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先婚后爱:霸道老公轻轻来 > 第413章 居然是他

第413章 居然是他


    不一会儿,陆梓涵穿着一件宝蓝色的时尚裙子,拎着黑色的包包,走进了餐厅。

    一边向楚玮阳走来,陆梓涵一边说道,“哇,今天是包场的节奏呀。”

    “那必须的呀,你没看谁请客呀,”薛凯抢在了楚玮阳前面说。

    楚玮阳想要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吧,让陆梓涵和薛凯多说说话。

    “不是萧子瑞请客吗?”陆梓涵坐下来,看着萧子瑞说,“萧子瑞,你最近会诊的患者很多么?这么有钱的包场,你就不怕阳阳说你败家么?”

    “这就不劳烦您陆大小姐费心了,只可惜,今天买单的人,是一位土豪,”萧子瑞说,目光斜视着看向薛凯。

    “谁?我们这里除过富二代,有土豪吗?”陆梓涵有些郁闷,难道还有隐藏的人物吗?

    “你身边那位,不就是嘛,”萧子瑞说着,依然用斜视注意着薛凯,绝对不用正眼看他。

    薛凯恨不得想杀了萧子瑞,却只能忍着,在陆梓涵面前,自己要表现出绅士。

    “薛凯?买单?”陆梓涵有些惊讶。

    “对呀,薛大少买单,”楚玮阳笑着说。

    “有点惊讶哦,”陆梓涵随意地说,“不过既然这样,那就开吃吧。”

    薛凯一下子沉默了,自己直接处于僵置状态。

    在夜店里,舞池中央,所有的人都在招摇着自己的身姿,跟随快节奏感的音乐,让自己沉浸在一篇嘈杂中。

    顾怡然穿着黑色的******,走进夜店里,看着周围的人群,不知道那位姓王的先生在哪?

    “您好,请问是顾小姐吗?”顾怡然身边突然出现一位服务员。

    “恩,我是,”顾怡然有些纳闷,自己并不常来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个服务员会认识自己?

    “您好,是王先生让我来接你的,请您跟我去包间那边吧,”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说着,就像对待其他客人一样,彬彬有礼。

    看着服务员往前走了,顾怡然想想,还是跟着服务员走了过去。

    来到一个角落的VIP包间里,服务员伸出手,一副恭敬的样子,“顾小姐,您先请坐,王先生一会就到,这是为您准备的酒,希望您耐心等待一下。”

    服务员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顾怡然环顾了一下包间的四周,这里的环境貌似还不错,看来自己以后和朋友玩得时候,可以考虑这里了。

    坐在沙发上等待,顾怡然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那个叫王先生的人出现。

    突然,顾怡然的手机响了,顾怡然拿出手机一看,是老妈打的电话。

    “喂,妈,”顾怡然接通了电话。

    “怡然,你在哪呢?什么时候回家?”沈芳有些担心女儿。

    “不是刚才打电话就给你说了嘛,下午有一个人打电话要买我的画,约我出来谈价钱,所以我现在在等那个人,我们谈完就回去,没事的,妈,别担心我了,”顾怡然说。

    “我今天怎么总觉得胸口有些不舒服,你哥在家里,你不在,我就有点担心了,”沈芳说。

    “没事的啦,妈,我一会就回去,你先和老哥在家呆着,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吃宵夜,”顾怡然高兴地说。

    “好的,那你快点哦,”沈芳说。

    “恩,拜,妈,”顾怡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直等了半个小时,顾怡然都没有等到人,顾怡然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心想,既然人家能看上自己的画,那自己就多等一会吧,时间算不了什么。

    顾怡然注意到了桌子上的一杯酒,觉得这个房间里又没有来过人,而且服务员端来的酒,应该不会有问题,那自己就喝了。

    顾怡然拿起酒杯,喝了杯中的酒。

    十分钟过去后,顾怡然觉得身体有些发热,脸也开始通红起来,顾怡然想可能是自己坐在包间里太久了,顾怡然脱掉外套,继续等待。

    还没有一会,顾怡然就觉得脑袋里晕乎乎的,随后,倒在了沙发上。

    而坐在包间隔壁的郑莹莹,一直等待着时间,看着从隔壁包间传过来的监控画面,这个女人,自己还以为她不会上当呢,看来她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了。

