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良田喜事 >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大结局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大结局


    所以他没有等启儿哥发问就虚心的应下,“多谢大夫,我记下了。”

    大夫嗯了一声,正准备帮黑衣的解开衣裳包扎伤口,岂料黑衣不顾伤口往后退开,语气重了几分道:“我自己来!”

    他的反应很过激,但是在大夫的眼里行走江湖的人嘛总是有些怪癖,所以他也索性站了起来笑了笑道:“哈哈,你能自己来也行,不必这么紧张,搞的自己跟小姑娘一样。”

    黑衣听见他说自己跟小姑娘一样,眉毛一抖一抖的。

    启儿哥见他好像要发怒,连忙插嘴道:“嗯嗯,大夫辛苦了,我送你下楼吧,白衣你自己能搞定吗?绷带和伤药在这里,你如果需要帮忙就喊一声。”

    黑衣嗯了一声,低头去看自己肩膀的伤口,他对自己下手自然有轻重。

    启儿哥送大夫出门后就交给了守在门口的士兵,王将军离开的时候还是留下了**个看护的士兵,这样也正常。

    他回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转身朝着晨曦的房间走去,这件事他要先给明儿和晨曦通知一声。

    与此同时,暗卫寻着线索来到了白衣被绑的门外。在外玩乐的那两个男子带着打包的饭菜回来孝敬他们的老大。

    结果一打开门就被敲晕了,白衣只穿着里衣,拿着粗棍子喘着粗气,果然内力还是不能恢复,身子的力量也弱的可怜,至少还能出其不意的敲晕这两个喽。

    寒风这么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腿脚无力的蹲下来。

    暗卫看出情况不对,立刻跳出来落在白衣面前道:“东方公子!我们是慕容家的暗卫,少主让我们来找你。”

    白衣看了暗卫一眼,确认可靠之后,他点头道:“中了药粉,身体无力内力也提不上来。”

    暗卫一左一右的驾着他,“你受了伤,我们先带你回去。”

    白衣没有拒绝,在路上他快速将黑衣想做的事情告诉暗卫,但他也想的到,启儿哥还让暗卫出来寻他,定然是知道黑衣是假冒的。

    穿着里衣被驾着飞大轻功,那是冻的够哆嗦的。回到客栈顶上,暗卫才想起白衣这个样子不妥,其中一个离开一趟,回来就多了一件衣服。

    将白衣裹住,暗卫得到启儿哥的命令之后,他们从晨曦的窗户口进去。

    床榻上的晨曦早已起来等着,白衣脸色发白出现在他们的那一刹,三兄妹都上前,明儿哥没有抢到好位置,看着自己的哥哥妹妹扶着白衣去床边。

    晨曦紧张的看着他胸前的血口,快哭了道:“白衣你要不要紧,哥快去找大夫来啊。他都流血了。”

    “没事,你不用担心。”白衣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安慰晨曦。

    明儿哥拉开晨曦,察看他胸前的伤口道:“你别说话。”随后看向启儿哥道:“大哥,偷偷找个大夫来?”

    白衣坐直了身子,拿定主意道:“不必,这点伤我自己可以处理。绷带,金疮药,水,剪刀。”

    启儿哥立刻吩咐暗卫去准备,白衣的伤口还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流血。即使他当时在黑衣离开后点了止血的穴,也只是减缓了流血的速度。

    不到一盏茶的时候,暗卫就已经把东西都弄齐活,毕竟他们也是在刀口上过活的,自己处理伤口更是时常的事。

    白衣看了一眼晨曦,晨曦急得瞪回去,“看什么看!我去焦角落里坐一会。”

    白衣把自己的的里衣撕开,先用水清洗了伤口,撒上药,缠绷带,一炷香的时间就被他包扎好。

    启儿哥和白衣互相说各自发生的事情。

    明儿哥听完一拍巴掌道:“这个黑衣还真是不死心,哥你打算怎么办?现在直接再抓他也可以。”

    启儿哥嗯了一声,“我已经和王将军计划好,他这次是自投罗网,要抓他随时都可以。况且……”他停顿片刻,扬起嘴角继续道:“他用的伤药加了一点特别的东西。”

    众人:“……”

    也许黑衣的智商真的很令人叹气,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被绑起来了,熟悉的地方地牢。

    故地重游,让他奋力挣扎起来,发现无果。腰间的剑自然也被拿走。

    王将军坐在牢门外的椅子上,旁边桌子上热茶还在袅袅生烟,他听见动静抬头看向正仇恨的盯着他的黑衣。

    “本将军应该跟你解释过了,杀害你师父的不是我。”

    黑衣不顾手上被粗粝的绳索磨伤,冷笑道:“那人乃是你表亲,你敢说这与你没有关系?”

    王将军自觉跟黑衣说不通了,这件事严格论起来他确实是有错,但是他不认为这样的错足以让他赔上性命。

    然而他还没有问话,黑衣就跟赢了什么似的,“你杀了我就永远不知道那个中山王妃的下落了。”

    王将军惊怒。

    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明儿哥更是身形一僵,冲到黑衣的面前吼:“是你搞的鬼!我娘在哪?”

