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全本经典架空 > 城市上空的鸡鸣 > 《城市上空的鸡鸣》城市上空的鸡鸣 大年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大年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为应酬生意,原打算晚两天再动身回老家过年的我,被一场突入其来的雪灾,困在了异地他乡的绿城。

    除夕夜,独守店铺的我,把音响开到了最大,但仍然找不回失落的心情。我害怕寂寞,更害怕看中央台的迎春晚会。我担心那种其乐融融的快乐,会碰破我思念亲人的泪泉,打开液化气,煮好从超市买回的一袋思念冻饺,胡乱扒拉了几口,便孤身一人走上了街头。

    华灯闪烁的大街上,没了车流飞泄,没了人山人海,少了喧闹,少了震撼。所有的门店都关门打烊了,除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高高悬挂的一串串大小不一的大红灯笼外,再没有可看的风景。

    百无聊懒独自彷徨时,我突然发现寒风阵阵的街口,竟站立着一个披着红色风衣的少妇。

    半个小时过去了,少妇依然一动不动。怎么看她也不象是赏风景的人,莫非有想不开的心事不成?

    我走近了少妇。少妇大约二十二、三的样子,个头足有一米七零,亭亭玉立,长发披肩,忧郁的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大街的尽头若有所思。

    “你好!新年快乐!”我的自做多情换来了少妇冷眼一瞟。我不为所动,“大年夜咋独自站在街头喝西北风?还不快回家去与家人团聚啊!”

    少妇终于说话了,声音里满是失意:“老公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害怕孤独……”

    “哦……”我意识到情况不妙,转身欲走。

    “老板,别走,陪我说说话好么?”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对不起,我我我,还有事呢!”

    “骗人,我见你也在这儿站好久了,大年夜遇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可真是缘分呢!”

    我闻言大惊,早听说绿城城乡结合部专有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妖冶女子,专门勾引招蜂引蝶的男人,男人上勾后,跟着女人进了出租屋,几个凶神恶煞的青壮男子便从天而降,将欲偷腥的馋嘴男人团团围住,一通老拳侍侯后,钱财被洗劫一空……

    我瞪了少妇一眼,没好气地说:“造孽啊,可惜了你这张漂亮脸蛋,好好的一个女子,做什么不好,偏要干这种事,大过年的,还不收手啊?”

    “你你你,你这人咋这样啊?”少妇急赤白脸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哼!”

    “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一边嘟哝,一边准备离开。

    “站住,你站住!”少妇突然一把扯住了我。

    “干什么?干什么?”我恼怒地扯回了被少妇紧抓的胳膊。

    少妇说,老板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你问我为什么不回家与家人团聚?唉,我告诉你吧。我和我老公是大学同窗,我们是去年国庆才结的婚,我老公是郑州人,我是长沙人,我们都在南宁工作。我俩都是独生子女,回家过年,成了我们的两难选择,原本计划把双方父母接来一起过年,多热闹啊,也不偏着谁向着谁,可老人们都不答应,他们说没这个理,新婚嘛,就该回父母家里去,哪有父母年轻轻的就要往儿女家里跑?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也真不好办。刚才,刚才,对不起了!”我面红耳赤,为自己的那些混帐猜想无地自容。

    少妇也不看我,仍在自言自语地倾诉,父母们不愿来,我们就得回去过年,可先去谁家好?除夕在谁家守岁?我妈说,反正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个孩子,你们觉得该去谁家就去谁家吧。他妈妈说,按理应回婆家过年,不过,现在都是一个孩子,你们看着办吧。这些话听着挺客气,想着却蛮不是滋味。不管回谁家,都会有一家父母孤独地过除夕,真是难死我们了。

    少妇说,谢天谢地,感谢这场突入其来的大雪,汽车、火车都停开了,飞机也飞不成了。我们再不为回家过年发愁了,我老公是交警,从小年开始,一直都在救灾前线,刚才打电话说,让我不要等他了,可我就是担心他……

    看着一双热泪挂在白皙脸颊上的少妇,我肃然起敬,朝少妇深鞠一躬:“谢谢!谢谢!新年快乐!”话音未落,不远处一束礼花弹当空炸响,五彩缤纷的烟花把夜空装扮得更加艳丽了。我们情不自禁一起抬头去看,并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由衷的赞叹:“真是太美了!简直棒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