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先婚后爱:霸道老公轻轻来 > 第362章 孩子的未来

第362章 孩子的未来


    许佳音看见女儿这个样子,急忙拉住女儿的胳膊,说道,“好,好,我带你去。”

    许佳音开着车,一边开车,一边给学校老师帮楚玮阳和女儿请假

    余子昂坐在座位上,不时地回过头看着楚千炫的位置,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他还没有来,难道他真的不打算来学校了吗?

    最终,余子昂还是决定去找楚千炫,自己担心楚千炫,自己要见到楚千炫,看见他没事自己才放心。

    余子昂站起来,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二胖的座位旁边,对二胖说,“如果千炫来教室了,立马通知我。”

    “哦,”二胖回答道,不知道余子昂要干嘛?

    余子昂走出教室,直接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余子昂,你要请假?”班主任有些惊讶地看着余子昂,这个少爷虽然惹不得,不过平时他的表现还不错,应该不是坏学生。

    “恩,还有楚千炫,他今天也不会来学校,”余子昂说,自己猜测楚千炫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不会来学校了,那么自己顺便也帮楚千炫请假。

    “楚千炫也不来了?”班主任更加诧异,楚家那位少爷,自己还是恭敬一点比较好,那孩子品学兼优,而且家世背景,是任何人都比不起的。

    “是的,”余子昂说,目光直视着班主任。

    班主任一下子觉得有些尴尬,自己如果不批准,这两位少爷自己是得罪不起的,如果批准了,可是家长没有向自己帮他们的孩子请假,自己真的敢确定楚千炫和余子昂有事要请假吗?

    “不批准吗?”余子昂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

    看见余子昂那张脸,班主任立马恭敬地说道,“不是,不是。”

    “那就是批准了,”余子昂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班主任看着余子昂的背影,有些无奈。

    走出校门,余子昂随手拦了一辆车去楚千炫家里。

    在楚千炫家门口,余子昂刚要上前去按门铃,就看见马叔和吴姨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自己以前来过楚家,认识马叔和吴姨。

    “吴姨,马叔,”余子昂急忙叫道。

    吴姨一看是余家的孩子,立马加快脚步走到大门口,打开铁门,问道,“余少爷,您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千炫,千炫呢?”余子昂问道,随后注意了一下吴姨和马叔的表情,他们的表情根本就不对劲。

    “怎么了?”余子昂看出了端倪,楚家貌似发生什么事情了。

    马叔说道,“余少爷,我们家阳阳小姐住院了,少爷在医院陪着她,我们现在要去医院。”

    “阳阳住院了?”余子昂有些不敢相信。

    “恩,昨晚阳阳不小心被玻璃渣划伤了,所以就”吴姨说。

    余子昂差不多已经清楚了,应该是楚千炫没有在家里,所以楚玮阳不小心才被玻璃渣划伤的。

    “吴姨,马叔,我想跟你们一起去医院,”余子昂立马说道。

    “这,”吴姨不知道怎么办?

    “我和千炫是最好的朋友,我也想去看看阳阳,”余子昂乞求的目光看向吴姨,她虽然是楚家的保姆,但是在自己的印象中,她就像一位慈祥的奶奶,自己一直很尊敬她。

    “恩,好,我们上车吧,”吴姨最终答应了

    在VIP重病监护房门口,所有的人都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依旧昏迷的楚玮阳。

    “阳阳,你醒过来,我们说好要一起上学的,你醒过来,”陆梓涵的哭声最大,趴在玻璃上拍打着玻璃。

    许佳音在一旁也不断地哭泣,阳阳的病情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严重,看到她全身缠满的纱布,她的以后,自己几乎可以想象的到。

    “梓涵,乖,这里是医院,不可以这样哭的哦,”陆聿尽量去安抚女儿,她的吵闹,让所有的人心里都很难受。

    “爸爸,我要阳阳,我要她醒过来,”陆梓涵哭着说。

    “医生说了,阳阳一会就醒过来,我们再等等,”陆聿说。

    陆梓涵看着爸爸的目光,最终还是选择相信爸爸的话,点点头。

    余子昂站在楚千炫身边,看着楚千炫的侧脸,他的眼睛早已经红肿了,他的心里,应该遭受着双重的打击吧?一定很难受,病床是可是他最疼爱的妹妹,记得楚千炫告诉过自己,他说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就是他的妈咪和他的妹妹,而如今,病床上的楚玮阳,除过脸之外,身上和腿下部,甚至脚上,全部是纱布,这样的场面,让自己看了,自己也会想象得到,就算她痊愈之后,离开这个病房,离开这个医院,她的身上,一定会留下疤痕,甚至是很多,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楚千炫看着病房里楚玮阳的脸,心里说着一万个对不起,阳阳,对不起,都是哥不好,哥发誓,哥以后绝对不会欺负你了,你是哥心中最好的妹妹,哥最爱的人就是你了,你一定要好起来。

    楚千炫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地流下来,心里默默地说道,阳阳,哥会用一辈子,来弥补这个结果,哥对不起你。

    此刻,陆梓涵也不闹了,陆梓涵静静地看着病房里输液的楚玮阳,心里祈祷道,阳阳,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以后,我们一起成长,我一定会让你光芒四射,继续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

    萧子瑞站在角落,目光看向窗外,自己根本不愿意再继续盯着那个病床看了,自己怕自己会哭,看着窗外的海市蜃楼,脑子里全是平时楚玮阳在班级里带有笑容的表情,不管她是在台上演讲,还是课间和同学们一起玩,她都是一个开心活泼的女孩,只是,现在,她如果醒过来,从这个病房走出去后,她的脸上,还会有笑容吗?