    黑衣见到他们变色的脸心里十分舒畅,笑的特别欠扁说:“可怜连你爹也搭进去了。这样也好,他们死了也有个伴。你们可以放心了。”

    明儿哥抓着牢房的门,能看见他指节泛白,他压下从心里咆哮的怒火冲旁边的牢狱道:“把门打开。”

    王将军站起来,他比明儿哥冷静多了,甚至开始怀疑黑衣是不是说谎。

    “这个人诡计多端,小王爷还是冷静冷静。”

    他看向有点有些癫狂的黑衣道:“你知道你是怎么暴露的吗?是你的眼睛,我能看出你是否在撒谎。”

    黑衣这个时候什么都顾不上了,哪里还怕露马脚什么的,现在他只想让他们后悔后悔跟他一样后悔。

    “那你看出我这次有没有撒谎?我假装是王妃身边的的随从进府又顺利离开你们不知道,第二次我假扮小王爷进来你不知道,这次假扮白衣,是那个大夫说的吧,估计是那个白衣不喜欢喝酒,而我常喝,所以你们发觉了,呵呵。”

    王将军:“本将军很高兴你自己把自己的暴露出来,但是没有,从你在客栈门口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让人觉得可疑,你看我的眼神跟之前一样,再加上小王爷发现你的鞋子并不合脚,总而言之都是你自己自投罗网。”

    黑衣听着他的分析很是不甘,但最后他又想到了什么,保持病态的愉悦道:“随便,虽然不能杀了你有些眼,但是让中山王爷夫妇为我陪葬也值了。”

    “呸!你也配!”明儿哥拍打了一下牢房的门,再次让牢狱把门打开。

    这次王将军没有阻止,门开了,黑衣看着王将军道:“如果你的自杀死在我面前,我可以考虑告诉你他们的下落。”

    王将军冷哼了一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黑衣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跟明儿哥说道,这就不关我事了,是王畜生不肯配合。”

    明儿哥冷冽的看着他:“你本来就没打算说出来!”

    “哈哈哈,答对了。”黑衣仰天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嘴角流出血水。

    “糟糕!”明儿哥踢开刚打开的牢门,可是黑衣已经气绝身亡。

    远在千里之外的慕容怀德夫妇却有了希望,顺着水流一直走,竟然发现了一个村落,连蒙带猜稍微听得懂他们的话,跟突厥语有几分相似。

    跟着他们出来大山,董蓉看见那宽敞的大路喜极而泣。只要不要再是森林就好。

    两个时辰后,两人越走越累,可周围却越繁荣。慕容怀德搂着董蓉,语气也有几分轻快道:“蓉儿,前面是草原中部!还记得吗?”

    董蓉前几年致力于发展草原贸易,自然知晓这个中心地带,汗王殿就驻扎在这里。

    但他们现在两个人的形象哪里能见人,董蓉和慕容怀德手牵手相视而笑,他们之前四处经商的好处现在显露出来了。

    进去自家店铺拿出信物,休息整顿好。

    次日,董蓉和慕容怀德去觐见嘎尔迪,嘎尔迪前段时间将所有的杂事都处理完,正打算写书信给义父义母,邀请他们过来见证他登上汗位。

    当初的目标终于实现,他最想感谢的自然是慕容怀德和董蓉。

    而这个时候听见义父义母来报,简直是惊喜,嘎尔迪的立刻起身去迎接。

    数日后,一封书信快马加鞭的传送到启儿哥的手里。

    启儿哥认得嘎尔迪的字体,拆开书信面色严肃,带着弟弟妹妹火速离开将军府,连带着带走了白衣。

    他们驾着马车日夜不停的奔着一个地方而去,十日后,在那个盛大欢庆的民族庆典中,启儿哥等人见到了一直想见到的父母。

    晨曦更是哇一声哭着朝董蓉扑去。

    董蓉抱着晨曦和慕容怀德,身边站着一身盛装的嘎尔迪,微笑着迎接朝着他们走来的两兄弟。

    启儿哥和明儿哥看着嘎尔迪,上前站定,许久无话。

    明儿哥本性不改,抡起拳头锤了一下嘎尔迪的肩膀,“我为你骄傲。”

    而倚在马车旁的白衣,看着这一家子,嘴角不自觉上扬,剩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不再是他们关心的事了吧。

    晨曦黏着董蓉腻歪够了,抬头去看白衣,高兴的朝他招手。

    嘎尔迪看着她的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兀自笑了笑。算了,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晨曦拉着白衣,和兄长们一起大喊:“恭喜嘎尔迪哥哥一统大疆!”

    董蓉靠在慕容怀德怀里看着一旁的儿女打闹欢笑,暗自握紧了身旁之人的手。

    这样,就好。

    (终于完结了,长出一口气,这本书写的简直就是各种艰难困苦。下本书一定更加努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