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先婚后爱:霸道老公轻轻来 > 第363章 兄妹情深

第363章 兄妹情深


    在萧山医院董事长办公室,沈凝萱和楚皓轩坐在一起,陆聿和萧博文也坐在旁边。

    “皓轩,嫂子,我也不瞒着你们了,阳阳的情况,我就实话实说了,”萧博文起初有些顾虑,对楚玮阳的病情,没有告诉别人,现在楚皓轩和沈凝萱回来了,自己也应该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他们了,以方便他们做之后的打算。

    楚皓轩点点头,没有说话,目光一直看着沈凝萱,担心沈凝萱的情绪。

    “阳阳身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太多了,尤其是后背的伤口,估计,”萧博文停顿了一下,看见楚皓轩和沈凝萱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才说道,“估计会留下伤疤,可能之后,穿裙子,都有些困难。”

    陆聿一直没有说话,结果,自己几乎能猜测得出,只是这样的意外,不知道楚皓轩和沈凝萱心里能接受吗?还有那个昏迷的孩子,如果阳阳醒来知道这一切,她会不会崩溃?

    “脚部上的伤口呢?会影响走路吗?”沈凝萱急忙问道。

    萧博文摇摇头,“虽然脚部上有伤口,但是没有触碰到骨头,不会影响走路的。”

    听到这个答案,沈凝萱虽然有些欣慰,但还是很伤心,那么伤疤,让女儿年幼的心怎么可以接受得了呢?

    “嫂子,等孩子醒过来了,你试着和孩子沟通一下,就怕孩子的心里承受不了,”萧博文担心的也是这个。

    沈凝萱直接倒在楚皓轩的肩膀上哭泣起来,不在乎旁边有没有人,自己此刻的心情,情绪,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国内现在的技术,可以治疗这些伤疤吗?”陆聿突然问道,自己和皓轩对医学这方面不太懂,萧博文应该比较清楚一点。

    “很困难,就拿萧山医院来说,虽然美容技术在整个中国都是名列前茅的,但是欠缺的技术还非常多,只是治愈一些小小的伤疤,并且患者还要忍受疼痛的煎熬,这些治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痛苦了,”萧博文认真地说道,自己一方面作为医生考虑,一方面作为孩子的家属考虑,自己必须要考虑齐全,这样才能为孩子的以后做打算。

    “那国外呢?”楚皓轩冰冷地问道。

    楚皓轩的话,让萧博文和陆聿对视了一眼,萧博文随后说道,“国外目前美容最先进的国家,就是美国和韩国了,不过他们的治疗,也是根据患者的情况来看,如果打算让阳阳去国外治疗,我会联系一些这方面的朋友,请他们帮忙的。”

    楚皓轩没有再说话,这个决定,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决定的,孩子的意愿,沈凝萱的想法,自己都需要考虑。

    陆聿看见楚皓轩许久都没有说话,沈凝萱的情绪更是不能说了。

    “要不先这样吧,等阳阳醒过来再说,我们看阳阳的情绪,再做下一步打算,”陆聿看着楚皓轩和沈凝萱说道。

    萧博文点点头,也赞同陆聿的想法,“这样也行,毕竟孩子的意愿是很重要的,她如果想接受治疗,那之后我们再具体安排吧。”

    楚皓轩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两周后

    在学校的草坪上,楚千炫坐在木凳上,看着天空中,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余子昂看见楚千炫的背影,心里有些酸楚,这么多天了,他一直调整不过来状态,楚玮阳已经醒过来,他的心里一定在自责吧?

    余子昂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楚千炫知道余子昂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没有说话,更没有看余子昂。

    “被太伤心了,你妹妹已经醒过来了,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余子昂安慰着楚千炫。

    “你觉得能好吗?”楚千炫突然开口,“那些伤疤,也许一辈子都抹不去了,你觉得她会像以前一样开心吗?”