    慢慢地,萧子瑞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心里告诉自己,从现在起,自己放弃学美术画画,自己要为了楚玮阳努力,将来,自己要治疗她身上的疤痕,将那些刺眼的疤痕一点一点地抹去,因为,在自己的心里,她的笑容,是最美的。

    国际机场

    楚皓轩和沈凝萱走出机场,就看见马叔站在车胖等待着。

    马叔看见楚皓轩和沈凝萱向自己走过来,马叔立马迎上前去,接过楚皓轩手里的行李。

    “先生,夫人,你们回来了,”马叔问候道。

    “马叔,阳阳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沈凝萱的身体明显很虚弱,语气里都有些无力。

    楚皓轩一直紧紧地扶着沈凝萱,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

    “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过还在重病监护室,”马叔说,具体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们解释。

    沈凝萱的眼泪刷一下子,从眼眶夺眶而出。

    楚皓轩看到沈凝萱这个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在飞机上,她都已经哭了很多次了。

    马叔看见沈凝萱的样子,突然不敢说话了,目光看向楚皓轩,不知道该怎么办。

    “先上车吧,”楚皓轩对马叔说。

    随后,楚皓轩对身边的沈凝萱说,“宝贝,我们先上车,直接去医院。”

    “恩,”沈凝萱点点头。

    坐在车里,沈凝萱一句话不说,靠在楚皓轩的肩膀上,只是静静地靠着。

    楚皓轩也没有说话,自己一直很疼爱女儿,她是自己的掌上明珠,自己从小都没有对她发过脾气,可是现在,不知道她的伤势怎么样,吴姨在电话里说的情况,自己大致了解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之后孩子对自己身上的伤疤会不会接受不了?自己楚皓轩的女儿,怎么能容忍有这些瑕疵?

    楚皓轩几乎不敢再想象下去,对于一个十岁的女孩来说,她的爱美之心,不用想都知道,只是到时候,该怎么给孩子说?

    刚到医院门口,马叔刚停下车,沈凝萱就迫不及待地下车,跑向医院里。

    楚皓轩急忙跟着下车,怕沈凝萱会出什么事,立马跟了过去。

    在病房门口,楚千炫和陆聿坐在凳子上,吴姨去打热水了。

    “千千,”沈凝萱看见儿子坐在那里,立马叫道。

    听见沈凝萱的声音,楚千炫和陆聿同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

    “妈,”楚千炫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哭着跑向老妈。

    沈凝萱紧紧地抱住儿子,摸着儿子的脑袋,问道,“你没事吧?”

    楚千炫摇摇头,“没事,我没事。”

    楚千炫看了不远处的老爸,随后离开老妈的怀抱,眼泪一直往下流。

    “阳阳怎么样?她怎么样了?”沈凝萱紧张地问道,拉着儿子的手明显地在颤抖。

    “她,她,”楚千炫根本说不出来,直到现在,阳阳还昏迷不醒。

    “皓轩,嫂子,你们回来了,”陆聿打破了这么沉静的气氛。

    楚皓轩点点头,内心的愤怒一直压抑着,看到门口VIP重病监护室那几个字,自己内心压抑的情绪一直在逐渐爆发。

    “阳阳,阳阳,”沈凝萱急切地走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女儿,沈凝萱终于大哭起来。

    沈凝萱想放声哭泣,却考虑到周围的人,只能用手捂住嘴,压抑着自己的悲伤。

    看着沈凝萱那个样子,楚皓轩的心里更加难过,陆聿在一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久之后,楚皓轩走到沈凝萱身边,揽过沈凝萱的肩膀,她的情绪很激动,而且身体很虚弱,很担心她会倒下去。

    病房门口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

    “千千,到底怎么回事?”楚皓轩终于开口问了,病房里面的女儿自己根本不敢看,自己怕自己冲动做出什么事来,如果可以,自己希望那里睡的不是自己的女儿。

    “昨天晚上,我回家晚了,所以就”楚千炫站在爸妈面前,吞吞吐吐地说道,低着头,根本不敢看爸妈的眼睛,尤其是老妈的,自己心里很愧疚。

    “为什么晚回家?马叔不是去学校接你吗?”楚皓轩说完,愤怒的眼神看向一边的马叔,想听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是,那个,”马叔知道楚皓轩在等待回答,可是昨天的事情,自己不知道要怎么说,一时间竟然组织不好语言。

