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情非得已:冷妻归来 > 第228章 大厅

第228章 大厅


    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吧。

    “桂丽,桂丽……”我像一只鱼一样贴在门上叫了几声,但是没人回应我,外面静悄悄的。

    我又只好往回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阿至已经醒来了,他一边扯着衣服一边目光迷离的看着我说:“好热,好热,我想脱衣服,帮我脱衣服。”我看着他的脸越来越红,心想他真的是很热吧,于是就帮他把衬衫脱掉了。

    阿至的胸膛我看过的,那次在游泳池我偷偷的观赏了很久呢,但是再次看到的现在我还是狠狠的咽一啖口水,多完美的皮肤哦,多宽厚的肩膀哦,我不禁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胸膛,在上面游走了一会,谁知道我的手还搁在他上面没离开的时候,他竟然反抓了我,并且一把将我拉进床里,他还转过身把我压在身下。

    好热好热,我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冒汗,脸上好热好热,而现在阿至压在我的身上,在那么近的距离里,我都能仔仔细细的听到他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我脑袋好混乱,在那些杂乱无的东西里面,某些东西清晰的膨胀,膨胀着,我感觉到我快窒息了。

    “我想……,我想……”阿至突然伸手抚上我的脸,从没有过的温柔,然后他慢慢的低下头来,封上了我的嘴,霸道却不容拒绝的试探着我,不知道怎么啦,我竟然有点迷恋这样的温柔,不由自主的迎合他,慢慢的随着他进入到了情迷意乱的程度,体内的温度还在急剧的上升,我摸着****着上身的阿至,他身上的温度也和我的一样的不停地上升,今晚我们怎么啦,怎么会这样呢?迷乱中我问自己,这时候阿至已经解开我的上衣了,右手在我的背后磨蹭着,试图解开我的内衣,但是试了都还是没有能顺利的解开它。同时他一直没有停止的在吻我,一点点加深,一点点用力,虽然我和阿至以前也有过接吻,但是从没有那一次是这样热烈而缠绵的。

    我已经完全沦陷在这样的温柔里了,鬼使神差的竟然自己伸手,解开了内衣……

    当上半身已经**裸的展现在阿至身下的时候,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在迷糊的意识里清晰地对自己说:“南南,你不后悔,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是你心甘情愿的。”

    我仍然努力地睁开眼睛看阿至,我想要清楚的记住这个时刻,这个属于我们的时刻。但是他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他还在酒精的麻醉里吗?他知不知道他现在正在这样疯狂而霸道的侵占着我的身体,他的唇好热,好热,不管去到哪里都带去一片晕红,我越来越热,脑袋越来越混沌,身上每个地方都仿佛在燃烧着,要被融化的强度。

    我很快就会被烧尽了吧,如同废弃的纸张,在燃烧的时候被卷进风里了,剩下一点点灰烬飘下来,飘下来,再次被卷走,最后消失无踪……

    可是存不存在又有什么关系呢?脑袋里这时候就像被压了千斤巨石一样,昏沉沉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剩下眼前的阿至,还有他温柔的爱抚,这样就够了,就够了,我的爱,一直巴望着的爱,就够了……

    “安蓝心,我爱你。”猛烈而温柔的疼痛从下体传来的时候,阿至说了出来,他的身体贴着我,是那么紧,那么紧,我感觉到我的心跳和他的心跳频率是一样的,但是它们一起扑通扑通的,只是跳进了我的心里,却跳不进安守至的心里。

    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多么温馨的夜,我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很讽刺的,竟然看到一颗流星刚好滑过,留下常常的尾巴,而同时滑过的,还有我眼角的两行温暖……

    在夜里一点点变冷,一点点,变冷……

    很小很小的时候听过这样一首歌:

