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狂妃爬墙:王爷出绝招 > 章节目录 第96章 :嫉妒

第96章 :嫉妒


    “你们都过来一下,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是关乎我们每个人性命的事情!”

    正是刚刚审问归来的落冰凝、林冰言和林湖瑶三人,一回到了洞府,林冰言便是把众人都召集在了一起。

    走在回来的路上他们三人便是找到了水源,毕竟既然决定不把落冰凝的丑事告诉大家,他们回去就肯定要找到水源储备好水份。

    “只要你按照我们俩说的去做,我们不仅不会上告家族,而且还既往不咎。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你的家人也不会收到牵连。而且你还可以报复那王家利用你的恨。”

    林冰言看到已然成功,便是趁热打铁的说道,在这一刻仇恨最大化的时刻,他们要让仇恨蔓延下去。

    落冰凝二话没说的当即点头满脸恨意的说道“说,只要冰雪姐和林湖瑶弟弟保证我可以让王家和王成诚后悔,什么事情我都做!”

    旋即,林冰言笑着对落冰凝说出了自己早先准备好的方案。

    林湖瑶一开始也是有些疑惑林冰言怎么知道家族有太上长老团,听完林冰言的解释便释然了。他不禁想到,这么说来,林冰言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四伯落天翼肯定不是奸细无疑,要不然他的三爷爷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旋即,林湖瑶也是一阵的放松了心情。本来他还担心林冰言的父亲是奸细那自己怎么正视林冰言,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却是多余的。

    不过,在自家姐姐解释的时候,林湖瑶也是一阵感叹,自家姐姐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的没心眼大大咧咧,其实她有着心眼的,只是没表现罢了。不过想想林湖瑶也就释然了,一个没有心眼大大咧咧的人怎么可能修炼到这么高的阶段,毕竟这个世界不像第一世的世界一样是法制立国,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

    “冰雪姐,我已经把落冰凝泄露出去的消息改了,在短期内,敌军是不可能来袭的。你说我们是把落冰凝抓起来?还是?”林湖瑶疑惑的问道。

    林湖瑶的问话让林冰言陷入了沉思中,她想了想深深的皱着眉头说到“我想把她抓起来,但是如若那个小队来袭我们。我们保不准真的要全部玩完,现在逃也不能逃,他们肯定在关注着我们。”说完,林冰言一阵的忧虑,毕竟这是关乎身家性命的事情。

    林湖瑶也是早就考虑到自家姐姐的疑惑,便是笑了笑说道“这个冰雪姐不用担心,小弟我会炼制一些阴雷,而且刚刚得到了材料,如若我们偷袭的话,还是有很大机率把敌军全歼的。”林湖瑶并没有对自家姐姐有所隐瞒,况且他现在也是有着一个三爷爷作为靠山,会炼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他也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心,一是害怕自家姐姐担心,二是也为自己加油鼓劲。

    “你会炼制阴雷?那不是只有炼器师才会的吗?”林冰言一阵的疑惑,对自家弟弟刚刚得到的材料她也并没有追问。

    林湖瑶早就猜到林冰言回事这般的表情,便是准备好说辞的解释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一段时间突飞猛进,就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师傅,这一切都是他教给我的。还请冰雪姐替我保密。”说完,林湖瑶拱了拱手。

    林冰言听到自家弟弟这般解释,她终于明白了自家弟弟为何进步这般快速,也是没有继续询问下去,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并且暗暗的替林湖瑶感到高兴。旋即,也是没有追问的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份说辞也是林湖瑶早就准备好的,这样说既可以瞒过三爷爷又可以瞒过林冰言,而且把这一切都抛给自己杜撰的师傅也是没办法。毕竟一个垃圾在七个月内骤然变成天才,一般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而多了一个师傅就不一样了。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林家岛并且教导林湖瑶,本身就证明了一种实力。更兼林湖瑶也看过一些杂史,绿英界历史上也不是没有金天界银光界的高人来访然后留下秘籍的情况,这样说也可以得到他们的信服。

    姐弟俩又是一翻讨论,决定回去就把那个落冰凝抓起来,然后逼问。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林湖瑶炼制出足够多的阴雷,以待最终的大决战。既然有了很大的获胜机率,林冰言也是毫不犹豫的制定好一系列的方案。这一刻充分的发挥了林冰言妖孽般的头脑。

    旋即,姐弟俩便是朝着自己出来的那个洞府奔去。

    “冰凝妹妹,你跟我们两个出去寻找一下水源,你们剩下的就留在这里休息一会,顺被稳固当前实力。”

    正是刚刚对话完毕的林湖瑶跟林冰言两人,这也是林冰言制定好的方案,这个借口也算是没有漏洞,他们的饮用水袋的确是已经用完了。并且,在计划中落冰凝也是不会疑惑的,前几次都是三人行动的。

    “哦,好的。”落冰凝也是没有疑问的就答应了,旋即就跟着林湖瑶和林冰言两人出去寻找那所谓的水源去了。

    “冰凝妹妹,我们往那边走吧。”

    正是刚刚成功把落冰凝诱骗出来的林湖瑶跟林冰言两人,林冰言正一脸笑意的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落冰凝和林湖瑶林冰言两人就在一段讨论中的被两人带到了一个比较幽暗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是林冰言和林湖瑶两人事先侦探好了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就如此轻易地随便找个地方审问落冰凝,万一遇到印兽怎么办。在林冰言的计算力是不容许出现偏差的。

    旋即,林冰言的头轻轻的往后一倾,便是眨巴了两下眼睛。林湖瑶也是心有领会的点了点头,这也是两人事先说好的。两人有意无意的分别走在落冰凝的两段

    两人心有领会后,便是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这时候的落冰凝也是终于发现了一丝的端倪运转身法准备逃脱,可是两人哪会让落冰凝逃脱,两人一夹攻,一个人牵住一只手往后一弯,落冰凝便是招架不住的跪倒在了地上。

    落冰凝也是大惊,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便是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大喝道“冰雪姐,林湖瑶弟弟,你们这是干什么?”

