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古代言情 > 妻荣夫贵 > 第二卷 商道 第一百零七章 众知

第二卷 商道 第一百零七章 众知


    张元安这才恍然过来,微微笑道:“原来你是那时的娘子.......恕张某失礼了。”

    金潘悄声道:“看来这二人是相识的,早就说这季月明醉翁之意不在酒,本猜这意指谁,现在算是明了了原是这中州长史的嫡孙张元安。”

    金潘虽说的是实话,可是言里言外总拈着酸意,沈荣妍自然知晓她心中如何作想,便是自己也眼馋这张元安的世家,且张元安长相清朗俊秀,其老师还是尚书省任太子少傅的徐昪,日后拜相大有机会,谁能做他的夫人可不是一步青云?眼红之时,却又回想起娘亲所托信中所言,继而暗了几分目光转笑道:“醉翁之意不在酒确是真,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亦是真。”

    金潘道:“姐姐这话何意?”

    沈荣妍嗤笑一声只道:“你暂且看着吧。”

    那边张元安与季月明你一言我一句在外人看来倒是交谈得十分起兴,然而张元安实则内心实属焦灼,他过来是想找锦姐儿的,但是此下季月明拉着自己攀谈倒是不好回绝她,且在场女子众多不好张望,如此倒真是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惜宣至二楼看见此状,愤愤道:“这张公子既然心系小姐何故与季大小姐相谈甚欢?”

    沈荣锦倒无所觉,自己已然想好在父亲出事前觉不另想婚配,故而只得愧对张元安的一番情意,既然如此,若季大小姐真对张元安暗生情愫,那何不顺水推舟?

    如此想着,沈荣锦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季大小姐的家世与张公子的相当,且二人又是旧识,现下如此相谈甚欢,倒是一桩好婚事。”

    惜宣知道自家主子就是那种脾性认定了的事,谁劝都拉不回来故而作息,只在心中祈祷冯妈妈别与樊老太太说太多不符实的话,不然真正是覆水难收。

    此刻楼下的季月明方方反应过来因自己缘由一直拉着张公子攀谈,却不请他落座实在失礼,只道:“是月明失礼了,竟让张公子在此处站立许久。”

    张元安松落一口气,笑道:“多谢季大小姐。”

    如此一干人才陆陆续续于后院刺绣教琴之地坐了下来,之后便有一干婢女上来端茶倒水,微风和蔼带着温热的茶水抚在众人面上,张元安定睛一看,“正山小种,看这茶汤之色,茶香之浓,因是采用松针熏制而成的。”

    季月明道:“没想张公子还有研茶之道。”

    张元安略窘态地道:“不过是沈老爷会一些,而我与他有过几次攀谈便略懂一些,但若是论及茶道,莫说沈老爷,便是他家府上下人也比不上。”

    “张公子未免太谦虚了,竟将自己与沈家的下人作比,再怎么也和那为沈老爷心头爱女作作比较不是?不过我听旁人说那沈荣锦茶道颇深,不过就是从未得见过。”

    顾玄琪一番嘲讽砸下来,当下便有几人面色不太好看,首当其冲的便是张元安,“顾公子还请谨言,锦姐儿身为女子本就不宜抛头露面,又如何能在大众面前展现茶艺?”

    季月明也道:“顾公子此话未免太过了,张公子知识敬仰沈老爷茶道精湛罢了。”

    顾玄琪混迹花楼又常年养着瘦马如何看不出这季月明的小心思,自己家世不能和季家相比,犯不着去触碰季大小姐的心头爱,如此想着便冷哼一下也不再作罢了。

    可旁人并不想放过,张元安见顾玄琪已然挑了个话头,心想何不顺水推舟一番,如此倒能寻得锦姐儿的踪迹,便道:“我与顾公子有过同窗之谊,今日顾公子出言不逊,那张某便代顾公子向锦姐儿请罪。”

    顾玄琪冷嗤道:“张公子自诩正直,这心思也是暗藏龌龊。”

    季月明忍不住起身道:“顾公子,此次邀请来本是料你与张公子好歹同窗,兴许会是久别重逢,没想顾公子再三刁难张公子,恕月明不能再请留顾公子了。”说罢福礼,直意请顾玄琪离开。

    顾玄琪倒是不恼,起身在张元安与季月明二人看了一看,然后对张元安道:“你此次来的倒是不巧,道歉也没个对象,这沈荣锦今日没来。”说罢看了一眼季月明,见她面色千变万化终是白了一瞬便大声笑道:“落花有意顺水流,可叹流水无情不恋花。”

    顾玄琪朗声着此话携陈子允离去,留下一众人等死般的寂静。

    袁青青心道这下糟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季月明欢喜张公子,而这张公子眼里只有那沈荣锦,如今被这顾玄琪兀自点明出来,先不说这季月明伤不伤心的事,便是这脸面也挂不住!这沈荣锦怎么不在也生这么多事?这样想着却还是劝慰季月明,“这怪不得顾家将顾玄琪禁足,出去读书几年却是半点圣贤礼仪没学到。”

    偏偏这时沈荣妍出来道:“张公子。”

    张元安常年深居,不谙常事,只觉在场气氛不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仍是一心挂着沈荣锦,此刻看见沈荣锦的妹妹出现在眼前,自然双眸一亮道:“敢问......方才顾公子所言是何意?今日锦姐儿未来?”

