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狂妃爬墙:王爷出绝招 > 章节目录 第155章 :眼前一黑

第155章 :眼前一黑


    “我有那么老吗。就称我为小姐吧。虽然我们之间差的辈分实在太多。下人倒不必了,你要感谢就感谢我弟弟吧。是他拦住那大汉的,也是他让我帮助你的。”林冰言丝毫不在意,虽然她当时也起了恻隐之心,但他还是把所有的功劳放在了林湖瑶的身上。

    “谢谢公子,小人无以为报,只能当个下人来服侍公子以报答公子的恩德!”那落枫深深的对着林湖瑶鞠了一躬,既然当不成林冰言的下人,那当林湖瑶的下人也是可以的。他默默的在心里盘算着。从刚刚就看出来了,林冰言和林湖瑶的关系很好,若是讨得林湖瑶欢心,那也不比林冰言这里差。而且,他从两人的服饰就看出来了,两人都是内族的嫡系。如若他成了林湖瑶的下人,他也是可以进入内族,再也不必这样的讨生活了。

    所谓的内族也是族内一些旁系对嫡系的称呼,内族就是生活在族中央,每个嫡系都有着一栋大阁楼,他们看来的这就是内族。比之外族旁系那些小房子好多了,而且内族嫡系还有着很多的政策,家族对内族嫡系很是关爱。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小事一件,再说,下人我还真的不需要。”林湖瑶摆了摆手,他的下人够多了,先前族长意欲送给他的下人也都让他给推了。若非羽天阁经常有族人去摆放他,跟他攀攀关系,他连下人都不想要。这也是他所住的地方只能春娘去的原因。他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

    林湖瑶说完以后,那少年落枫也是颇为的失落。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都没办法抓住。眼前这两人仅仅是来游玩的,一旦玩过后就走,那他和弟弟也要继续的过着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了。他倒是无所谓,他担心的是他的弟弟。若是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下一次就没有这两位好心人的帮助了。

    “不行,一会哭着闹着,就算是把头给磕破。也要让眼前这两人收下我的天儿!”落枫暗暗的在心里下定决心,机会只有一次,若是抓不住,那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了。

    “姐姐,刚才落枫所说的那后山是什么地方,竟然会有那么多的林家子弟陨落于此?”林湖瑶颇为的好奇,从刚才他就想问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也难怪你不知道,你天天呆在羽天阁里,两耳不闻窗外事,怎会知道啊。这后山就是我林家供给旁系一些子弟赚钱和族内子弟练习用的。毕竟族内子弟的一些天之骄子,就算怎么天才,若是不经历血与火的考验,也是无法成长起来的。而这后山就是这样一处地方,里面有家族专门捕捉的一些一级和二级的印兽,超过三级的就没有了,三级以上就相当于印品强者,家族子弟可受不了。”林冰言笑着把这后山给林湖瑶讲解了一下。

    林湖瑶一听也是明白了过来,这后山就是类似于第一世古代皇帝的狩猎场,为了让家族弟子不失野性,设立一个这也是一个训练的好去处。不仅如此,这样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一旦家族子弟受伤,那长老也是可以快速的赶过去营救,可谓是两全其美。

    那落枫听到林冰言的话顿时决心更甚了,一个在内族有着一个阁楼的嫡系子弟,就算下人过的都比他们好。他是说死也要把自家弟弟送到眼前这两位的手上。

    “为何我以前从未见过,连听都没有过?”林湖瑶颇为好奇的问着,他不光是在问着旁边的林冰言,他也在自问着,他刚刚搜寻了以往的记忆,却也从未发现有着这么一个后山。

    “以前啊,春娘害怕你去后山采药伤着了,所以从未告诉你,你当然你就无从知晓了。至于你没听说过,那更不用说了,你以前住的那地方还真没几个人敢去。你说没人的地方,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说什么。”林冰言笑着说道。

