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邪医狂妻 > 正文 双邪番外4:男风

正文 双邪番外4:男风


    依着帝千邪的意思,此行便该只有他与凤无邪二人。

    魂术师与契约魂兽与魂器之间,随着羁绊的加深,其实最终是可以实现不依靠魂印,也能随时召唤的。

    凤无邪与小白、剑灵们之间的羁绊已经许多年,它们如今也已渐渐脱离了凤无邪的魂印,平日里都是自由之身。

    小白所幻化人形终于可以把龙角藏起来了,除了偶尔冒充人类吃喝玩乐外,他还经常偷溜去梦墟界找他的寂雪哥哥,帮忙照看梦墟界那些孤魂的梦境。

    几个剑灵们都神出鬼没,经常一连好几日不见,它们从被铸造出来之后,便一直被封印沉睡着,如今使命完成了,自然应当畅游人间一番。

    赤炎时不时会回到帝灵教,只不过他每次都会带回个貌美的姑娘……

    几年来,这个剑灵靠着自己那张帅到吃饭都会被老板免费赠送一碗面的俊脸,拐带了好些个姑娘,姑娘们换来换去,他倒是逍遥得很。

    至于鸦杀,那就更是行踪莫测了,这位死神与凤无邪之间到最后也没有结下什么强制性的契约,他来去如风,几个月也不一定能见上一回,仅靠一支鸦羽,如有需要,便可唤之。

    ……同伴们现如今都算是活得十分肆意了。

    只是,一旦凤无邪有所召唤,即使远隔千万里,它们也能瞬间而至。

    因此,当帝千邪提出,二人独去的时候,凤无邪想也没想,便理所当然地同意了。

    二人交代好了教内事务,便离开了帝灵教。

    既然易容了,凤无邪便索性扮演起了翩翩贵公子,从上到下都换了一身行头。

    帝千邪瞧着凤无邪此刻的模样——

    只见那人白衣长袍,手执纸扇,束发簪玉,一派英姿风华,像是落入人间的皎月,少年气十足。

    凤无邪第一次穿男装,新鲜得很,拿着纸扇掩面一笑,叫着帝千邪的化名:

    “慕无公子,你瞧我这身装扮,是不是英气逼人?你心中可欢喜呀?”

    帝千邪淡淡地别过了眼睛,不说话。

    他的无邪,自是无论女装还是男装,都是绝艳天纵的好容色。

    他心中必然欢喜,这还用说吗?

    凤无邪见他不语,只当帝大教主是又傲娇了,便撅噘嘴,罢了,不说拉倒,她还得去追云醉和长思呐。

    于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

    “小白和血雕都没跟着我们一起走,我们的坐骑如何解决?御空术吗?”

    帝千邪无奈道:“又犯傻了,果真是如你所言,一孕傻三年吗?可孩子们都已经五岁了,怎么你还傻傻的呢?”

    凤无邪一脸莫名:“诶?我说错什么了吗?”

    “若我们真的乘着小白或者血雕,那易容的意义又何在?云醉他们岂不是一看到小白,便都知道是你我了?”

    帝千邪提醒道。

    凤无邪一拍脑门:

    “对哦,看来还是用魂器,御物而飞更保险一些。”

    “嗯,云醉他们此行历练的第一步,是寻找魂兽界的入口——万兽之门。那扇门的位置虽然时常变幻,隐匿非常,鲜少被世人所知,但苍离已经找到了,也告诉云醉他们,在帝灵大陆南方的一个小国,名叫南蝶国。”

    “你的意思是,我们先去南蝶国,等着他们?”

    帝千邪颔首:

    “嗯,暗卫传讯,小家伙们走得比较慢,大概七日之后才抵达南蝶国,而我们只需半日便可至,不如你我先去,当是帮他们探路。”

    凤无邪点头附和:“好啊。”

    还是他想得周到。

    凤无邪暗暗决定,此行的一切就都交给帝大教主安排就好了。

    于是,半日之后,两人便已经到了南蝶国。

    这是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地处帝灵大陆的最南部,四季温暖如春,彩云如画,鸟语花香蝶舞纷飞,十分美好。

    小国之内,魂术资源有限,所以近好几十年来,这里都并没有出过什么高境界的魂术师。

    在此地,能修到黄极之境,便已经算是难得的高手了,宇凡以上,更是举国难寻。

    但此国有一点,闻名天下——那就是祭月蝶的存在。

    祭月蝶是一种有治愈之力的灵蝶,长得十分漂亮,天下之大,它们只生存在这个南部边陲小国,许多药师,都会为了想要亲眼目睹祭月蝶的真容,不远万里跋涉而至。

    也因如此,整个国家都以蝶来命名。

    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对祭月蝶存在着向往敬畏之心,每隔三年,便有一次为期十日的祈愿风俗,被称为——“祈蝶节”。

