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狂妃爬墙:王爷出绝招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苦恼

第170章 :苦恼


    春娘的一通话,把正在沉思之中的林湖瑶给惊醒了,他看着两个恳求中脸上又带了一丝狡黠的两个徒弟,林湖瑶却缓缓开口了“既然春娘替你们求情了,那我这个做师傅的也就让你们一马吧。记得不要到处跑,落枫你作为哥哥要照顾弟弟哦!去吧!”说完,林湖瑶朝着两人挥挥手。其实他的心里在这个时候却在疑惑着另外一件事,落枫落天的脸上怎么可能有着狡黠,他们两个是极为的老实,而且相当尊重林湖瑶,狡黠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们的脸上。

    “师尊大人万岁!师尊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弟的!”说完,落枫便搂着落天,他脸上极为的高兴,高兴中还有着意思的得意,仿佛小孩子为了要大人一件东西,而设计的计划,而最终奸计得逞一般。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脱得了林湖瑶的眼神,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切,这得意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落枫的脸上。虽然他是一个孩子,但体验了人情冷暖的他,脸上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情况。虽然林湖瑶很希望他像一个孩子一样,但终究是经历过事情的人,做事根本不如林湖瑶想要他怎样他就怎样,这也是林湖瑶苦恼的。如今骤然出现在了落枫的身上,林湖瑶怎能不疑惑。这一切似乎又透露出一股子神秘。他总是觉得这不是真的,可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他现在极为的矛盾。

    “你们两个啊,这一次我帮你们求情,下一次,我可不会帮你们求情啦!感觉你去玩儿吧!”而旁边的春娘看着这一切极为的享受,仿佛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一般。

    “谢谢祖爷爷!我们知道祖爷爷对天儿和枫儿最好了!”而落枫仿佛也非常识眼色的向着春娘道谢,落天也跟着哥哥一般的道谢了一番。

    “去吧!记得不要到处惹祸!”林湖瑶装出笑着的模样对着那两个娃娃说着,他到现在心里还在怀疑着眼前的一切不是真的,却又是真的。

    “谢谢师尊大人!万岁!耶耶!”落枫极为兴奋的呐喊着,而旁边的落天也跟着自家的弟弟呐喊着,仿佛林湖瑶以前很亏待他们一样。而旁边的林湖瑶却纳闷了,‘万岁’这个词汇根本就不应该从落枫这比较稳重的孩子口中发出来。虽然,这是他以前想要的,但落枫这孩子从小惨遭双亲去逝,他的心性颇为的成熟。根本不应该作如此不成熟的表现,若是落天还说的过去,落枫就一丝可能性就没有。

    说完,那落枫就拖着落天,两人大步的朝着大门的方向奔着,好似被关了很久的一般。而春娘看着远去的两个孩子在那里笑着,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春娘,我们去那边坐着吧!而且,我脑子里似乎少了些什么东西,我需要问下你老人家!”林湖瑶轻轻抬起左手指向了院子里的一个石板凳,他有些疑惑的说着。

    “好!羽儿想问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问题,我肯定会告诉你的。”春娘并未有所隐瞒,而且,他本身对林湖瑶就很好。隐瞒倒是没有什么必要,林湖瑶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告诉了春娘,他也最放心春娘。

    “春娘,我的记忆为何停留在跟四爷爷他们度过遗迹的时候。剩下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忘记了,仿佛脑海里从来没有过,我努力的搜寻着,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是怎么回事啊?而那一段时间内,我又怎么搞的?我是怎么回来的呢?而且,我一清醒就在这里了?”林湖瑶现在脑海中全是疑问,他深深的皱着眉头。

    “你说这个啊?我们林家被宋家偷袭了,因为你的强大,宋家率先就是偷袭你,他们用了一种超级猛烈的药物,你被他们弄晕了。所以,你也记不住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而四爷爷为了救下你也是身受重伤,落一他们死的死伤的伤。但终究还是救下了你。幸亏救下了你,要不然,春娘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这里,春娘开始哭了起来,仿佛真的非常的伤心一般。林湖瑶心里也颇为的感动,春娘对他的心他是知道的。从刚刚重生在这个世界,他便知道了春娘是比他父母对他还好的人。