    余子昂没有立即回答,楚玮阳的性格,自己也很清楚,这两周她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心里肯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楚千炫继续说道,“子昂,我的生活是不是很失败?阳阳那么小,那么可爱,可我却”

    楚千炫几乎说不下去了,心里的悲伤,直接涌到了心口。

    余子昂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楚千炫的肩膀,没有太多的语言,只想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好兄弟,自己会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

    两人坐在凳子上,许久,许久,余子昂才开口说道,“林诗婧转校了,我干的,她如果不转校,我也会让她在这个学校呆不下去。”

    听到林诗婧的消息,楚千炫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触了,和楚玮阳相比,林诗婧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她那些现实的想法,自己听到就觉得恶心。

    “子昂,”楚千炫突然说道。

    “恩,”余子昂应了一声。

    “我想出国,不想呆在这里了,”楚千炫说,这些天,自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坐在那个熟悉的教室里,即使那个人不在,自己也会想起曾经与那个人的点滴。还有回到家里,就会想起楚玮阳那淘气的样子,可是现在呢?自己没有见过楚玮阳的笑容,曾经那个微笑般的妹妹,她是不是已经消失了?

    “你确定了吗?你爸妈同意吗?”余子昂知道楚千炫是在逃避,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伤痛,不管是学校,还是家里,都是他的伤痛,而他想离开,估计是想淡忘这一切。

    “还没有告诉我爸妈,”楚千炫说。

    余子昂想了一下,看着楚千炫说,“如果你真的决定出国,我也去。”

    听到余子昂的话,楚千炫惊讶地看着余子昂,没想到余子昂要跟自己一起出国。

    “我们曾经上幼儿班的时候,我就说过,你是我永远的朋友,永远的兄弟,”余子昂对视上楚千炫的目光,无比的认真,自己很珍惜楚千炫这个朋友,自己想和他每天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气息,看着同一片蓝天。

    “子昂,谢谢你,”楚千炫心里被一种叫做友情的东西触碰到了,余子昂,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哥们。

    余子昂笑了笑,认真地说道,“我晚上回家就和我家老头子商量,你问问你爸妈的意见,咱们再决定,好吧?”

    “恩,”楚千炫点点头

    在小学的学校里,陆梓涵闷闷不乐地坐在书桌前,双手趴在桌子上,将脑袋放在胳膊上,身边的其他同学都聚在一起聊天,说笑话,猜拳,只有陆梓涵一个人与教室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萧子瑞走进教室里,第一眼就看见陆梓涵那个样子,心里瞬间明白过来,她一定是因为楚玮阳的事情。

    萧子瑞走了过去,坐在陆梓涵旁边。

    “陆梓涵,你还好吧?”萧子瑞问道,随后又说,“是不是在想楚玮阳?”

    “恩,”陆梓涵点点头,目光并没有看向萧子瑞,依旧看着前方说,“阳阳心情还没有好起来,我很担心她。”

    萧子瑞沉默了,自己昨天也去医院了,趴在病房门口看见了里面的楚玮阳,吴姨在给她喂饭,她生气的连饭碗都扔到旁边打碎了,估计她的心里还承受不了身上伤疤的打击。

    “你说,怎么样才能让阳阳高兴起来呢?我想看到以前的阳阳,”陆梓涵继续说道,自己想了很多办法,想让楚玮阳变回以前的样子,可是这些方法都不行,看着楚玮阳每天在医院里受煎熬,自己的心里也很难受。

    “陆梓涵,”萧子瑞突然抓住陆梓涵的两个胳膊,认真地对视上陆梓涵的目光,说道,“你相信我吗?”