    悲伤的眼泪是流星

    快乐的眼泪是恒星

    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

    那一颗是我流过的泪

    不要叫我相信

    流星会带来好运

    那颗悲伤的逃兵

    怎么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

    谁的眼泪在飞

    是不是流星的眼泪

    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

    谁的眼泪在飞

    是不是流星的眼泪

    谁的眼泪在飞

    是不是流星的眼泪

    昨天的眼泪变成星星

    今天的眼泪还在等

    每天都有流星不断下坠

    飞过我迷蒙的眼睛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意识开始慢慢的清醒起来,就是脑袋在撕扯着疼。旁边的安守至,也已经褪去了刚刚的热量,慢慢的回复了平常的体温,他睡的很沉,很沉,连被我压着的手都已经因为血液不流通而冰凉了他也没有感觉到,他睡着的时候真像个孩子,没有了白天的喜怒哀乐,好看的眼睛安然的闭着,高挺的鼻子均匀的呼吸着,嘴巴偶尔动一下,又恢复平静了。

    忍不住又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他,亲爱的,明天起来后,你又不是我的了,那么在今夜,原谅我的贪婪。我只是想多一会儿,好好地在你的怀里安睡……

    就一会儿……

    二天是安蓝心叫醒我的,其实她叫醒我的时候我才刚刚睡着,昨晚后来我把阿至床上的被套拿出去洗好了晾在阳台里,然后泡了好大一杯咖啡在客厅里坐了很久很久,想让自己在思绪清晰的情况下把过去和未来都好好的想了一遍,直到决定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后,才回房睡觉的。

    回到房间的时候我被安蓝心吓了一跳,因为她竟然是什么也没穿,只裹着一张被单,虽然平时安蓝心睡觉时候也有不穿内衣的习惯,她的睡裙是性感的让我目瞪口呆没错,但是也不至于一丝不挂吧。难道酒后大家都会这样吗?我又想起阿至亲我的样子,想起他躺在我身上叫着安蓝心的样子。也许只是安蓝心睡着睡着觉得热于是自己把衣服脱下来了吧,于是我帮她把被子盖好就上床睡觉去,但是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要是安蓝心明天起来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话一定会吓的不浅。后来忍不住爬上来帮她把底裤和睡裙穿上,再回去睡觉的,这时候天已经微白了,咖啡的作用慢慢散去后一下子所有的疲惫全聚上来,眼皮好重,我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

    安蓝心坐在我床头看着我睁开眼睛她就开口了:“我靠,南南,我昨晚竟然梦见我和阳兵洞房花烛夜也。”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很无法接受的样子。

    “做春梦了呀,很正常呀,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呀,你不是惦记着那个美丽女人和阳兵的洞房花烛夜的吗?所以梦见了也不奇怪呀。”我转转眼珠回答她说。

    “是吗?可是就是觉得有点什么东西怪怪的,但是又想不出什么事情,那昨晚是你帮我换睡衣的还是我自己换的呢?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就记得我喝的烂醉,你把我拉到你怀里了。”

    “你自己换的。”我怕安蓝心知道我看到了她的某些私密部位会尴尬,所以马上说。

    “是吗,哦,那就好,好啦,起来刷牙啦,今天一天呀,头炮最重要是响,下马威嘛。”安蓝心说着把我的被子扯开了,我只好无奈的跟着起床了。结果跟她一起在洗手间里刷牙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我的两只熊猫眼就问:“喂,你怎么眼睛这么黑,你不会是目睹我和阳兵洞房的全过程所以****焚身睡不着吧。”

    “滚。”我从下面踹了她一脚,继续刷我的牙,我才没力气跟她扛呢,她不是刚新婚幸福满足的小妇人吗?而我,却是个刚失恋或者说只是刚**的女妖,我要省点力气为我的千年修炼做准备啦。

    吃早餐的时候我一直没勇气看阿至,不是不想知道他今天是怎样的状态,而是我害怕我看到他仍然用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清澈眼神看着我说:“来,南南,多吃点。”

    倒是桂丽,还是像昨晚一样殷勤的帮我们盛粥递油条,老过则哼哼的说:“你们呀,昨晚个个都醉得想快烂泥,真想把你们丢到前面那里积肥去,那个宋黎明也是的,一个人来也喝那么醉,还得我要送他回去,害得桂丽一个人要拖你们三个,多艰难的工作呀。”