    可在林湖瑶感动的同时,心里更加的疑惑了。他是知道他自己的身体的,他修炼了《炎焱决》,一般的药物根本就弄不晕他,就算能弄晕他的也不是绿英界的一个小小的家族。更何况,那遗迹非常的艰险,就算是宋家为了财富而伤害他们林家的人。但他们若是没有林湖瑶也会死掉的。接下来的路程没了林湖瑶,他们根本就走不下去。他更为的疑惑了,无论从什么观点讨论,宋家都没有必要杀他们林家的人。这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

    “羽儿,你在想什么呢?”春娘看着沉思中的林湖瑶,也是打断道。

    “哦,没什么。四爷爷怎么样了,还有落一他们,我给他们有一些杀手锏啊,根本就不可能打不过宋家的人啊?”林湖瑶反问着,他送给四爷爷和落一等人每个人两枚阴雷,他可是知道那阴雷的威力。有了阴雷,宋家人跟本就奈何不了林家人。就算没有林湖瑶,他们也会顺利过关的。

    “你四爷爷他现在正在家族抢救。杀手锏?什么杀手锏?”春娘反问着林湖瑶,那表情根本就不像是装出来的。林湖瑶就纳闷了,他明明给四爷爷杀手锏了,若是他们有,就算会败,但也不至于这样不说出来吧。而且,家族高层都知道他可以炼制阴雷。他更加的疑惑这个地方,这个虽然很像是他的家,但却不是他家的一个地方。他皱着眉头,似乎已经猜测出了什么。但他终究是狠不下心来,而且,他也不太确定他的猜测。

    “阴雷啊?我给他们没人两枚阴雷。对了,我回来怎么没有简单冰雪姐。”林湖瑶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假,但又那么的真。他突然间想到了他的冰雪姐,林冰言什么人他可是知道。他被别人击晕了,林冰言不可能不来看望他,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羽儿弟弟,你怎么了,刚刚听说你被那宋家的人给弄晕了。这是真的吗?你没事吧?”却是林冰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湖瑶的视野内,一阵急切的问候着。然后看着林湖瑶,生怕他出现什么事。

    林湖瑶看着这一切,他说林冰言,那林冰言就骤然出现,要说这巧合,但也太巧了一点吧。他更加的动摇了。但他还要测试测试,没有完全的肯定,他绝对不会狠下心来的。

    “没事,让冰雪姐担心了!四爷爷怎么样啊现在?”林湖瑶反问着,但语气却没有先前的亲昵了。这个林冰言让他感觉极为的陌生。仿佛是假的一般,但容貌动作却又极为的相像。

    “爷爷现在在家族抢救,应该没什么大碍。主要是你啊。你没什么事吧?”林冰言一阵亲昵的问候着林湖瑶,可在林湖瑶眼中是那么的假,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一般。这种场景只在他的想象中出现过,真实的林冰言比这大大咧咧多了。

    “春娘,冰雪姐。我来自哪里?”这个问题是他早就想问的,但一直不肯定,这个问题一问出来,那他也就知道他想要的答案了。他的表情极为的严肃,看着春娘和林冰言。他在等待着答案,然后便进行他不忍心也要做的事情。

    “羽儿弟弟,问这个问题很奇怪。你不是来自神界吗?”林冰言很是不以为意,他疑惑的看着林湖瑶,仿佛她早就知道一般。

    “是啊,羽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是来自神界的。这还是你告诉我们的。”春娘也看着林湖瑶颇为的疑惑,仿佛真的是林湖瑶告诉他们一般。

