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婚命难违:萌妻,领证出列 > 章节目录 第1106章 番外5 青青草原幼稚园(番外完结篇)

第1106章 番外5 青青草原幼稚园(番外完结篇)


    “司徒女士,非常抱歉,由于您当初受到的创伤,您可能以后……都无法再拥有一个孩子了。”

    “那么试管婴儿呢?”

    “不太乐观。卵巢受损是非常难以修复的病症,您恐怕已经无法排卵了,我们只能尽力。”

    “不,求你们帮我想想办法,我喜欢小孩子,我想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司徒女士,请节哀。”

    “不——”

    司徒清清从梦中惊醒,冷汗已然合着泪水迷茫了眼眶。她手附上小腹,那里什么都没有,那梦是真的,一而再再而三在她梦境中重复出现。

    她不能再有孩子了,她那么喜欢小孩子……

    尽管表面上她从不表露出来,但那只是不想别人为她担心而已,她真的很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宝宝。

    年轻时任性初尝青涩果实,自以为是真爱的她被叶欣那个王八蛋害得那么惨,她怎么对得起现在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桥行呢?

    “清清,怎么了?”周桥行翻了个身坐起来,环着司徒清清的肩膀柔声问,“又做噩梦了吗?”

    “我们真的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吗?”司徒清清哽咽地问,“我想要个孩子,我觉得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有你就足够了。”

    “可我觉得这只是你的安慰……”

    周桥行紧紧搂着司徒清清的肩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是个孤儿,没有家长催促,对他来说有没有亲生子女都无所谓,清清真的不必在意他的感受,反倒是她自己,他总担心她再这么自责下去会抑郁症,但是……该如何安慰她呢?

    清清不怎么喜欢工作,公司里此起彼伏的孕妇让她害怕到想逃避,尤其是开放二胎政|策之后,她眼巴巴看着别的女人都在怀二胎,可是她连一个孩子都没有,每到这时她就更崩溃,回到家里总要歇斯底里一番。

    时间长了,她就不再去公司上班了,在家无所事事反而更容易出事,周桥行有时上班都提心吊胆,生怕她做出想不开的事情。

    他想了想,试探性地问:“清清,我们找点事情做好不好?如果你喜欢小孩子的话,不如……我们照顾别的小孩子?”

    “什么意思?”司徒清清泪眼婆娑看着他。

    “我是说,你看二哥和二嫂他们、三哥和三……哥夫他们,都,都很忙。他们都是有孩子的人,现在咱妈帮忙带,一个人也顾不过来,不如咱们办个幼稚园,好不好?”

    清清眼泪瞬间止住了,她确实经常去帮妈的忙,也确实觉得甜豆和甜果两个小萌娃很可爱,但是照顾孩子,她……她没什么经验啊……她都没当过妈妈来着。

    “我怕他们跟着我会受委屈。”

    “别担心。”周桥行说,“我们肯定要请专业的幼师来帮忙,你只需要陪他们玩就好,这样既能保护他们,又能陪伴他们,你自己也能从中得到幸福,不是一举三得吗?”

    司徒清清被这个想法说的有些心动,她讨厌现在无所事事的自己,也总是在陪伴甜豆甜果的时候感受到一丝慰藉和快乐,那时候她总会忘记自己是个不能生育的女人。

    “我二哥那么龟毛的人会同意嘛?”司徒清清瘪瘪嘴,“他一定不会放心把孩子们交给我照顾。”

    “相信他们,他们肯定会同意的,与其让别人照顾,不如让自己可信赖的人照顾啊。我这几天帮你打听打听办幼稚园的执照审批和注意事项。”

    司徒清清沉默半晌,突然说:“这件事情我想自己来做。”

    “那更好了。”周桥行笑笑,“投入热情之后就别再瞎想了,不过做好心理准备,小孩子可比你想象的难带。”

    “我会调整好心态的。”司徒清清握拳,仿佛突然提起精神来了,“桥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在医院里有碰到弃婴,我们办过手续之后就也带回来养吧,我们办一所孤儿院性质的幼稚园,好不好?”

