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先婚后爱:霸道老公轻轻来 > 第410章 以牙还牙

第410章 以牙还牙


    萧子瑞回到家里,看见客厅里没有人,急促的脚步走向卧室里,一看,卧室里也没有人。

    顿时,萧子瑞有些慌了,楚玮阳不见了?

    “阳阳,阳阳,”萧子瑞一边叫着一边寻找,找了书房,厨房,最后在浴室里,萧子瑞终于惊呆住了。

    楚玮阳光着脚丫,坐在浴室的角落里,面前却是一份晨报。

    看着楚玮阳穿着单薄的睡衣,萧子瑞立马拿起旁边挂着的浴巾,走过去蹲下身子来,用浴巾包裹住楚玮阳的肩膀,萧子瑞碰到了楚玮阳的手,她的手很冰冷,不知道她在这里坐了多久了。

    “阳阳,走,我们去床上坐着,这里冷,”萧子瑞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楚玮阳说,看到这个女人这样,自己瞬间很心疼,那些曾经令自己愤怒的事情,在她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完全抛在了脑后。

    萧子瑞双手正打算要去抱起楚玮阳,却被楚玮阳狠狠地甩开。

    “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楚玮阳大吼道,沙哑的声音瞬间传进了萧子瑞的耳朵里。

    萧子瑞惊呆了,她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她受了风寒吗?

    “阳阳,阳阳,你怎么了?你告诉我,”萧子瑞不顾一切地双手按住楚玮阳的两只胳膊。

    “萧子瑞,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我恨你,我恨你,”楚玮阳想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推开萧子瑞,可是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阳阳,”萧子瑞一把将楚玮阳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任由她的手在自己胸膛拍打,萧子瑞也不在乎,“对不起,我错了,是我错了,阳阳,对不起。”

    这一刻,楚玮阳终于哭了,不顾一切地放声大哭起来。

    “萧子瑞,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说过了,我没有拿秦璐的钱,我真的没有拿,可是你为什么要和郑莹莹在一起,为什么?”楚玮阳沙哑着声音,说出自己心里想要说的话。

    “不,不,不是这样的,阳阳,不要相信那些话,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萧子瑞说道。

    突然,萧子瑞感觉到的身体很重,她整个人都向一边倒去。

    萧子瑞急忙放开楚玮阳,看到的是已经昏迷的楚玮阳。

    “阳阳,阳阳,”萧子瑞急忙叫着,横抱起楚玮阳,赶紧走到卧室里。

    将楚玮阳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看着她消瘦的脸庞,萧子瑞最终还是落下了一滴泪水,自己曾经说过,不让她受任何委屈,可是现在,她所承受的,全部是因为自己造成的。

    整整一天,萧子瑞都陪伴在楚玮阳身边照顾她,直到夜幕降临时,楚玮阳才虚弱地睁开眼睛。

    看见楚玮阳醒来了,萧子瑞立马拉住楚玮阳的手,叫道,“阳阳,醒了。”

    楚玮阳看见萧子瑞坐在床边,转过头看向另一边,不再看萧子瑞。

    萧子瑞知道楚玮阳的心里还在生气,也没有再强迫她。

    “饿了吧?我做了点粥,现在就给你端过来,”萧子瑞说完,起身,走出卧室里。

    楚玮阳知道萧子瑞走出了卧室,随后自己下床,也走出了卧室。

    萧子瑞端着一碗粥,正打算给楚玮阳端过去,却看见楚玮阳已经坐在了餐厅里,萧子瑞端着粥,走向餐厅。

    看着楚玮阳温顺地喝着粥,萧子瑞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楚玮阳的身边,看着她吃饭。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楚玮阳没有说话,萧子瑞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萧子瑞还是先开口了。