    “早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假的了,可一直都不忍心伤害你们。我在内心中还在坚信着你们是真的!可你们真实的过头了,太做作了一些。其实这个问题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来自神界的!也不知道我是重生的!但你们却知道,这是你们逼我的!”林湖瑶眼神盯着眼前的两个假的春娘和林冰言,他淡淡的语气极为的悲伤,但却又不容置疑。

    “羽儿弟弟,你在说什么啊?”那假的林冰言还在掩饰着什么。

    “羽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那个假的春娘的脸色有些慌张的说着。

    林湖瑶根本就没有理他们,双手骤然拿出羽落,流星火雨骤然爆射而出,而那假的春娘和林冰言也在流星火雨下化成了泡影。林湖瑶看着他们凄惨的眼神,他的心中有点难过,虽然这不是真的,但终究还是留下了一点阴影。他义无反顾的把它们都杀了。

    而他们死后,眼前的场景也换了一个,他出现在了一块大石头的旁边,这大石头极为的雪白,仿佛就是雪花铸成的一般。而那雪白的石头也在刹那又换了一个颜色,变成了妖艳的紫色。就这样隔着一段时间换一个颜色。总共有着七种颜色的来回变换着。

    “原来是幻石,而且是七级的幻石。若非你们不知道我是重生的,就算是我怕也会一直沉沦在幻石幻阵的世界里!”林湖瑶看着眼前的石头,他喃喃的自语着。

    眼前这块石头就是幻石,专门制造环境的石头,幻石有份等级,多少种颜色就是多少级,而眼前的就是七级的幻石,是布阵的材料之一。也是极为的稀少。

    “既然让我碰到了,那我也便收了吧。这大阵也该破了!”林湖瑶看着幻石叹了叹气说着。

    骤然,他的左手多了一个小鼎,一阵印决拍下,小鼎飞出,那幻石也进入了小鼎中。

    四象鼎收取那幻石后,林湖瑶一会艘,那四象鼎便急速的缩小回到了林湖瑶的丹田之内。

    而众人的脸上还浮现着形象各异表情,有的悲伤,有的难过,有的开心,有的甚至哭了。看着眼前表情各异的众人,林湖瑶便知道,他们都被幻象给迷惑了。或许他们经历了自己想象中的一些事吧。

    但却都是想象中的,因为幻象只是根据你脑海中的想法来设定的,就如他看到的两个弟子,他一直希望两个弟子活泼一些,而在幻象中却呈现出来了。这也是林湖瑶一开始便发现的原因。更主要的原因便是他来自的地方。可这他也不会给别人说。

    “羽儿,你没事吧?”四爷爷刚一睁开眼,便急冲冲的冲到了林湖瑶的旁边,他抓起林湖瑶看来看去,语气中也颇为的急切。仿似林湖瑶有什么事情一般。

    “我能有什么事呢?我好好的。”林湖瑶看着四爷爷,颇为感动的说着,四爷爷一清醒便说着,那便是说明他在幻象中看到了林湖瑶出事时候的场景,这也说明了林湖瑶在四爷爷心目中的地位。只有印象深刻的人才能在自己心中留下痕迹从而给予幻石制造幻象的机会。

    “我刚才看到你出事,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若是又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要替你去死!”四爷爷这菜确定眼前的林湖瑶没有什么状况发生。不过他话语总却带着极度的坚决。好似若是发生了,那他便一定会那样做一样。

    “四爷爷,刚刚我们是中了幻象,而这幻象直达本心。心中想着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眼前便会呈现出什么事情。而且非常逼真,若是不仔细发现你根本发现不了。而且,这幻象还可以看透你的心,让你就算是相信是假的也不太确定。除非把眼前的人全部灭掉方可破掉环境,若非那样,幻象不破,你会一辈子耗在幻象内。”林湖瑶淡淡的把关于幻象的事情给解释了一遍,他倒是并未说幻石。毕竟那幻石他要独吞下的,一旦说了,旁边宋家的人听到就不好了。入了他手里的东西怎能易于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