    陆梓涵看着萧子瑞的眼神,点点头,自己相信他,他也一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相信萧子瑞。

    “我保证,我一定可以治好楚玮阳身上的伤疤,我会让她变得和以前一样漂亮,”萧子瑞坚定地说。

    “可是你爸爸都说了,你们家医院里治疗不好阳阳,”陆梓涵说,这些话自己是从爸爸那里听到的,爸爸说是萧叔叔亲口说的。

    “我已经打算放弃美术了,我要学医,为了治好楚玮阳,我要学医,”萧子瑞的表情很坚定,心里也同样的坚定,这些想法自己第一次在病房门口看见楚玮阳时,自己就下定决心了,自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为楚玮阳这样做,但是自己很确定,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好,”陆梓涵赞同地说道,语气也有一份坚定,“我也想好了,我将来要做一名设计师,我要为阳阳专门设计服装,让她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

    “恩,我们一起努力,”萧子瑞说。

    “恩,”陆梓涵看着萧子瑞的表情,很开心,有他和自己一起守护阳阳,自己并不孤单,有他在,自己很开心。

    医院里

    楚千炫走到病房门口,并没有直接进去,看着里面的爸妈,还有妹妹,有点胆怯,自己不敢进去。

    沈凝萱端着一小碗粥,坐在病床旁边,看着别过脸的女儿,和蔼地说道,“阳阳,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来,妈妈喂你,喝点粥。”

    楚玮阳没有说话,依旧别过脸去不看妈妈。

    楚皓轩站在一旁也没有办法,女儿闹情绪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而且她心里的伤心自己和沈凝萱都明白,只是这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去说服女儿,这些天,自己和陆聿联系和很多有关消除疤痕的美容专家,可是他们了解了女儿的病情后,都纷纷摇头说困难,自己面对这样的结果也很无奈。

    楚皓轩拍了拍沈凝萱的肩膀,安慰着沈凝萱说,“她现在估计不想吃,一会再喂她吧。”

    沈凝萱看着楚皓轩的眼神,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楚皓轩走近沈凝萱身边,将沈凝萱的肩膀揽向自己,两人都看向病床上的女儿。

    这一幕,楚千炫完全看在了眼里,这些天,老妈几乎每天哭泣,妹妹也是以泪洗面,只是不愿意说任何话,不知道她是恨爸爸妈妈,还是恨自己没有照顾好她,一家人的情绪都不好,每个人的心里都很难过。

    楚千炫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楚皓轩和沈凝萱转头看向门口,是儿子来了。

    “千千,你放学了,”沈凝萱立马擦去眼角的泪水,问道。

    “恩,”楚千炫将书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走过去,端过老妈手里的一小碗粥,对老妈说,“妈,我一会喂阳阳吃饭吧,你和我爸去休息一下。”

    “恩,那我们现在去你萧叔叔那边问下阳阳最近的情况,你在病房里照顾阳阳,”沈凝萱点点头,正好儿子来医院了,自己和楚皓轩暂时离开一会,和萧博文商量一下之后的打算。

    “恩,”楚千炫点点头。

    看着爸妈走出病房,楚千炫才坐到病床边,看着依然生气的妹妹。

    “阳阳,”楚千炫叫了一声。

    楚玮阳没有说话,不愿意搭理哥哥。

    楚千炫不顾楚玮阳的样子,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没有救你,对不起,我不该晚回家,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都是哥哥的错,都是哥哥不好。”

    楚千炫的眼泪,哗啦流了下来,心里很想得到楚玮阳的原谅,自己知道自己错了。

    楚玮阳很清晰地听见哥哥的哭声,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哭过,可是这次,哥哥真的在哭。

    楚玮阳慢慢转过头,用湿润的眼睛看着哥哥,哥哥的表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楚玮阳慢慢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挪到哥哥的手边,拉住哥哥的手。

    “哥,”楚玮阳轻声叫了一声。

    楚千炫对视上楚玮阳的目光,她也在哭,她心里一定难过极了,以前那个貌美如花的她再也回不去了。

    “阳阳,对不起,对不起,”楚千炫哭着说道。

    楚玮阳躺在病床上,摇摇头,小声说道,“哥,你别哭,你别哭。”