    郑莹莹站起来,走到隔壁的包间去。

    推开门,郑莹莹和两个男人走了进去。

    “现在该怎么办?”郑莹莹身边一个男人问道。

    “让她一丝不挂地出现在我面前,”郑莹莹说,眼神里一直充满着杀气,顾怡然,你的嘴不是挺厉害的吗?你不是很会骂人吗?你是不是也没有想过,你也有栽在我手里的这一刻。

    五分钟后,包间里的场面真的如郑莹莹说的那样。

    看着满意的画面,郑莹莹拿出手机,调制到拍照的模式,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拍完后,郑莹莹满意地笑了,“好了,这个丰盛的晚餐,赏给你们了。”

    听到郑莹莹的话,两个男人早已经迫不及待了,一边脱着外套,一边靠近顾怡然。

    郑莹莹在走出包间门的那一刻,还回头拍了几张照片。

    走出夜店,郑莹莹上车,车子疾驰离开。

    回到酒店自己的住所,郑莹莹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莹莹,你干嘛还给我打电话呀?上次那事情,我老公差点被报社开除了,你居然还联系我,”郑莹莹的朋友接通电话急忙说道。

    “这次不一样哦,这次你老公会赚到的,”郑莹莹嘴角上扬起一个微笑,说,“这次的目标,是顾氏集团的千金小姐。”

    “顾氏集团?难道就是前段时间从国外回来的那个千金小姐?”郑莹莹的朋友好像知道些什么。

    “是的,我一会给你发几张照片,你老公看了之后,应该会知道怎么做的,”郑莹莹胸有成竹,自己这次一定不会败的,对付顾怡然,自己不用担忧。

    “行,你先发过来再说吧。”

    “好,”郑莹莹挂掉电话,快速地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照片就发出去了。

    深夜里,在包间的角落,顾怡然将衣服乱七八糟地包裹在自己身上,低声抽泣着,全身都是痕迹,这样的自己根本不敢回家,一定会被妈妈和老哥发现的。

    已经凌晨一点了,顾怡然才穿好衣服,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走出了喧哗的夜店。

    大街上很安静,很少有行人走过,车辆也是偶尔经过,顾怡然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自己不知道要去哪?更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在干什么?

    凌晨六点的天空,有些微亮,又有些黑暗,顾怡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此刻的她,很狼狈,很冷,很饥饿,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吃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早晨,商界,金融圈,所有的目标全部对准顾氏集团,股票的价格,一秒钟一个变化,顾焕然七点就来到公司,看到了早报,随后关注股市,顾氏集团的股票早已经下降了。

    顾焕然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坐在真皮的旋转椅子上,只是静静地坐着,沉默着,妹妹的新闻,让顾氏集团一下子陷入了危险。

    楚玮阳睡到自然醒起床,已经十点了,简单地解决了一下早餐,随后检查了一下冰箱,冰箱里剩下的食材不多了,而且家里的一些生活用品也快用完了。

    “我是不是该去超市购个物呢?”楚玮阳站在餐厅里,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到十分钟,楚玮阳已经做好了出门的打算,快速地画了一个淡妆,穿了一件简单轻松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很自然,却是一份格外的美丽。

    “走喽,去购物了,”楚玮阳拎着包包,走出了家门。

    来到超级购物超市,楚玮阳一边看着周围的人群,一边往超市的入口处走去,就在楚玮阳还没到达入口处时,LED大屏上的新闻,吸引了楚玮阳。

    “最新消息,顾氏集团股票从今天早上凌晨一直疯狂跌落,直至现在,跌落幅度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预期,据新闻报道,本次顾氏集团股票跌落原因是由于顾氏集团千金顾怡然在夜店的一组照片曝光,给家族集团带来了耻辱”