    “当然可以,我都依你。”周桥行叹道,“我自己就是个孤儿,所以我很希望那些孤儿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毕竟没有亲人……

    司徒清清将他扑倒在床上:“亲爱的,你有我,我也有你,这就已经很幸福了。”

    司徒清清从来没有在一件事上这么上心过,几乎是第二天,她就忙前跑后的去打听办幼稚园的要求。她请的幼师爱心比技能更重要,她买下一块空地,建了个规模不小的幼稚园,两个月以后,幼稚园迎来第一批小朋友——

    司徒天睿和司徒甜果兄妹二人,蒙清小弟弟,和周桥行从医院捡回来的两个弃婴,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分别唤作铭宇和铭月。

    当时的小屁孩们才都两三岁,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最最沉稳的天睿在老师心目中完全是个小天使,其他孩子则性格各异,甜果热情、蒙清仗义、铭宇和铭月却因为从小缺少母亲照顾的缘故,总是很胆小,不太敢和众人一起玩。

    三年后——

    “铭宇,我今天的裙子好不好看?”甜果小公举穿着一条粉色蕾丝公主泡泡裙,穿着红色的小鞋子和白色的花边小短袜,头发上卡着一只小王冠。

    真是骚包——司徒清清朝天翻了个白眼,这是来上课还是来演舞台剧的。

    铭宇直勾勾地看着小甜果,面色微红,眼睛四下乱瞟,小声哼唧:“好看。”

    “那,我们今天来玩家家酒,我演妈妈,你演爸爸好不好。”

    噗,司徒清清一口奶茶喷了出来。

    “好。”铭宇小朋友声音细弱蚊蝇,但完全不反抗。

    “铭宇,我们踢球去呀。”蒙清抱着小皮球,满头汗水地邀请。

    铭宇看了看足球,又看了看满眼期待的甜果,犹豫不决了半天,最终还是咬着下唇摇摇头:“不去啦。”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踢足球的吗?”

    “可是我已经答应甜果陪她玩过家家。”

    “过家家是女孩子玩的游戏!”

    “可是……我已经答应甜果陪她玩过家家……”

    “可是你是男孩子,男孩子就要踢球!”

    “可是……”铭宇攥着衣角,“可是我已经答应……”

    “行行行了。”一旁的司徒清清都听不下去了,感觉这句话铭宇能循环播放一天。

    “你去玩吧蒙清,天睿跟你踢足球去,不是还有天睿吗?”

    司徒天睿背着手,慢悠悠地走过来,丢下一句:“女人是祸水。走,我们踢球去。”

    “可不是嘛,所以我爸和我二爸跟我说,要谈就跟男人谈恋爱!”

    “……”司徒天睿悠悠看了他一眼,往旁边迈了两步,尽量跟他保持距离。

    司徒清清在一旁笑到花枝乱颤,这几个小屁孩怎么这么逗!

    铭宇眼巴巴地看着两个小男生踢球去了,他又何尝不想像个男人一样奔跑一下呢?

    司徒清清好奇地问:“铭宇,你真的想跟甜果玩过家家吗?”

    铭宇摇摇头,有点不太敢说话。

    “那为什么还要拒绝蒙清呢?”

    铭宇想了想:“周医生教我们,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守信用。”

    司徒清清是幼稚园园长,周桥行则主要负责孩子们的体检,一个月就要为这些顽皮猴子们检查一次身体,确保他们能在尝试和探险之余,还能有安全保证。

    “周医生没教你遇到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时,可以‘拒绝’吗?”

    “嗯……”铭宇想了想,哼唧了一句。

    “啥?”司徒清清完全没听清。

    “我不想拒绝她。”铭宇重复了一句,小脸已经红成番茄了。

    “哦?”司徒清清嗅到八卦的味道,“你喜欢甜果?”

    铭宇眨眨眼睛:“清清老师,什么叫喜欢?”

    “呃……”司徒清清循循善诱,“比如说,你喜欢跟甜果玩?”

    “嗯……”

    “甜果穿什么小裙子,你都觉得她是幼稚园里最漂亮的小女孩?”