    林湖瑶听完想想也是,小时候是天才,肯定不用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就算当初那三年的寸步未进,他已经无脸见人了,春娘那么的疼爱他,若是告诉了他这一个地方。那凭借这那个林湖瑶的性格,十有**会去的,既然是这样,那春娘也是一直都瞒着他。后来他重生了过来,那也是骤然崛起,更是不用知道这么一个地方。而现在,层次不一样了,当然了解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那这所谓的后山在何处呢?”林湖瑶又是问了一句。当他听到那落枫说后山有着灵药,他就有了一点心思想去后山采药,毕竟他还是需要相当一部分灵药来练手的。

    “后山就在林家岛的最难免,大概占据了林家岛的四分之一。不过我说弟弟,采药你可是不能去。你都什么等级,还要去干那些事,若是却灵草找家族要。我想家族肯定会给你的。”林冰言一语道破了林湖瑶心中的想法。

    “真是知我者,冰雪姐也。呵呵…”林湖瑶尴尬的笑了两声。不过笑的同时,内心还在澎湃着,这林家岛相当于第一世澳洲那么大,那么四分之一得多大,这就不言而喻了。占据这么大的地方后山,他都不知道。想到这,他也是挺郁闷的。

    而旁边的那落枫也是心思敏捷之辈,从林冰言话语里他就猜测出了眼前这个公子的不简单,去后山都无所顾忌,还需要专门叮嘱,后山的一级印兽都不是他能对付的,而眼前这公子竟然可以随意。不过他倒是并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是林湖瑶,毕竟林湖瑶名气大,形容的也多了,他根本没想到林湖瑶会这么年轻。

    “小姐,公子,到了。眼前就是小人与小人的弟弟生活的地方。”走着走着,他们便已经到了目的地。

    眼前,一幢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小的很,约有着两三个平米那么大。除了这么一个茅草屋,四周也没有任何人居住。门口连一个栅栏都没有,林冰言看到眼前这一幕脸色骤然变了。她从未来过如此破烂的地方,没想到她林家也有这样的地方。

    “小姐,公子对不起,让你们屈尊于我这破窝。”落枫清楚的看到了林冰言眼里的变色,他以为林冰言这小姐是厌恶这里的环境。连忙道歉了起来。

    林湖瑶林冰言二人并未理会那落枫,缓缓的走进了茅草屋。内部只放了一张床,床也是随意用砖头砌成的,破破烂烂,床上躺着一个约有着十一二岁的孩子,正双眼闭着躺在那里。屋子角落放了一口锅,却是他们吃饭用的,里面还残留着他们早晨剩下的烂菜叶。看不出的凄惨。

    “弟弟,你没事吧?哥哥终于把祛毒丹给拿了回来。快,服下!”一进门,落枫便是跑到了床头,拿了一碗开水便要喂那孩子吃药。

    “哥…哥…你把什么…给卖了…那…落文竟然会…给你…祛毒丹…”那孩子缓缓睁开双眼,沉重的双眼仿似睁不开一般,他看到自己哥哥拿着的祛毒丹,也不服下,便是有气无力的问道。

    “哥哥什么也没卖,是眼前这位公子和这位小姐替我买下的。你快吃吧!”落枫仿似是急了,慌忙说道。

    那孩子扭过头看了看林湖瑶和林冰言,微微的笑了一下,也是把那祛毒丹给吞服了。过了一会,仍然没有起色。

    “这是怎么回事?弟弟,你到底怎么了?”看着自己的弟弟服下祛毒丹依旧没有丝毫的起色,落枫顿时慌了。

    “中毒时间过长,毒已经攻入了他的心脏。罢了罢了,今天就是为了他才来的。起来吧,我医好他!”林冰言淡淡的对着那落枫说道。

    林冰言一听顿时明白了林湖瑶先前要来到这里原来是因为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她也纳闷了,虽然林湖瑶跟她一起来的,她却是不知道林湖瑶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落枫一看林湖瑶意欲治疗弟弟,也是赶紧让开了。而后听到眼前这个公子来的原因是自家弟弟,不禁也开始疑惑了。不过疑惑中更多的是欣喜。如果林湖瑶是为了他弟弟而来,那他一会恳求林湖瑶收了他弟弟也简单了一些。