    “是呀,昨晚辛苦你了,桂丽。”我喝了一口粥,眼睛淡淡的划过安守至,看着桂丽说。

    “没什么,我能做的。”桂丽笑着说,看看安蓝心,但是安蓝心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只好又收敛了笑容。

    “我的被套谁帮我洗了呢。”阿至突然说。

    “哦,那个,是我,你吐了好多,我看见那么脏,放到明天的话都不知道变什么样了,所一就帮你洗了咯。”我轻描淡写的说。

    “不好意思哦,一定很脏吧,谢谢。”

    “哎哟,谢什么呢?不两夫妻吗?”桂丽突然说了一句,在静悄悄的现在显得很不自然。

    安蓝心抬起头瞄了一眼她什么也没说继续喝粥,我呵呵的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低头猛咬手里的油条。

    回房收拾东西去学校的时候我跟安蓝心说叫她和桂丽说声“谢谢”说昨晚桂丽确实帮了很多,特别是喂她喝茶的时候很细心,安蓝心开始的时候很不以为然的说:“装的吧。”

    我听到有点反感就说:“安蓝心,有时候你做事真的很不行知道吗?为什么就说句谢谢都这么难呢?桂丽其实很害怕你的知道吗?”

    “那关我什么事,我没叫她怕我呀,好啦,我跟她说就是了,南妈妈。”安蓝心看着我生气的样子无奈的说。

    于是在将要上车的时候,安蓝心走过桂丽身边,小声的说了句“桂丽,谢谢。”没带任何感情,就像平常逛街的时候某间商店传出来的打折录音一样: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跳楼大甩卖,跳楼大甩卖,要买赶快来之类的。

    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安蓝心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她毕竟是听我的劝跟桂丽说谢谢了,一方面,说明她已经愿意去接受别人了,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在她的心目中已经越来越重要了,不然她才不会听我的话。

    可我的高兴都还没有被淹过去,安蓝心抬头看着坐在车上的无精打采等着我们上车的阿至马上说:“靠,你昨晚纵欲过度哦,怎么累成这样。”顿时我的整个胃都缩成一团了,默不作声的爬上车子,低着头坐在阿至后面。

    “你就不能说点正常的东西吗?你脑里除了糟粕还是糟粕你想过没有。”阿至说着发动车子,路过老过和桂丽的时候,我看了看他们,发现桂丽在看我们,眼里还带着笑意,样子就像刚得到老师的小红花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那傻孩子,安蓝心的一句“谢谢”能让她开心成这样吗?我想着,看着阿至的背,又想起昨晚的情景,任由铺天盖地的伤感渐渐把我湮灭……

    二关人性沼泽

    ========================

    一分班了

    高二开学的一天就要分班了,我们来到教室的时候,很多同学已经搬走了,留下空荡荡的位置,同时又有另一些人搬进来,填上空出来的位置。

    我选的是政治,安蓝心选的是生物,而阿至,自然是去他的美术班闪烁去了,老过和桂丽,这回一起选了地理并且非常巧合的被安排在同一个班。所以一看到公布表的时候老过就从他教室飞上来对着我们喊:“我和桂丽同班,我和桂丽同班。”样子跟中了乐透一样。

    安蓝心看着他欢喜欲狂的样子很无语的摇头说:“这个男人疯了,这个男人疯了。”然后把柜子里的书全翻出来,分四垒叠在一起,于是很快的整个桌子都被高高的堆起来了。

    而在我们来到教室之前,教室门口就已经有很多个自称是阿至未来同班同学的等在哪里说要帮阿至搬书了,那个几个女生都穿得很清凉,妆也化得很异样。我们学校有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明明校规上是白纸黑字写着上课不可以穿什么不可以戴什么的,但是艺术班的同学却知法犯法,他们都怕自己穿的不够特别,不够出众,不够另类,说具体点是不够露。

    记得有一次,蚊子又在班里就我们女生穿着的问题发表见解,他是这样说的:“你看你们女生,个个都穿得这么少,还让不让我们男生上课呢?”