    沈荣妍抚摸头上的妇人髻,然后一笑道:“张公子称呼我为蒋夫人即可,至于你问的.......实乃不巧,因长姊身体抱恙故而让我替她过来赴约。”

    “锦姐儿生病了?”张元安声音突然拔高,感觉不妥才对众人施礼表示歉意,后追问沈荣妍道:“可严重?”

    沈荣妍奇怪地看他一眼,但仍是撑着笑意道:“张公子不是寓客沈家,怎会不知我长姊病情?”

    张元安面露尴尬,只道:“自古男女三岁不同席,我虽与锦姐儿同处一屋檐下,但并不得照面。”

    袁青青一直注意这季月明的脸色,方才还好只是有点白,现在是整块脸都黑了,心里只叫沈荣妍不要再说话了,然而未等沈荣妍自觉闭嘴,季月明开口道:“张公子既是为了沈小姐而来,沈小姐不在场,那张公子亦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了。”

    季月明出身极好,从小被众星捧月惯了,自有一身傲气,当然不会委身求张元安另改心意,此番赶走张元安无非是给自己留有一点脸面,可是这般作为怕是彻底决绝了与张元安的情分。

    张元安自以为许是因自己别有用心让在座之人不齿,故而作揖道歉道:“此番是张某的不是,还请各位见谅。”说罢匆匆退去,看样子是着急回去见沈荣锦。

    然而落入季月明眼里不就是直接拒绝自己的意思,如此想着,腿一软,强撑着旁边的茶兀不倒。

    袁青青赶忙抚着季月明坐下,一边嚷嚷道:“这天气真是闷热,你们这四处又不通风,季大小姐身子金贵哪能禁受。”

    众人看了看敞开的周围,心道这袁青青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是不赖。而无风却也应承道:“无风会转告东家注意的。”

    沈荣妍目的达到,欣然回座,金潘低声道:“姐姐你方才这般做容易受到季月明的针对。”

    沈荣妍扯出帕子捂着嘴小声回道:“这般隆重的茶话诗会却只是个她想见张元安的幌子,可见这季大小姐的一往情深,此刻知晓张元安心系他人,她哪还有那般闲心管我?”

    话虽是如此,但事后谁知道这季大小姐会不会反应过来,金潘忍不住腹诽,却也没再说了。

    惜芸却是附耳在旁提点了几句:“夫人,您此般做,着实冲动了些,这季大小姐现下是正心伤着,可若是缓过劲来状告季老爷,只怕也会影响老爷仕途。”

    沈荣妍剜了一眼惜芸,“你倒是十分关心老爷。”

    惜芸小脸一下惨白,未等她动作,沈荣妍却心情很好地啜饮起来,“我就怕她缓不过劲来。”

    今日沈荣妍这么一番作为,势必在季月明眼中是个搅事的存在,但再怎么也抵不过沈荣锦这夺人所好之罪,即便到时候蒋兴权真因为沈荣妍受牵累,沈荣妍大可推卸到沈荣锦身上一去,一来断了蒋兴权对沈荣锦的念想,二来这沈荣锦得罪了季月明自然后果不堪。如此一石二鸟怎能不让沈荣妍高兴,即便这惜芸打着自个儿的小算盘,她也暂时不去计较了。

    袁青青坐在季月明身旁道:“季姐姐您瞧瞧那沈荣妍嘚瑟模样,平素都是围着季姐姐点头哈腰的份儿,如今嫁了个考功郎中,礼数敷衍不说,方才又这般做作,哪里有半点尊敬姐姐的意思?未封品的考功郎中夫人罢了,哪里比得上季姐姐的身份?”

    季月明冷笑道:“这沈荣妍的确可恨,不过是想拿着我去当对付沈荣锦的工具罢了,真当我不知?真当我与她是同类人?求而不得必生妒?”

    袁青青看着季月明捏着茶杯发白的手问道:“那便这么算了?”

    季月明道:“张元安因心系沈荣锦落了我的面子,而我亦驳了他面子赶走他,算是一报还了一报。”

    最快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