    落枫让开,林湖瑶轻身坐在了破床上,双手放在那那孩子的心脏之处,丹田之火汩汩流出,顺着林湖瑶的手掌流进了那孩子的身体里。而那孩子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发热,皮肤微微的泛红,一丝丝黑色的液体从那孩子的身上流了出来,而后蒸发了。却是毒素无疑,已经被林湖瑶给处理掉了。散发在空气里的也是经过林湖瑶处理后的毒素。

    “啪啪…好了,毒素已经处理掉了,这孩子也已经彻底的没事儿了。他本来就是清醒的,现在也是醒的。醒过来吧!”林湖瑶拍了拍手对着那躺在床上的孩子说道。他刚刚已经用精神力探测过了,眼前的孩子一切都好。

    “谢谢恩公!谢谢恩公!你就是我兄弟俩的再生父母!”眼见躺在床上的孩子渐渐的睁开了眼睛,那落枫骤然朝着林湖瑶跪了下来。

    可那落枫正准备跪下的时候却也怎么都没有跪下来,却是林湖瑶运用印之力完成的,他并不想看着人老是跪着,不太符合他的性格。

    而躺在床上的孩子这个时候也是睁开了眼睛,落枫跪不下去,又见弟弟已经清醒。旋即,也是扶着自家的弟弟说道“快拜谢,这就是把你从鬼门关拉出来的恩公大人!”

    “不用,其实我来只有一个目的。”林湖瑶淡淡的说着。

    在座所有人一听林湖瑶的话,顿时疑惑了,纷纷颇带疑惑的看着林湖瑶。

    “我来是为了收他为记名弟子的!”林湖瑶看着那躺在床上的孩子淡淡的说道。

    “我来是为了收他为记名弟子的!”

    林湖瑶眼神扫过众人,最后落在那床上孩子的身上。淡淡的语气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果然如此,羽儿弟弟来此果然是有所目的。只是不知他为何会收这个孩子为徒。”林冰言此事也是盯着那床上的孩子看个不停,心中充满了疑问。虽然林湖瑶刚刚说了是为了这孩子来的,但她始终没有想到他会收徒。家族资质测试这么多资质优秀的他不要,却偏偏要这个,她根本看不出来这个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

    “什…什…么…?”落枫心里充满了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惊喜,他本来就想把弟弟硬塞给眼前两人当下人,现在可以成为他的弟子,这待遇比下人好多了。

    “你同意不同意?同意就走,不同意我走!”林湖瑶依旧淡淡的说着,但这语气中充满了肯定,他并非是一个喜欢强求别人的人,若是对方不同意,他绝对掉头就走,哪怕一丝一毫他都不会停留。就算是为了那孩子而来,但凭借着他的修炼天赋,收不收徒都一样。

    “我…只想问你一下,若是我跟你走了。那我哥哥怎么办?”那孩子睁大眼睛,颇为疑惑的看着林湖瑶,怯生生的说着。说完,眼神中有着意思的挣扎。他也看出林湖瑶并非是普通人,若是他走了,那他的哥哥就要被留下。他在挣扎要不要走,毕竟机会只有一次,这孩子虽然小,但自小没了父母,也是懂得这个道理。

    “天儿,你跟着这位公子走吧!哥哥没事,哥哥可以坚持下来。”落枫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神颇为的坚定,他也知道一旦弟弟错过了这次机会,那便再也没有了。以后他们的日子也会回到从前,他没有什么,可他的弟弟只有十二岁。

    “哥哥,你…不,天儿留下来陪你,再苦再累都不怕!哥哥不要丢下我!”看着眼前疼爱自己的哥哥,那少年落天实在不愿意走,他已经猜到,或许走了,就很难再见面。

    “公子,多谢你救了我。就算是我做牛做马都无法报答你。对不起我无法当你的弟子!我不能丢下我哥哥!”那少年落天扭过头来,对着林湖瑶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的眼神极其的坚定,他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不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