    “落冰凝!你还敢问?你自己做出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林湖瑶也是怪笑的大喝道,杀意弥漫的直盯着落冰凝看到。

    落冰凝偷瞄了一眼林湖瑶便是一阵的后怕,依旧疑惑的对着林冰言说道“不知道,敢问冰雪姐姐,我犯了什么错?你们犯得着这般对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她不敢直视林湖瑶,林湖瑶那犹如实质的杀意让她感到了死亡的威胁,所以便是换了一个人的问道,似乎实在试图辩解着。

    林冰言看到她如此祈求的模样也是丝毫没有心软的笑了笑说道“冰凝妹妹难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吗?隐瞒不报可不是什么小罪过啊?”

    落冰凝依旧的死不承认的说道“我并没有隐瞒什么事情啊,还请冰雪姐和林湖瑶弟弟放了我,我们坐下来谈。”

    “你难道还不认罪吗?背叛家族可是死罪,不光是你,连带着你的亲人也要一起陪你去死!”林湖瑶的耐心似乎是用完了,便是一阵大喝道。他故意的把被判家族的罪过放大了,目的就是让落冰凝的心境出现最大的破绽,这样也好接下来的审问。这也是事先跟自家姐姐对好的台本。

    听到林湖瑶那‘背叛家族’几个字,林冰言顿时一阵的慌张,而且林湖瑶的那句‘连带着家人也一起去死’深深的印在了落冰凝的心里,她现在慌乱极了。

    虽然慌乱,她还是即刻的压制下了内心的慌乱,装作很镇定的试图辩解的说道“林湖瑶弟弟说笑了,我哪有被判家族。”

    林湖瑶跟落冰凝相视一笑,策略已经初步成功,他们已经成功的在落冰凝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接下来的就简单了,他们要把这个阴影逐渐扩大最后蔓延到她的整个心中,这样的话才好让落冰凝说出实话。

    “王文志护法来袭不知去向,林湖瑶实力很高。”林湖瑶并没有说什么,直接的把那天晚上在玲珑鸟上面看到的一句话给念了出来。

    落冰凝听到这一句话,大惊的神色慌乱,心里极其的凌乱,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整个脑袋也是空白一片,她自认为做的很隐秘,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林冰言见已经达到预期的效果了,便是记着大喝道“这句话你熟悉吗?难道现在还不知罪?那就是罪上加罪了。不仅仅是你,连带着你那一个旁系的子弟都要受到牵连,轻者飞去武功,重者昭告全族留下罪名就地杀死。”

    林冰言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在落冰凝的脑袋里重复着,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深深的刮着她的心。她现在害怕极了,她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家人。

    林湖瑶和落冰凝又是相视一笑,他们已经达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旋即,林湖瑶便是大声呵斥道“落冰凝!你可知罪???”

    落冰凝好不疑惑的当即恳求道“我知罪,我知罪,我不该被诱惑,我不该被判家族,你们杀了我就好,不要伤害我的家人,我下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来报答你们。”

    “不用做牛做马,只需要帮助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我们会论结果处分你,如若是表现得好,你的家人是不会受到牵连的。”林冰言缓和了一下开口道。

    林冰言的这句话听在落冰凝的耳朵里仿佛是天籁之音一样,她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的感激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说帮什么忙,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去。”

    “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要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林湖瑶缓缓说道。

    “你们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落冰凝感激的说道。

    “你是如何被诱惑的?”

    “我爱上了一个王家的子弟,他们逼我,我要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他们就要杀了王成诚,我不想他死,所以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

    “他们是怎么通知你接下来怎么做?”

    “在家族里是有一个林家嫡系,好像是大爷一系的人,来通知我接下来怎么做。到了这里你也是知道的,就是用玲珑鸟保持着联络。”

    “我们这一路上遇到的二级印兽,都是你干的?”

    “都是我干的,爆裂熊是我引导你们去的。冰鲨皇也是我用抹香引诱过来的。铁头疾风鼠也是我按照他们的方法引诱过来的。”

    就这样一问一答,林湖瑶和林冰言接连拷问,落冰凝也是照实的说了出来。旋即,他俩相视一笑的点了点头。

    “你不用紧张的,若我没猜错的话。那王成诚是被家族派过来故意引诱你的,想那王成诚也是王家嫡系相当有天赋的,怎么可能看上你。你是被王家给骗了,他们才不舍得杀害这么有天赋的子弟。”林冰言想了想便是朝着落冰凝说道。

    落冰凝听完林冰言的话,仿若被人当头一棒骤然脑袋一片空白,嘴里也在碎碎念着“什么?派来骗我的…骗我的…骗我的吗?”

    “不用幻想了,他的确是派来骗你的,他的履历我也看过了。根本不可能看上你!”林湖瑶也是一阵呵斥。

    “我说怎么每次见到他,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极其不情愿的样子。原来是这样,既然他们王家利用我,我也要让他们后悔。”林湖瑶的一番话把落冰凝给惊醒了,她双目直视着远方,一双眼睛仿似要杀人一般,恶狠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看到如此模样的落冰凝,满脸杀意,丝毫不比刚才的自己差。林湖瑶也是一阵惊讶,不禁在心里想到,发怒的女人最可怕,尤其是产生了嫉恨的女人更可怕。

    这时候,林湖瑶和林冰言也是已经松开了落冰凝的双手,在落冰凝的心里他们也是种下了一个仇恨的种子,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然后长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