    “昨晚我离开家之后,就去酒吧了,我不知道怎么碰到郑莹莹的,然后我就和郑莹莹去了薛凯的酒店,后来薛凯和梓涵就来了,”萧子瑞简单地讲述着昨晚得事情,自己觉得自己有必要给楚玮阳解释一下,不想让她担心,更不想看到她难过的样子。

    “至于今天的新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媒体跟踪我,下午薛凯打电话才说,是郑莹莹派人做的这一切,昨晚跟踪我的记者,也是郑莹莹派去的,”萧子瑞说,自己现在基本上知道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不知道楚玮阳的心里会怎么想,还有外界的舆论。

    “子瑞,”楚玮阳突然叫道。

    萧子瑞没有说话,很认真地期待着楚玮阳接下来的话。

    “如果我们明天走在大街上,受到别人的指点怎么办?我们还要给别人看我们的结婚证,才能证明我们的关系吗?”楚玮阳说着,转过头看向萧子瑞的侧脸,“还是说,他们会骂我破坏你和郑莹莹的感情,或者,说你不是一个好男人?”

    “阳阳,我明天就去对媒体解释,对所有人解释,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萧子瑞转过头,对视上楚玮阳的目光,说道。

    “不需要了,估计你还没有站在记者会的台上,你就会被舆论说得没有脸面走上去,”楚玮阳说完,转身,背对萧子瑞,末尾补充了一句,“我一直过着平淡的生活,就是为了不遇到这样棘手的事情,面对众多的人和事,即使有心里话,也是讲不出来的,这种无奈,只有体会的人才会知道。”

    听着楚玮阳的话,萧子瑞有种心痛的感觉,确实,自己就算一直生活在上流社会,也接受过媒体的报道,但是今天的新闻,是第一次的负面新闻,自己承认,自己没有那么强的承受能力,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写作,网络上的评论,自己还是有种不堪一击的样子。

    陆家别墅里,陆梓涵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看着网上一条条评论,越看越生气,恨不得将那些人的嘴封住,别人家的事情他们干嘛那么关注。

    手机响着美妙的英文铃声,陆梓涵一看,突然震惊了,随口说道,“千千哥。”

    陆梓涵接通电话,“千千哥。”

    “还没有睡觉吧?”楚千炫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有些冰冷,又有些柔和。

    “恩,还没有呢,”陆梓涵回答完,心里猜测着说道,“千千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子瑞,的事情了?”

    陆梓涵小心翼翼地问着,楚千炫的性格是怎么样的,自己还是比较清楚,一旦惹到他,别说自己是他的妹妹,估计他也会对自己发火的。

    “萧子瑞,”楚千炫冰冷地叫出萧子瑞的全名,“他不会那样做,是吗?”

    听到楚千炫问自己,陆梓涵不由地颤抖了一下手,急忙说道,“对,对,千千哥,子瑞不会那么做的,他没有做对不起阳阳的事情,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在场,都是郑莹莹那个女人干的,那个女人就不是一个好人,她以前在国外纠缠子瑞,现在居然都追到这里来了。”

    陆梓涵想起郑莹莹就来气,所以自己必须把事情全部告诉楚千炫。

    “我知道,”楚千炫简单三个字,示意陆梓涵不需要做太多的解释。

    “你知道?”陆梓涵诧异地问道,“你认识郑莹莹?”

    “不认识,”楚千炫说,“不过,阳阳结婚之前,我调查过她。”

    这下,陆梓涵完全明白了,就算这个老哥在千里之外,可是对待他那个最心疼的妹妹,他还是在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关注楚玮阳的所有事情,想必今天打电话,就是想问自己这个事情,而不想让楚玮阳知道,因为楚玮阳的性格每个人再清楚不过了。

    陆梓涵这下兴奋了,高兴地对楚千炫说,“千千哥,现在网络上的评论都在靠近郑莹莹和萧子瑞,而且新闻的陈述,都是对郑莹莹有利的,我们该怎么办?”