    “老师,这不公平,你不去看看美术和音乐班的都穿成什么样。”班里有人发言。

    “同学们,这个是不同定义的你知道吗?你们是国家栋梁,你们要靠真才是干在未来的世界里驰骋的,而他们,靠得是**和姿色,所以他们当然可以随便怎么穿呀。”

    “那他们是国家的什么呢?”

    “诶,随便什么啦,这个我就不发表见解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啦。”

    “哦,好。”一听人家说自己是栋梁大家这下都心服口服了,从此以后班里再也没有人穿少一点布的衣服来上课,都是整整齐齐的校服,而我们学校的校服又特别粗糙,夏天大热天的时候,一天下来我常常可以看见有些细皮嫩肉的女生脖子都被磨得红红的,但是都没有怨言。由此可见,满足了一个人的虚荣心后可以让他做出多么恐怖超出他负荷的事情。

    说回阿至吧,他看着几个那么漂亮的美眉站在门口等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帮他搬书,所以吓得什么精神都起来了,刚刚在楼下时的表情全消失了,笑呵呵的把书递给她们,说:“随便放到哪里,等一下我去再收拾吧。”

    “不用担心啦,我们已经帮你收拾好了,就等你的东西搬下来就好了,那你要快点下来哦,我们都在等着你呢。”她们说完乐呵呵的走了。

    我看着那几个女生的样子吓的一身冷汗,靠,什么世道嘛,这样也太露骨了吧,老娘我刚刚还在他怀里取暖呢,都还没出声,你们算哪根葱啊。但是我想着这事好像吃亏的人是我,而且,人家安守至也不不知道我有在他怀里取暖过,于是就不想了,也学着安蓝心的样子,把柜子里的书一叠一叠地翻出来,在桌子上堆起来。

    “南南,对不起。”一把声音在我的前面响起来,我艰难的越过我的书,看到石头神采奕奕的站在我的面前。

    “石头,是你哦,是你哦,你回来了哦。”我一下子跳出来,抱住了石头,这时岚也停下来了,看着我们笑了笑,又低下头继续在柜子里翻着。

    “嗯嗯,我回来了,对不起,我听说了那天我差点让你从楼上摔下去了,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对不起……”石头很歉疚的说。

    “傻啦,我不是好好的吗?说那些干嘛呢?是了,你报了什么呢,要搬到那楼去,我帮你吧。”

    “不用了,南南,我不读了,我爸让我去他酒店里帮忙,还有一个多月,等我出院了就去那里上班了。”石头说,看不出任何情绪的。

    “怎么突然就不读了呢?”

    “我爸说我这病很不稳定,在学校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情,他和我妈不放心,还是让我回去再他们身边好点。”石头说,对着我笑笑。

    “哦,那也好,你今天就走吗?”我问。

    “是的。”石头说着放开我的手,看着安蓝心说:“安蓝心,谢谢了,我知道是你叫安叔叔找医生来帮我治病的。”

    “那有什么呢,反正他有的是钱,也不差这点。”安蓝心抬头看看石头说漫不经心的说。

    “真的很谢谢,从小安叔叔就很疼我,我真的不该,和你这样计较,是我不好。”

    “好啦,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矫情了,老实说,我还是习惯你和我计较的样子。”安蓝心说,拍拍她的肩膀。

    “好吧,那我就不说了,是了,你有空就回去看看安叔叔吧,他怕是想你了,他来医院看过我几次,我看他都瘦的不成样子了。”石头又说。,并且用清澈的眼神看着安蓝心。

    “他怎么会瘦呢,他不是过得很滋润的吗?每天美酒佳人,觥筹交错的。”安蓝心哼哼的应着。

    “安蓝心,你真的,误会你爸了,我觉得……”

    “好啦,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关于他的事情我都不想听。”安蓝心说着,搬着一垒书出去了。