    楚玮阳不知道怎么了,自己一看到哥哥哭,自己就想要哭,一直以来,哥哥就像自己心里的一座山一样,他优秀,他帅气,他聪明,他做事很稳重,他的全部优点,自己都清楚,所以自己心里很崇拜他,虽然平时在他面前没大没小,但是自己心里是很爱很爱他的,他一直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楚千炫不说话,哭声渐渐淡下去了,变成偶尔的哭泣。

    “哥,我不怪你的,我也不怪爸爸妈妈,是我自己不小心的,”楚玮阳说着自己的心里话,“可是医生说,我以后再也不能穿裙子了,我才难过,为什么别的女孩都可以穿裙子?我却不能穿,我还想长大穿着裙子,挽着哥哥的胳膊,去参加宴会,可是这些想法,是不是我以后都不能实现了?我是个丑女孩,我身上有很多伤疤。”

    听着楚玮阳的话,楚千炫反过来紧紧地握住楚玮阳的手,使劲摇头,“不,阳阳,你相信哥,哥以后一定会找全世界最好的美容医生,将你身上的伤疤都去除掉,哥一定会让你成为最漂亮的女孩。”

    “哥,”楚玮阳心里很感动,哥哥是爱自己的,他很疼爱自己。

    “阳阳,不管怎么样,你在哥哥的心里,都是最漂亮的,知道吗?”楚千炫坚定地说道。

    对视上哥哥坚定的眼神,楚玮阳也露出一副坚定的表情,点点头,自己相信哥哥的话。

    “阳阳,这段时间,爸爸妈妈都很辛苦,尤其是妈妈,她已经哭了很多次了,所以哥哥希望,你要乖乖吃饭,不要让妈妈伤心,妈妈身体一直不好,我怕她会”楚千炫没有说完,他知道楚玮阳心里是明白的,平时楚玮阳也很爱妈妈,她知道怎么样做才能令妈妈不伤心。

    “恩,哥,我知道了,我会按时吃饭的,不让爸爸妈妈担心,”楚玮阳乖巧地说。

    楚玮阳的目光看向窗户外面,心里突然觉得一道阳光刺进了自己的心里,自己身上即使有伤疤,可是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还会像以前那样爱自己,他们不会嫌弃自己的,而且自己相信,梓涵也不会嫌弃自己的,只要有这些人陪在自己身边,自己就知足了。

    “哥,”楚玮阳突然叫道,“我想吃饭,肚子好饿。”

    “好,好,哥喂你,”楚千炫开心地说,立马用手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给妹妹喂粥喝。

    当楚皓轩和沈凝萱回到病房里,看见儿子和女儿在开心地聊天,楚皓轩和沈凝萱互相对视了一眼,瞬间惊讶了。

    “爸爸,妈妈,”楚玮阳开心地叫着爸爸和妈妈。

    “阳阳,”沈凝萱激动地立马走到女儿病床边,紧紧地拉住女儿的手,表情激动得差点又要哭出来了。

    看着妈妈红肿的眼睛,楚玮阳心疼地说道,“妈妈,对不起,这段时间是我不好,我惹你不开心了。”

    沈凝萱哭着摇摇头,“不,阳阳,我的宝贝孩子,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照顾好你。”

    沈凝萱说着,轻轻地将女儿揽入怀里,怕触碰到她身上的伤疤,给她带来疼痛。

    楚玮阳也用自己的小手抱着妈妈,趴在妈妈耳边说,“妈妈,我以后再也不闹脾气了,我会乖乖吃饭,听你和爸爸的话,我要做个好孩子。”

    “恩,好,好,我们阳阳一直都是好孩子,”沈凝萱感动地说,现在女儿的样子,自己很满意,只要她心里没有忧愁,心里不悲伤,自己就是开心的。

    “妈妈,我想吃汉堡了,还想吃吴姨做的炸酱面了,”楚玮阳说道。

    “好,没问题,妈妈一会就让吴姨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