    陆梓涵期待着楚千炫的回答,而且心里已经知道,楚玮阳绝对不会委屈的,她绝对不会受到伤害的。

    “不需要怎么办,你等待着明天的新闻吧,”楚千炫说。

    “明天的新闻?”陆梓涵有些纳闷,远在海外的楚千炫到底想干嘛?

    “以牙还牙,”楚千炫说了四个字,随后说道,“早点休息,我就是想确定萧子瑞有没有错。”

    “恩,子瑞没错的,”陆梓涵再次肯定地说道。

    “不要告诉阳阳我给你打过电话,别让她担心,”楚千炫的语气很平静。

    “恩,好的,”陆梓涵赶紧回答道。

    “我挂了,”楚千炫说。

    “千千哥,拜拜,”陆梓涵说,这样的楚千炫,已经算是很有礼貌了。

    挂断电话,陆梓涵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下,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了,楚千炫出手办的事情,就一定没有问题,而且明天,肯定是一个充满惊喜的一天。

    一大早,几乎整个城市都轰动了,凌晨五点钟,萧山医院的门口就聚集了很多人,有记者媒体,还有患者家属,甚至还有一些愤怒的青少年,都在门口等待着。

    六点的闹铃准时响起,陆梓涵这次没有睡懒觉,而是立马从梦中醒来,起床,洗漱。

    走下楼,陆梓涵看见老爸和老妈已经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

    “爸,妈,早,”陆梓涵高兴地走到餐厅里。

    “梓涵,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我还把你的早餐放在冰箱里了,”许佳音说,平时也没见女儿陪自己吃早餐,所以自己一直习惯将她的早餐放在冰箱里,等她自己下楼来吃。

    “没事,我自己拿,你们吃吧,”陆梓涵说着,走到冰箱旁边,打开冰箱,拿出自己那一份早餐。

    陆聿瞅了一眼报纸,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女儿,问道,“这是谁干的?”

    “什么?”陆梓涵假装不知道,自己确实也是不知道,自己只知道今天有重要的新闻,却不知道新闻的主要内容到底是什么?

    陆梓涵拿过老爸手中的报纸,认真一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天哪,这应该是全城这几年来最劲爆的新闻吧?这么“美丽”的照片都被贴上去了?”

    “说,谁干的?”陆聿严肃地问,自己昨天看到萧子瑞的消息,还想着要如何去摆平这件事情,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动手,居然有人比自己先动手了,而且这个人能发布这样的消息,还没有被相关部门禁止,看来一定是一个大人物。

    “爸,你觉得会是我吗?”陆梓涵得意洋洋地说。

    许佳音看完报纸,也明白了什么事,回答着女儿的话,“肯定不是你,你刚回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势力?”

    “既然不是我,那干嘛还问我?”陆梓涵无所谓地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道。

    “你今天起这么早,一定知道这条新闻,说,到底是谁干的?”陆聿一直怀疑着自己的女儿,就凭女儿早起这一点,自己就觉得不对,所以,她一定知道幕后操控这个新闻的人是谁?

    “爸,总有一天你肯定会知道的,只是,你可以这样认为,”陆梓涵摆弄着自己的小聪明,“我们家阳阳人缘是非常好的,所以就有人站出来给她打抱不平了。”

    “就算帮助阳阳,至于用这样的手段吗?”陆聿觉得这次的新闻真的是太狠了,就算楚皓轩帮自己女儿,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这我可不知道了,你得问那个人去,”陆梓涵不敢再和老爸说下去了,怕自己万一忍不住,就会说漏嘴的。

    许佳音猜测着,“按理说,宇文晔和许铭是不会这么做的,诗琪就算再气愤,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查到这个郑莹莹国外的事情,那会是谁呢?”

    许佳音的推理,帮助陆聿缩小的范围,陆聿看着女儿,再次问道,“是不是千千?”