    双邪二人所到的地方,正是南蝶国的都城——梦都。

    再有两日,便是当地的祈蝶节了。

    梦都地方不大,酒楼与客栈确是不少,帝千邪照例挑了一处最贵最好的,走进去见了掌柜便要扔出几个上等的交易灵石,准备包下整个店。

    凤无邪在他开口之前连忙信手一拦,低声道:“说好的隐藏身份,你这样直接包店,很容易引起注意的。”

    帝千邪捏了捏手中的灵石,双唇紧抿,盯了盯这店内来来往往的闲杂人等,吐出一个字:“乱。”

    冷淡之中,还带了一点嫌弃。

    凤无邪歪头,唉,帝大教主对房子还是这样挑剔啊,总不是又要让她去代替墨荣,就地造房吧?

    好在,帝千邪没提这桩。

    他只是不甘不愿地道了一句:“祈蝶节到了,夜间多是饮酒作乐不眠不休之徒,这么多人在此,我怎么……睡觉?”

    其实,在“我怎么……睡觉”之间,帝大教主嘴上没说,心里却还小声逼逼了一个词:和你。

    只不过,若是他本来的面容,自是会让人退避三舍,可现在……

    凤无邪看着这位“慕无公子”,只觉得他语带嫌弃的时候,眉头微皱,分明是疏冷不满的表情,却又带了一抹类似委屈的味道,仿佛不让他包下这家店,他晚上便真的要失眠了似的。

    她一个没绷住,便一手揽着他的胳膊,一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抚:

    “好啦,慕无公子,你可别再瘪嘴了,睡不着的话我哄你好不好?”

    帝千邪被当做小孩子一样哄着,脸色更不爽了:“哼。”

    自双邪二人自从进店开始,诸多人的目光便已经投了过来,不为别的,只因在旁人眼中,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世所罕见,这样并肩而行,已是引人注目,偏偏,他们还举止亲昵,说似友人,却又仿佛不是单纯的友人……怎么更像是……一对儿?

    人们倒是都听说过,这世间并非必须男女之合才天经地义,若是两情相投,又能提升修炼的境界,就算是魂术师与器灵双宿双修,也是有的。

    所以,天下之大,自然也有好男风之人,只不过少见罢了。

    且就算是好男风之人,一般也都是大门大派或是大家族的公子们才有此癖好,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儿,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明目张胆,碍于世俗,他们多多少少也是避讳着的。

    怎么眼前这对……如此肆意而为?连胳膊都揽上了……

    凤无邪安抚完了帝千邪,这才注意到了旁人的目光,想起自己此时正是男装的模样,便赶紧松了手,拿出纸扇,佯装一脸淡然无辜:“掌柜,劳烦给我们开间上房。”

    说着,递上了一枚上上品的交易灵石。

    帝千邪垂眸,盯了一会儿凤无邪放开自己的手,再抬起脸时,不大开心。

    那掌柜见到灵石,立时便看直了眼,南蝶国小,国人交易一般都是用中下等的灵石,便是偶尔有外来人住店,能给出一两枚高品的灵石就算很有钱了,像这种上上品……多少国人,一辈子都没见到过。

    掌柜捧着灵石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凤无邪见状也是无奈,他们手中并没有低品灵石,给云醉他们备的也是这种上上品,这掌柜的反应倒是提醒了她……所谓出行在外,不能露富,云醉他们三个小孩子,带着一堆上上品灵石与人交易的话……不会被贼给盯上吧?

    她这个做娘亲的又疏忽了。

    那掌柜的把灵石当成宝贝古董一般,小心地收好了。

    “好嘞,必给二人备上最好的房间,那个……”

    掌柜打量了二人一番,又问:

    “二位同住一间房吗?我们可以再多给二位准备一间的。”

    凤无邪想了想,道:“也好,那就再备一间吧。”

    毕竟她是男装,与帝千邪一起,两个男人同住同出还是太惹眼了,既然做戏就做全面,要不然以云醉那小家伙的智商之高,可是不好蒙骗过去。

    哪知,帝千邪却是定定地对掌柜道:“一间房足矣!”

    掌柜立刻解释:“客官不要误会,另一间房不另收钱,我们免费提供的!”

    毕竟这可是上上品灵石啊,就算让他好吃好喝地伺候这两个主一整年都没问题。

    帝千邪的那声音冷得,似乎都带冰碴了:“别废话,一间房!”

    像是在坚守着最后的什么底线一样。

    敢给他开两间房?

    信不信他瞬间让这家酒楼的砖砖瓦瓦都化成飞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