    这时阿至走过来,看看石头说:“你回来了,还好吗?”石头点点头,看着他笑了笑,表情复杂。阿至没看她,而是把安蓝心的另

    外三垒书都叠起来,搬着跟上了安蓝心。

    “那我回去了,南南呀,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吧。你这人这么傻,总是吃亏,有什么地方需要我的,尽管和我说知道吗?这是我的地址。”石头塞给我一张纸条,转身走了。

    那瞬间看着她的背影我又伤感起来了,想起这么一路走来,石头在我印象中留下的每一个表情,有笑的,有哭的,有生气的,又无奈的,有心疼我的,有傻里傻气的……但是这些容颜,从此以后都要离开我的生活了,只是希望,曾经的伤害,没有影响到她,只是希望,走出这里,她能开始新的生活,拥有新的感情和幸福。

    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阿至已经回来站在我前面了,他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问:“还在吗?”我看到他的整张脸这么近的在我面前突然吓了一跳,有点惊慌失措的问“啊,什么?”

    “没有,你的书都收拾好了吗?我顺便帮你搬上去再走。”

    “哦,好了,好了……”我指指桌子上的书说,有点不知所措的。阿至看看就把四垒都叠在一起,搬上自己的胸前,已经高到遮住了他的整张脸了,但是他还是转身走了出去,我也赶紧拿好东西跟着上去了,因为怕上面乱糟糟的,等一下我会找不到自己的书被弄到哪里了。

    走出教室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我们的教室。

    一年了,呆了一年的地方,在这里发生过多少事情,有过多少欢笑和眼泪,在这里认识了安蓝心和阿至这些我生命里那么重要的人,在这里学会了很多,很多,原来那个迟钝没有自信的我,在这里也变得更加勇敢了。

    可是以后,我们就分开了,再也不能在早读课的时候一起大声读唐诗宋词了,再也不能上课的时候背着老师互相传吃零食了,再也不能在蚊子转身的时候就一起高声唱:‘浏阳河呀,弯过了几道弯……’了,再也不能……

    可是我看看周围,发现没有一个人的脸上,跟我流露出一样的留恋和不舍,他们都是笑着,说着好开心,终于和谁谁谁同班了,也许我也不该有吧,人生是一条河流,只会一直往前流,不会后退,那么我,也该只向前看了吧。

    二安蓝心的爸爸

    在经过六楼的级长办公室的时候,阿至停下来了,把手里的书放到地上,然后走了进去,我很奇怪的也停下来,站在外面好奇地向里面张望,只见阿至走过去,里面站着高二的级长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阿至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向他点头伸手出去。

    那个人也笑呵呵的握着阿至的手,三个人一起在说些什么。

    “安叔叔。”这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转头看见了石头,她已经收拾好所有的行李,现在背在背上,叫完后看着我笑,那个男人朝石头摇摇手,示意她等等。

    “他是安蓝心爸爸哦。”我很惊讶的看着石头问。

    “嗯,是的,他今天来帮安蓝心交学费,而我要回去,顺便搭他的顺风车回去咯。”石头看着他们说。

    这时候里面的他们已经谈完了,安蓝心的爸爸和安守至走了出来,级长在后面点头哈腰的,手里握着一张看起来像是支票的东西。我突然想起安蓝心眼里浓烈盛放的鄙夷,那个自负的总是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孩子,是不是她的生命里将永远摆不掉她爸爸的阴影,那些靠金钱堆起来的尊重,到底能维持多久。

    “让你等久了啊,丫头。”安蓝心爸爸拍拍石头的头,又看着我问:“这位是?”