    “嗯!”铭宇重重点头。

    这不就是喜欢吗!嘁,小孩子!司徒清清的内心十分想吐槽,二哥的小情人有人惦记了,这要是让二哥知道,他还不得把海地掀翻了回来找人算账啊?

    但她还就想看二哥找人算账!

    “那你很喜欢甜果呀,也对,甜果这么可爱又懂事,谁会不喜欢呢?”

    铭宇小朋友闻言倏然很紧张,频频点头:“对呀,大家都很喜欢她。”

    “那你要让她也喜欢你啊!”

    “我陪她过家家,她会不会喜欢我?我是爸爸,她是妈妈。”

    司徒清清哭笑不得:“小呆瓜,我告诉你,不要一味追着女孩子屁股后面跑,也要有你自己的追求和爱好,不要次次都答应她,偶尔也要让她失落一两次知道吗,要让甜果渐渐意识到你在她心里的重要性……”

    司徒清清一边教授恋爱指南,一边摸着下巴想——现在就告诉小朋友这些会不会太早了点?不过管他的,铭宇也挺好的,青梅竹马的小爱情,想想就很甜蜜啊。

    “而且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比如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一定要分享给她。”

    “最最重要的是,你要勇敢起来,大大方方的跟她分享,不要总是小心翼翼地她说什么你就回应什么,懂吗?要让甜果明白你也可以带给她快乐,而不是她要带着你玩。”

    司徒清清还是了解自己这个小侄女的,甜果喜欢跟铭宇一起玩,却未必是真的“喜欢”他,她从小被教育要照顾周围的小朋友,尤其是铭宇和铭月两个小孤儿,一定不能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被排斥的。

    所以铭宇小朋友想要和甜果有什么未来的话,还是很任重而道远滴呀!

    当晚,司徒清清把这件事情讲给老公周桥行,桥行乐不可支,点点她的头:“你可别教坏小孩子了。”

    “我这是让他在爱情的道路上走的更长远更稳妥。”司徒清清摇头晃脑,“你想想,甜果那么抢手,铭宇不努力可是不行的啊!我二哥那么龟毛,将来挑女婿还不得精挑细选。”

    “你还真指望他们俩长大凑一对?告诉你,跟孤儿谈恋爱可是很辛苦的。”

    “辛苦什么,我二嫂就是孤儿,你也是啊。我们司徒家不排斥孤儿。”司徒清清说,“再说了,你看铭宇长得很清秀嘛,清秀又乖巧,跟甜果的性格刚好反差萌,我觉得挺适合。”

    “别想那么长远了,还是让他们自由发展吧。”周桥行刮了刮司徒清清挺翘的小鼻梁,“说正事。二哥今天给咱们打电话,你刚好不在,他说他以前战友秦班长的二胎女儿已经三岁了,想来咱们幼稚园上学。”

    “呃……”

    “还有,清岳大哥要和邱嫂子度假一个月,想把他们家小豆丁也送过来。”

    “我的天……”

    “别急着感慨,我话还没说完。”周桥行微微一笑,“你的好姐妹薇薇今天去医院产检,被我碰到了。她怀了双胞胎,预产期——”

    “不行不行!我要听吐了!”司徒清清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冲到洗手池边干呕。

    周桥行一脸困惑,听这种消息都能听到吐?但同时,他心里隐隐浮上一丝惊讶,算了算日子,清清好像有一阵子……没来那个了吧?

    他忙翻身下床,司徒清清则正好漱了口,用手背擦着嘴角的水。

    “别动。”周桥行一把拉过司徒清清的手腕,细致地把脉。

    “你发什么神——”司徒清清刚要说话,周桥行就忙说“嘘——别出声”。

    司徒清清只好闭嘴,心想这呆子又抽风了。

    周桥行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脉象把了一遍又一遍,他毕竟是个西医,中医不够精通,但是这很基础……

    “你到底有完没完!”司徒清清崩溃地问,“我手腕都被你攥细了!”

    周桥行终于放下手,面露古怪、但又掩饰不住心底欣喜地说:“清清……你怀孕了!咱们有……自己的孩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