,这猫我逗不了,太他娘的聪明了。”我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伤口粘了些汗水,刺痛几乎就要深入骨髓。

    “恐怕不是聪明那么简单啊,这东西可能听得懂人话。”楼古山将我扶起子又退到了后面,我俩就望着那只狸猫,狸猫飞速逃出去,现在又不紧不慢的坐在了破木板上,此时它正舐着还沾血的爪子。

    “不是吧,你他妈别扯淡,这玩意儿要是听得懂咱们说话,那问题的质就变了。”我有些没底气的往后推了两步,大狸猫不再上前,正一下一下的用它那满是刺的舌头着从垫里伸出来的长指甲。

    楼古山轻哼了一声,对着大狸猫扬了扬脑袋,就说:“这你得试一试。”

    “怎么试,你牛你来。”我努着嘴回到。

    楼古山马上发出啧舌之声:“问候他祖宗啊,你来,这活儿我看你行。”

    听完他说的话,我心骂一句去你妈的,但是这事儿还得干,只不过和一只畜生讲人话多少还是有些诡异了点儿。我也不跟那东西花里胡哨的,想了想之前的胖子,直接对着大狸猫就骂道:“我你祖宗十八代。”

    这话骂完我就知道自己被楼古山耍了,那个王八蛋一听我真骂了起来,立刻在后面咯咯咯的轻笑了几声。我瞬间反应,心里已经确定这人真是个老王八转世啊。

    “你大爷的玩儿我,安的什么心。我可求你了,赶紧解决了它,咱跑吧,再等一会儿,我他娘就得把血流干了。”他这不紧不慢的样子看的我直发紧,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事到关头他还是乐呵呵的,我一想心里就来火,但是怎么着也不敢做太过的事得罪他。

    “人家祖宗都死光了,你这话还不够劲,闪开,看我的。”楼古山一把上前,我这个时候已经退到了他的旁,我就站在楼古山的侧面,他没发出声音,我只是看见他嘴唇动了动。

    看完他,我立刻扭头望向大狸猫,原本还舐着自己爪子的大狸猫忽然一震,猛地收起前爪,竟然直目瞪向了楼古山。

    这种反应不小,我极其愕然的看向了楼古山,有心想问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怎么觉着都感觉他是施了什么法术。

    在我惊诧的目光中,我就看见楼古山袖管一动,随即那根黑亮的铁钎又拿在了他的手里。对面站着的大狸猫也不落下,瞪了楼古山半天,很快就露出了一张恶狠狠的脸,原本他那张脸就已经非常狰狞可怖了,现在更是难看的要命。

    “这是和你对上了?你他娘到底说了什么?”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但是自己也有些幸灾乐祸,说完,我就连忙躲在了一边,那只大狸猫也没有理会我,径直朝着楼古山飞步冲了上去。

    一时间我的心中竟然也升起了一种极其歹毒的想法,这只大狸猫可得给楼古山一点儿颜色看看,娘的老王八也有今天,看得我真他娘的解气。

    大狸猫和楼古山纠斗了起来,各自有出手,各自也有厉害的把戏。打了半天,尽在屋子里转圈了,倒是也没有一个吃了亏的。

    那狸猫动作奇快,几下四处奔逃,绕着楼古山转圈,找到机会就往上扑,可是楼古山本就不是能那么容易吃亏的呀,狸猫上来,几下空中就飘起了黄毛。

    这俩货打斗的动静太大,范围也一直拉了几米,我闪躲了好些次,还是被赶往了屋子的边角。他们一人一兽堵在了门口,我则回到了破木板旁边。楼古山敲了几下夹了其他材质的木板门,我这才重新望向他,眼看着楼古山的衣服被抓的破了几条,袖子也成了喇叭花,而就在他袖子里,我果然就看见了用两截皮带绑在胳膊上的是只金属色盒子,那东西恐怕就是收放铁钎的机扩了。还没等我看仔细,就听楼古山喘着粗气说:“我认输,咱以后也别各管各的了,搭把手,这东西不好对付呀。”

    我心中顿生感动,就差眼泪流下来了。他娘的你也有今天。才等我刚想要上前开口奚落,却不想脚刚踩在刘全有取出照片的矮脚柜侧边,突然就感觉脚下一空。我是实在没有料到这地方会有幺蛾子出来,脚下根本没收住,整个人就直接落进了下陷的地面。