    “哦,安叔叔,这位是安蓝心的好朋友,方南南同学。”石头笑着说,看着安蓝心爸爸,充满无限的敬意。

    “对呀,她和安蓝心住同一房间的。”安守至这时候也搭腔了,我站在那里怪不好意思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要像老过那样伸出手吗?但是礼仪课有教对比自己尊重的长辈在他伸手之前自己是不能先伸手请求握手的,挣扎了很久后我只好说了一句:“是的,安叔叔你好。”

    “呵呵,是吗,这丫头很老实呀,岚岚她从小就不和女生合得来,看来她是真的很重视你咯。”那双刚刚拍着石头的手,现在在我的头顶拍了拍,他笑呵呵的说。

    “是了,你刚不是说要去看安蓝心的吗?她刚搬的教室在那边,这里一直走下去,最后那间就是了。”阿至指着长长说。

    “你带我去吧,万一被她发现了,我也好有个说辞呀。”安蓝心爸爸突然有点犹豫的说,我看着他的样子有点伤感,我从来都没想过在这个世界上,爸爸去看女儿还需要有个说辞的。

    “好吧。”阿至是好又搬起我那厚厚的书,走在我们的前面。

    在新教室里,安蓝心坐在最后的位置,现在正在低着头,是在算着什么题吧。就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一样,她也是一直一直低着头在算题,外面的世界,完全与她无关。

    “你看,怎么一个人瘦成这样了,不吃东西吗?”安蓝心爸爸看着安蓝心说,眼里流露着心疼。

    “没有呀,吃东西是可以了,就是她作息时间不好,但是她不听劝的,这个你知道。”阿至越过我的书艰难的看着安蓝心,我赶紧从上面搬了些下来,好让他轻松点。

    “是呀,就是那倔脾气,谁也改变不了她,这孩子你说怎么办才好呢?”

    “安叔叔,你怎么不叫她出来呢?”石头这时候插话了。

    “呵呵,叫她呀,恐怕她还没有走出来,我已经被她的眼神杀掉了咯,她要是肯见我这个爸爸啊,我还用得着偷偷躲在这里看她吗?呵呵,可悲咯……”安蓝心爸爸说着笑起来,但是我们三个站在旁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时候一个老师走过来,应该是安蓝心的班主任吧,他看看我们,又看看安蓝心爸爸说:“哦,原来是安市长大驾,要不进去坐坐,或者叫安蓝心出来呀。”

    “噢不不不……不用,我就回去了,谢谢,帮我看着点那丫头呀。”安蓝心爸爸马上缩到一边去对着老师摆手,然后示意我们离开那里。

    “好的好的,市长你慢走呵。”老师毕恭毕敬的说,抱着课本进教室去了。

    我叫安守至把书给我,去送送安蓝心爸爸,他点点头,叫我搬两趟,我也对着他乖巧的点点头,很傻里傻气的样子,可是谁知道呢,谁知道在我的心里,藏着多少对这个男孩依恋和奢望,然而它们在他的身上却完全没有栖身之地,只要他一转身,它们便一一抖落在这片空旷土地上了,无人知晓,无人知晓。

    “帮我照顾一下安蓝心,怕现在她最听的就是你的话了。”安蓝心爸爸说着对着我信任的笑笑,走了下去。石头也抱了抱我,跟在安蓝心爸爸的后面,阿至跟在石头后面,三个人排着往下走。

    把书搬回到教室后我走出走廊,看见下面他们的背影。

    阿至走在安蓝心爸爸的左边,一直在说着什么,样子好像在笑,石头在右边,也跟着笑,期间安蓝心爸爸还是伸手拍了拍石头的头,很疼爱的样子,我突然想,要是石头换成安蓝心,安守至跟安蓝心是在一起的,那么他们这一家,是不是也算是幸福的一家呢?

