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恐怖悬疑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九章 观复(420)胶布缠了三圈落水管还能再用三年

第九章 观复(420)胶布缠了三圈落水管还能再用三年


    少年慢慢昂起头来,向上看着树精焦躁不安的脸,嘴角微微勾了勾,慢慢悠悠道:“你说的这个……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果真是这样想的?”树精心中竟是一慌。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果那少年真的与江月心杆儿强他们里应外合,那树精可就要死的很惨了。

    必须要想办法稳住那少年。可是之前树精认为可以能借以牢牢把控那少年的几件事,似乎哪个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还得再想想,怎么才能牵制住那少年,不令他失控……

    正在树精紧张盘算的时候,却听少年冷冷一笑,道:“我才发现,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竟然对我们的融合,始终就没有树立起信心过。如果你就不信我会和你融合,那我劝你干脆就不要白费这些力气,在世间安安稳稳的当你的草木之属的老大,难道还不够威风吗?”

    “别说那些没用的,”树精气恼道,“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打通了这条通道,你,你说,我这要是没点儿自信,我会到这儿吗?”

    少年冷冰冰地看了树精一眼,给他丢下一个若有若无的笑,重新又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树精愣了愣神,将信将疑道:“听你的意思……你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我融合?”

    少年肯定是打定了主意不想理他,一声未吭。

    树精还是很不放心,道:“听你的意思,你现在是挺乐意与我融合的?你终于尝到融合的甜头了?”

    树精等了片刻,却见少年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只好自问自答,道:“我看你是尝到甜头了,最起码这次力量的回归,没有让你发疯吧?你现在还能稳稳当当呆着,就是我们融合的好处。我觉得,随着融合的深入,你会……”

    “你要继续分神下去,融合的结果恐怕会让你失望的。”少年不堪其扰,忍不住再次出言提醒树精。

    “好好好,我不分神……”树精忙道,可他还是不放心地看着一动不动的江月心,道,“但是,要是他们……”

    “要是他们真的可以使用草木灵息了,”少年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道,“交给我处理。”

    “真的?”树精颇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会尽量避免和他们正面冲突呢?”

    少年再不言语了,仿佛根本就没听见树精的话。

    树精晓得现在融合是最重要的,他也不再多言,只低了头继续调整气息,加深自己和建木的联系。只是他依旧分出了些灵息在江月心身上的根脉之中,留意着那边的气息变化。

    江月心的气脉此时脆弱无比,似乎只需要轻轻一捅,就可以戳个窟窿。而且,树精的根脉有些意外的发现,这水人的气脉不知何时竟完全打开了!

    大约,这是为了方便杆儿强的根脉进入吧?想来这种状态应该是持续了一阵子了,可树精这些根脉却才刚发现,看来杆儿强和水人的保密措施还是做了些的。

    不过,即使他们想掩人耳目,那都是无法达成的,谁让树精的根已经在江月心的身体里了呢!被发现是早晚的事儿。

    被树精委以重任的黑色根脉牢牢把在江月心的要害之处,又在那伤口里悄然分出无数的细毛根,继续深入,直抵距离它最近的一条气脉,细密攀爬,很快便找到了入口。

    那条气脉的入口果然大开着,毫无防备的样子。黑色根藤见状,便急急蜿蜒过去,伸长了,一头要扎进去。

    然而,那细细的黑色根藤刚刚往里一探,骤然便被一股大力猛推了出来,若不是黑色藤根反应够快,溜开的及时,它几乎会被那股力量给绞碎成为齑粉。

    黑色藤根像是缩进了壳又不太甘心作罢的乌龟似的,悄悄在隐蔽处冒出个尖,偷瞧着那气脉的开口处。

    只见有一抹青翠之色正从那气脉口上退下。

    黑色藤根将自己的所见迅速传递给树精本体。树精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杆儿强得到了修复甚至提升的草木之力!

    树精不禁咬了咬牙。看来这杆儿强的确是得到了江月心的全力支持,这才多一会儿啊,他竟然已经恢复到了这种程度,不仅自己的灵息又恢复到了富有生机的程度,而且还能帮助江月心守护气脉……这一水一木要是如此深层次地联起手来,那可就太难对付了!

    树精再次躁动起来,他有心要再分出些灵息真气,顺着那些黑色根藤进到水人的身体里面,给那水人和杆儿强来个釜底抽薪,可是,他现在再不停地分神又分散灵息的,恐怕真的会影响融合的进展啊!

    他正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抉择,却听少年的声音淡淡飘了过来:“我不是说过,交给我来处理吗?”

    树精愣了一愣,这才醒悟,融合果然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在眼下的阶段,树精和少年,以及建木,已经至少有一半的气息完全混合并融汇成一,所以,现如今,树精和少年无论谁动动心思,另一方都会在同一刻了解到。

    也就是说,目前的少年和树精,可以说他们几乎融为了一体,几乎……

    树精有些不快,道:“都到了几乎融为一体的程度,你我完全可以了解相互的心思,我也是完全向你敞开了,可是为何,你对我却仍是遮遮掩掩的呢?”

    已经融为了一体!周游听见树精这话,不由心中一惊,又是一凉。难道,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已经晚了吗?周游不由又看向了少年隐匿了身形的地方。

    毫无预料的,少年从建木粗大的树干后重新转了出来,慢悠悠冲着周游的方向走了过来。他刚转过来便对上了周游的眼睛,少年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波澜,只不过随意的一瞥,便又瞬时滑溜了过去,就好像周游和粗糙的树皮没什么两样似的。

    不过,周游注意到,少年眼睛终的血红之焰,仿佛被无形的泪水冲洗了似的,似乎浅淡了许多。

    少年虽然没有再看周游,但他仿佛闲庭信步似的,竟踱着小步子,走到了周游身旁。

    “你……”周游很想和那少年说说话,可是张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也许周游这一声轻唤实在太短促且轻,少年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只略微仰了仰头,对树精道:“遮掩?这样的事儿我从不会做……”

    周游在腹中反驳一句:“真是大话!你遮掩的事儿还少吗?”

    只可惜少年并不能听到周游的内心,仍旧在对树精说着话:“……你听不到我的心声,不是因为我对你隐瞒,只不过是我此刻根本没有什么要说的要想的罢了。”

    树精张张嘴,倒也无法反驳他。

    少年站定在周游身前半步远的地方,依旧淡淡道:“现在要做什么再明白不过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