    “我去酒吧喝酒了,所以才晚回来,回到家里,就看见阳阳出事了,”楚千炫说,自己知道马叔有些为难,这件事情根本不怪马叔,完全是自己的错。

    “你,”楚皓轩愤怒地扬起手。

    下一秒,沈凝萱立马离开楚皓轩的身边,直接向前一步,挡在儿子面前,紧紧地抱住儿子,沈凝萱知道楚皓轩要打儿子,他的那个举动,自己很清楚他要做什么。

    楚皓轩的手停在半空,根本放不下去,如果力道再大一点,自己一冲动肯定打的会是沈凝萱。

    “皓轩,”陆聿在旁边惊讶了,立马上前来,拉住楚皓轩的胳膊,说道,“冷静点。”

    楚千炫躲在老妈的怀里轻声哭泣,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老妈却护着自己,自己愿意承担一切,就算让老爸打,自己也不在乎,只是自己真的不是故意要害妹妹的,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凝萱慢慢地放开儿子,转头看向楚皓轩,“即使是千千的错,我也不准你伤害我的儿子。”

    楚皓轩看到沈凝萱的眼神里有愤怒,心里一下子慌乱了,自己并不是想要伤害儿子,自己也爱儿子,只是刚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冲动的表现就变成那样了。

    随后,沈凝萱拉着儿子的手,走向旁边的楼梯口去。

    在楼梯口,沈凝萱尽量保持平静的情绪,对儿子说,“千千,告诉妈咪,你昨天到底怎么了?”

    沈凝萱知道儿子肯定有事情,那天晚上的电话自己就觉得儿子有事情,没想到第二天儿子居然跑去喝酒了,借酒浇愁的举动让自己明白,儿子心里肯定有伤心的事情。

    “妈,我以前很信任班里的一个同学,对她很好,可是昨天,我和子昂才发现,她一直都是利用我,因为我可以给她钱,因为她可以从我身上拿到她想要的东西,所以她才在我面前假装和我很好的样子,”楚千炫哭着说,自己在老妈面前不愿意隐藏什么,即使是这些事情,自己也愿意给老妈坦白。

    “后来,我就愤怒了,跑去酒吧喝酒,子昂知道我心情不好,也劝不了我,就一直陪着我,等我酒醒来已经十二点,然后就回家,刚回到家里就看见”楚千炫描述不出昨晚那个场面,只是沙哑着声音说道,“妈,我对不起阳阳,是我错了,我没有照顾好她。”

    楚千炫的眼泪早已经浸湿脸颊,这么多年来,自己第一次哭泣,是为了妹妹,而因为自己的一时分心,造成了妹妹以后的辛苦生活,自己心里的愧疚,歉意,不知道用一辈子能不能还得回来?

    沈凝萱紧紧地抱住儿子,眼角也湿润了,自己明白了,只是,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该去怪谁呢?也许自己应该谁都不怪,该想想女儿以后的生活。

    “千千,”沈凝萱放开儿子,替儿子擦去脸上的泪水,说道,“听妈咪的话,先回家去休息,这里爸比和妈咪陪着阳阳。”

    “不,我要陪着阳阳,我要陪在阳阳身边,”楚千炫急忙说道。

    “千千,”沈凝萱的语气变轻了很多,认真地看着儿子,“听妈咪话,好吗?”

    楚千炫看着老妈的眼神,最终,还是点点头,听从了老妈的意思。

    沈凝萱拉着儿子的手,回到病房门口,楚皓轩和陆聿在凳子上坐着,吴姨和马叔站在一旁,每个人都不说话。

    “马叔,你和吴姨送千千回去休息,这里我和皓轩看着,”沈凝萱对马叔说,语气的悲伤根本掩盖不住。

    “夫人,这,”马叔有些为难,知道楚皓轩一直愤怒,如果自己离开了,楚皓轩会不会生气?

    沈凝萱没有再理会马叔,对吴姨说,“吴姨,回家给千千做点饭,他一定饿了。”

    “恩,好的,”吴姨点点头,很理解沈凝萱的心情,她是在故作坚强,她的性格,她的做法,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一直很清楚。

    吴姨看了马叔一眼,点点头,示意马叔离开。

    看着儿子和吴姨,马叔一起离去的背影,沈凝萱的心里终于放心了一些,两个孩子,一个孩子已经出事了,自己不能再让另外一个孩子出事。

    沈凝萱走过去,坐在楚皓轩身边,伸出手,拉住沈凝萱的手,紧紧地抓住。

    楚皓轩感受到了沈凝萱的动作,同样紧紧地反握住沈凝萱的手,刚才自己的冲动,自己担心她会生气,她会不理睬自己,甚至她会离开自己。

    “还记得那天晚上千千给我打电话吗?”沈凝萱的声音突然响在楚皓轩耳边,陆聿也听得很清楚。

    “我就知道,千千一定和同学有什么事情,”沈凝萱继续说道,自己这应该是为儿子做解释吧,“刚才千千给我说了,他一个好朋友,一直友好的呆在他身边,就是为了钱,根本没有真正的友情,当千千知道之后,他心里承受不了,才跑去酒吧喝酒的。”

    “所以阳阳半夜起来想喝水,就自己跑下楼去倒水了,才会”陆聿说道,自己现在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楚皓轩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老公,我们应该想想阳阳的未来,”沈凝萱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