    走到那辆停在树下的油亮本田旁边的时候,南南爸爸开门让石头进车,他站在外面用手挡住石头的头顶,等石头坐好了他才回到他那边,坐了进去,同时对阿至挥挥手,叫他回去上课的意思吧。又是这么细心体贴的男人,如同安守至,或者宋黎明,甚至老过,我看着他们,心想怎么所有的男人都那么体贴呢,那女人们该用来干什么去呢。

    当安蓝心爸爸的车完全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安守至才往回走的,但是这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响起来一阵声音,在叫阿至的:“欢迎安守至,欢迎安守至。”是从三楼阿至的新教室的位置传出来的。

    更加离谱的是,随着那阵声音飘过去一群女人,她们都打扮入时,花枝招展的,但是这帮看上去像要去好莱坞参加欧斯卡颁奖典礼的女人竟然浩浩荡荡的冲过去,抬起安守至,然后往回走。

    一群人这样把他围的滴水不漏,整栋楼一下子闹哄哄的,场景看起来就好像天气不好的时候搬迁的蚂蚁群,连我这个站在七楼这么远距离的观望者都看得心惊肉跳,真不知道那些肇事者是怎么个感受呀。安守至的影响力真的有那么大么,足以让那些蚊子所谓的将来要靠**和姿色在社会上打拼的女人这样折磨**和毁坏形象。

    我只好抚着胸口回到陌生的教室里,好长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

    三短暂的安静日子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显得很安静。

    新的教室里,没有变幻无常的安蓝心总能让我血压高涨,没有帅气温柔的安守至总是让我心跳不已,没有疯狂任性的石头总是让我神经紧张,所以我就觉得我的日子一下子从高度繁荣走向萧条的低谷,虽然或许那才是高二学生应该拥有的生活吧,忙碌,充实,和偶尔的茫然失措。

    但是我还是经常很神经质地转头,期待有个缠着头套的女孩出现,她嚼着口香糖,说:“你笨死了啦。”可是我一直失望,终于发现,安蓝心在我的世界里是无可替代的。

    可这些安蓝心不知道,偶尔课间的时候我没事做都会跑下楼去,跑到她的教室外面看看她再跑上来,每次看到的她总是很安静的在算题,在洁白的计算纸上唰唰唰的几笔,然后在本子上填上个数字,多么利落的动作,就跟明星们签名一样熟练和迅速。我们的分开,似乎没有给她任何的影响,除了似乎也变得安静之外,她一切照旧。

    同班的老过和桂丽很实至名归的被封“最佳校对”称号,确实这个称号是实至名归呀,它怎么能不实至名归呢?每天都穿着情侣服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完全无视校规里不能谈恋爱的规定,就连全校每个人都有一套的校服,也被他们弄成了情侣装(桂丽用十字绣在他们两个人的校服上别出心裁的缝上两只蝴蝶,取义于梁三伯祝英台的美丽传说),他们每天一起来一起回,在班里要睡觉一起睡觉,顶撞老师一起顶撞老师,逃课一起逃课,连上厕所也是一起上的,还因此老过被封为“女生厕所门口的男生”。对此事件我是感慨千万但是实际上我只能不发一言,这样的幸福我一辈子也巴望不到吧,那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对别人的爱情进行评论呢?

    倒是安守至的生活,自从调到美术班后,开始变得动荡不安。

    在他去美术班的一天,他的机车被人放气了,原因是谁的女朋友因为他的到来决定和谁分手,所以那个谁只是低调的放放车气作为警告,扬言下次要是再怎样,被放气的会是安守至本人。

    然后每天早上来他的课桌上都堆满早餐,从学校饭堂里的劣质面包和豆浆,到高级餐厅里的点心和牛奶,密密麻麻的排满了整个桌面,虽然他有一次次地跟人家说他已经在家里吃过早餐了,但是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效果就好象他跟人家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一样。

    再然后每天下课都有人缠着他说自己的自行车坏了,要他送回家,每次不是弄得我和安蓝心走路回去,就是在经过五节课的消耗后我们还要拖着饥饿无比的身体花费大量的口水和他们纠缠大半天。有一次下课我先下去的,和安守至一起等安蓝心下来的时候有个女孩子走过来的,她妖艳的扭动着身躯,轻蔑地看看我然后直接搂住安守至的手说:“阿至,你不会这么一次次拒绝我们就是因为这根葱吧,你的也太让我们失望了。”

    “你,我……”我看看他们站在我面前的样子突然不知道怎么说,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可是我们的南南怎么都是根葱呀,你呢,恐怕连坨屎都不是吧。”安蓝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杀下来了,就像救世主一样,不过在我的世界里,安蓝心一直都是饰演救世主的角色的,也习惯了。

