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 第1652章 【彼岸】恋物癖什么鬼(5)

第1652章 【彼岸】恋物癖什么鬼(5)


    然后,她仓皇而逃,跑出朱教授的办公室。

    权岸坐在那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半晌,他除去手套,伸手摘下眼镜,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还真是说得轻巧。

    被偏爱的那一个人果然是永远能有恃无恐。

    权岸拿起一支笔在本子上记录下自己多一次的缝合练习记录,写完,一支笔在他的手里硬生生地断成了两截。

    ……

    安夏从那个办公室里逃出来,一路狂奔,跑到跑不到动时才停下来。

    她靠着墙大口地喘着气,心脏跳得特别快,脸颊也发热起来,她这是怎么了?她为什么会脸热心跳……

    她为什么要逃。

    她应该留下的,她应该要大声地告诉权岸,他们不能订婚,这是一个反--人--类的提议……

    可是,要是真的订了婚,她就能以另一种方式回家了。

    也不错,不是么?

    不行不行,那可是订婚,和双面禽兽过一辈子,那她会被欺负死的,她还不想英年早逝……

    “……”

    安夏转过头,把头对着墙撞了两下,满脸纠结。

    可是权岸好像和以前也不一样了,他都能说出对病人负责这种大义凛然的话来,她以前一直以为他进了哪家医院,哪家医院的死亡率就会极速提高的……

    会不会是她一直有偏见呢?

    要不,再观察观察?

    观察个鬼,三天后就要回家公布,三天她能观察出个什么呀?她观了十几年都没观透权岸……

    不想了。

    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话是这么说,但安夏从权岸深吻她的那一刻一开始,脑袋里那张妖孽的脸就再也挥之不去。

    而她的好友薛猫更是没打算放过她,一下午就在她耳边念诗——

    “而有种花,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生于弱水彼岸,炫灿绯红,啊……那是彼岸花。”薛猫捧着本书在那摇头晃脑地念着。

    安夏严重怀疑薛猫是不是上天派来整她的又一个奇兵。

    一上午给她念叨什么恋物癖,下午又念叨什么彼岸。

    她现在听不得岸这个字行么?

    “啊……彼岸花开,花开彼岸,啊……花开无叶,叶生无花,想念相惜却不得相见,啊……独自彼岸路。”薛猫念着忧愁哀怨。

    “你能不啊了吗?”安夏头都大了。

    薛猫一脸哀怨地看着她,化身林黛玉,“我是觉得,我和亦笙就像是这彼岸花,相惜不相见,哎,连通个电话都不行,从来只能短信、Email……这联系方式也太复古了,我真的想他、想他、想他……”

    “……”

    安夏一头撞在课桌上。

    “唉,安夏,你干什么?”

    “寻死。”

    “你慢慢寻,我继续念我的诗。啊……彼岸花开,花开彼岸……”

    “……”

    安夏恨不得把薛猫掐死,但脑袋就一直反复旋转着两个字:权岸、彼岸。

    彼岸,彼岸。

    到放学时,安夏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到底念了什么,她想,她应该很难顺利大学毕业吧。

    收拾书本,安夏正要把书放进背包里,书就被薛猫一把夺了过去,薛猫拎着书大笑,“看看,你还嫌我念的诗难听夸张,自己还悄悄地写,看不出安夏你属性闷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