    等我四手乱抓了半天,我这才恍惚的反应过来,这是个往下的翻板门,翻板门之下有一口井的粗细,四周洞壁上还有凿出来的棱角,妈的,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刘全有这个老痞是从这里跑的。

    我朝上大叫一声,往上距离还不远,希望楼古山能听见我的声音也找机会下来,喊完的瞬间,我就落了地,看了看上方,不过也才三米多的高度。这地道是竖直往下,到了底儿之后又水平往另外一个方向,尽头有非常亮的光线,估计就是个开口的洞,洞壁非常结实,泥土也都是干燥的,想来也挖了有少说十几年,不会是近几天临时做的。

    我发现这些东西,就更加对这个刘全有后怕了,他到底想要隐瞒什么东西。这洞多半可能就是当年事发之后挖的,明显意图就是为了逃跑啊,关键他还养那种邪过了头的大狸猫,这事儿怎么越是查就越是往诡异的地方发展了。

    我听见上面有动静传下来,立刻往水平的洞里躲了躲,没有等待的过程,我才挪开,马上就是土渣飞落,楼古山也从翻板跳了下来。

    上面的翻板估计也有专门的设置,可能是特质的门板,只听见上面那只狸猫不停的撞击着翻板,但就是不见它也能跳下来。

    “别看了,撤,重量不够压不动的。”我正紧

    张的看着头顶的翻板,土渣不断落下,似有将要被翻开的意思,但楼古山已经不等之后怎样,他一个劲的将我往水平的洞里推。

    地上的干土地有一排小圆坑,我比划了距离,这就是刘全有那只拐杖所留下的痕迹。我们顺着痕迹,一直沿着水平暗道往外走,这条水平往外的洞还不短,有至少七八十米,慢慢光线亮起,我们才走到了洞口。

    到了洞口外,那脚印就没了,外面是什么地方,这我倒是不熟悉,但是估计这可能是镇子外的荒山坡,刘全有的老房子就在镇子的边缘,现在往外几十米已经几乎进了林子,洞口全是杂草和五六米高的矮树,其中还偶尔混杂了几根大腿粗细的竹子,这里其实是属于秦岭南侧的余脉,但是全无岭上的风貌,竟然有些南方湿野树林的意思。

    我和楼古山走出洞口,这洞口往里黑咕隆咚一片,周围全给杂草树叶覆盖了,林子里湿的紧,树叶草丛上也都是水,没在草里走两步,鞋都已经湿透了。

    刘全有那个老家伙有所防备,我们在洞口边缘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被踩踏的痕迹,我用衣服包着脸上和脖颈的伤口,尽管这样,那伤口却依旧被这环境影响的生生做疼。

    我们俩顶着从树冠上垂下来的枝条,硬是往外走了十多米,但是举目之下依旧没有看到镇子的任何建筑。按照刘全有房子的方位和地道的方位来计算,这方向可能是走反了,但是直接往回走确是一道四米左右的斜土坡,要说这坡实际并不怎么高,只是那坡上全是一种叫马罗藤的藤蔓,这东西表皮非常容易破,一破就会渗出很多黏腻的汁液,手抓到上面奇痒难忍,只是这样,多少还能忍住爬上去,关键这东西还滑,越是抓汁液就越是多,到头来搞得坡上全是汁液,还不如绕道走。

    往反方向走了才二十多步,我们就看见了几颗树干之下冒出了一个土包,土包并不鼓,但是相对于这野林子还较为平整的地面来说,实在是太明显了。

    这个土包上面没有覆盖杂草,土包之下却奇特的长满了菟丝子和蛇藤麻之类的藤系科植物。不用多考虑,这东西我认识,他娘的就是个坟包。

    我和楼古山对视了一眼,便一起走了过来,后转眼扫视,就发现这里大致是正对着那个地道的出口的。而且从地道口出来之后的行为路线和地貌分析,好像任何人一出洞口就会朝着坟包的方向走。其余的方向要么树多,要么就是草木极深。

    我在地上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刘全有拐杖留下的痕迹,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在坟包的后面,有一个一人粗细的空洞,因为没有草,空洞显得格外突兀,只是转了半圈就能看到。

    “荒山野岭的野墓也有人来盗?这家里得多穷啊,能挖出来什么?无非就是破棉被。以前……”我突觉自己说错了话,差点儿把前一年多的事给抖搂出来,虽说楼古山这帮人也多半是知的,但是那也得保留一点脸面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