    “你说什么呢?”那个女孩一下子丢开安守至的手,用很挑衅的眼光看着安蓝心,说:“你再说说看,我不把你的嘴巴毁掉。”

    “哟,有脾气了哦,不装吗?装得更纯情一点呀笨,不是应该说‘不要这样说嘛,人家会生气气的哦’,还毁掉我的嘴咧,这话你奶奶我还是一次听说呢?怎样,要不要再说遍来听听看?”安蓝心站在我的面前对着她,像极英勇的战士。

    “安蓝心,没这么大件事吧,你……”阿至终于插话了。

    “你滚,你是男人吗?南南都给人家这样欺负了,你还在这里帮这个人妖说情。”

    这时候有人来拉那个女孩了,他们都说:“你就不要惹她了,她是市长的女儿,咱们惹不起。”那个女孩开始还想再做挣扎的,但是后来慢慢得,被人家拉走了出去。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安蓝心一直在数落我的胆怯,她说:“南南呀,你这人就不能长点志气吗?有什么不敢说,她拽你就比她更拽呀,怕什么,天塌下来有你安蓝心姐姐给你撑着呢!”我嗯嗯的应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我那时候看见安守至和那女的站在一起,我突然一点力量都没有了,说话的底气全泻了。

    然后安蓝心就接着说了:“我们这家有两个没志气的男人就算了,可你是女人呀,半边天知道吗?不要跟他们男人一个模样,记得呀。”这时我看看前面后视镜里的安守至,他的脸色白白的,什么也没说,我知道安蓝心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安蓝心向来都鄙视安守至的懦弱,有机会发言肯定是赶紧抓住了。

    一阵沉默后谁也没说话了,只剩下机车发出来的声音,轰隆隆的辗成回忆……

    经过了这么些事情,安蓝心和桂丽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慢慢有了发展。

    黄昏吃过饭的时候,我和安蓝心去散步她会叫我叫上桂丽,我一听马上兴奋的刷过去把桂丽从老过手里抢过来,说:“借我用用啦。”老过则看着我们呵呵的笑,看起来特像老头子,然后说:“你们小心点啊,早点回来。”

    我和安蓝心去采购内衣的时候,常常的也会帮桂丽挑上一件两件的,都是很诱人的颜色,安蓝心说同居的人需要那样的颜色吸引男方的眼球喔,我只能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看着拿到内衣的桂丽也是一愣一愣的。

    家看起来比之前融洽了很多,老过现在因为安蓝心对桂丽的转变而对安蓝心更是谦让有加,连吃饭的时候也老是往她碗里夹菜,看得我心惊胆颤的,怕桂丽终于消去了对安蓝心的怨气,现在又要醋意堆积咯。

    安守至变得开朗很多了,常常的在大厅的时候都喜欢来一两句冷笑话,弄得我们前俯后仰的,笑过之后安蓝心只能一次次感叹着:“你看你看,才多久呀,他就被那帮妖孽腐朽咯,这世界的男人真不可靠。”

    此事正值盛夏,门口的田野绿得一塌糊涂的,有时候看着看着都要怀疑绿色是养眼的颜色这个说法了,但是午后穿堂而来的一阵凉风,足以吹散所有的情绪,我和安蓝心总是在这样的午后睡得万劫不复,醒来后抓着闹钟一遍遍对它进行**虐待。

    街上完全成了西瓜的世界,一片一片的堆积起来,只是看看都觉得清凉很多,一对对的情侣手拉手同饮一杯西瓜冰慢慢走过马路,安蓝心举着她因为涂太多防晒露而显得有点油亮的脸庞一遍遍说:“怎么整个世界都在恋爱呀,怎么整个世界都在恋爱呀,我恨夏天,恨死夏天啦。”

    而我跟在后面笑得很傻气,有时候真的想,日子就这样一直过下去,我永远像个小屁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