    这下,陆梓涵刚喝进嘴里的牛奶瞬间卡喉了,陆梓涵连忙咳嗽了两声,用旁边的纸巾擦了一下自己的嘴。

    “爸,你觉得这是千千哥的风格吗?”陆梓涵继续卖弄关子。

    许佳音说,“不过好像除过千千,没有人可以这样做了。”

    陆聿看见女儿的沉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自己并没有责怪千千做事莽撞,只是自己有些惊讶,他在国外,居然关注着这个城市的一切,也许他的心里,一直在注意着阳阳,当年那件事情,让他心里对阳阳有了愧疚,即使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他对阳阳的感情,一定很深。

    陆梓涵三两下吃完早餐,就起身离开餐厅,一边离开,一边对老爸老妈说,“我吃好了,先出门了,爸妈,拜拜。”

    “晚上早点回来,”许佳音嘱咐道。

    “知道啦,记得给我做点好吃的饭菜,”陆梓涵说。

    陆梓涵开着车,一边高兴地哼着小曲,一边握着方向盘驶向萧子瑞的家,自己要去看望楚玮阳。

    陆梓涵突然想到了,拨通了薛凯的电话。

    “喂,大小姐,你看到新闻了吗?看到了吗?”薛凯接通电话,第一件事情,就是问陆梓涵有没有看到新闻。

    “看到了,”陆梓涵轻松地说,“喂,薛凯,听说你身边女人比较多,她们在极致时的表情,和报纸上郑莹莹的表情相比,谁更漂亮?”

    “陆梓涵,你疯了吧?现在还开这种玩笑?这样疯狂的照片,居然能上头版头条,而且还是YANZHAO啊,我们中国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薛凯完全不懂陆梓涵的意思,而且貌似陆梓涵现在的心情还不错。

    “呵呵,中国不是在一步一步地发展么?慢慢也会开放的啦,”陆梓涵笑着说,自己终于见识到了楚千炫的狠了,就那张照片,还有附带的郑莹莹在国外那些丑闻,完全可以让郑莹莹在这个城市爆红了,估计比一线影星都红了。

    “陆梓涵,你现在在哪?我要和你面谈,”薛凯问道。

    “我在去阳阳家的路上,要不你也来,估计我们四个在一起聊天,会很愉快的,”陆梓涵笑着说。

    “好,我现在就过去,”薛凯说完,挂断了电话。

    在大厦的最顶层,安亦旭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网上的那些照片,还有不停更新的评论,安亦旭彻底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莹莹国外的丑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城市的各大媒体上?她在国外那些曾经的私生活,全部被暴露出来了。

    助理站在安亦旭的办公桌前,不知道要说什么。

    “有调查到什么消息吗?”安亦旭问道。

    “没有,”助理摇摇头,“这个新闻是本市所有媒体和报社同时发布的,报纸,网络上的发布时间都一样,根本查不出谁先发布。”

    “如果我没猜错,昨天的头版新闻,一定是莹莹干的,而今天的头版新闻,就是对她的报复,”安亦旭再清楚不过了,这样的事情,一个明智的人肯定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总,如果两天头版新闻结合在一起,基本上是这样的,肯定是有人向报复郑小姐,那您看”助理问安亦旭的意思。

    “不能轻举妄动,”安亦旭说,“我凭直觉,这个对手很强大,能在没有完全开放的城市发布这样的照片,而且还是头版,说明他有一定的后台,而且他也想好了如何去应对这个新闻的结果,还是先观察观察再说吧。”

    “好的,”助理点头,“只是郑小姐那边,估计这几天会”

    助理有些为难,出了这样的新闻,估计郑莹莹连出门都不敢出了吧?

    “莹莹现在还在酒店吗?”安亦旭急忙问。

    “没有,刚打电话去过酒店,郑小姐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出门上班去了,”助理说。

    “她这个笨蛋,现在还上什么班?估计医院早就被记者包围了,”安亦旭说完,立马起身,拿着自己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