    楚玮阳站在原地,看着画面里顾氏集团的大楼,大楼前围着一群记者,当沈芳下车的那一刹那,所有记者都拥到沈芳面前,问出一些尖酸刻薄的问题,可是沈芳只是低着头,在保安的保护下,走进顾氏大厦。

    楚玮阳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顾焕然,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即使自己没有接受他的爱意,但是他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有恩,他曾经甚至用生命救过自己,如今顾氏集团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的心情,情绪,一定不好。

    “不行,我要去找顾副总,”楚玮阳自己对自己说着,脑子里也有些慌乱了。

    楚玮阳转过头,又走向马路边,此刻购物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没有多么重要了,自己担心的是顾焕然,是顾氏集团,毕竟从毕业开始,自己就一直在顾氏集团工作,对顾氏集团,自己还有些留恋,还有顾焕然,他曾经的照顾,自己并没有忘记。

    在路边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楚玮阳就坐了上去。

    “师傅,去顾氏大厦,快点,”楚玮阳急忙说道。

    司机师傅没有说话,从镜子里看了楚玮阳一眼,随口问道,“姑娘,顾氏集团已经快要破产了,你还去那里干什么?”

    “有事,我要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玮阳说,自己还不清楚具体的事情,自己没有看到详细的新闻,而且自己更希望见到顾焕然,让顾焕然亲自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新闻的虚假程度自己很清楚,与其想要知道一些事情,还不如从自己相信的人口中得到最真实的真相。

    “你应该没看新闻吧?”司机师傅很随意地说,“今天早上的新闻都是顾氏集团,听说顾家的女儿,昨晚去夜店被一些男人糟蹋了,还发出了不雅的照片,哎,你说现在这些女孩子,晚上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干嘛去那种地方鬼混呢?看来上层社会里的活动都在晚上呀。”

    司机师傅完全不会想到楚玮阳也是上层社会的人,看到她穿着比较优雅的衣服,而且完全没有大小姐的样子,就是一副普通的气质,既然能坐自己的出租车,那也就是在这个城市生活比较不错的人,上流社会那些人,估计一辈子都没有坐过出租车吧。

    “顾怡然不是那种爱玩的人,她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染,”楚玮阳说,自己和顾怡然不熟悉,见过几次面,虽然关系不友好,但是自己看得出来,顾怡然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她怎么能在夜店里做那种事情呢,况且那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呦,你认识顾家千金吗?”司机师傅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说道,“哎,豪门里的那些千金,谁能不爱玩呢?从小就养尊处优惯了,表面上看起来很淑女,可实际上,谁知道呢?”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是有人要害顾氏集团吗?就算顾怡然出去玩,其他豪门千金也出去玩了,为什么媒体不曝光她们,只曝光顾怡然一个呢?”楚玮阳也推理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自己心里目前就是这样想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很想为顾怡然辩解,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相信顾怡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这么嘛,”司机师傅认真一想,说道,“倒也是哦,听说那些豪门里恩怨也比较多,说不定是顾家得罪了那个大腕,然后那些人将报复的手段放在了顾怡然身上,所以才有今天的场面。”

    楚玮阳不再和司机师傅说话,看着窗外的风景,自己心里唯一希望的,就是可以早点到顾氏大厦。

    出租车停在顾氏大厦门口,楚玮阳付完车费下车,看见门口还停留着几个记者,楚玮阳想,自己不能从正门进去,要是那些记者看到了,说不定又要惹出什么是非来。

    楚玮阳直接走向顾氏大厦的侧门,自己知道侧门在哪里。

    来到侧门,楚玮阳正想要进去,就被两个保安拦住在门口。

    “外人不得入内,”保安直接冰冷地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很多人都想偷偷溜进去,保安当然听从老板的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了。

    “我是以前这里的员工,我叫楚玮阳,我现在有紧急事情要找顾副总,”楚玮阳并没有直接要闯进去的意思。

    “楚玮阳?”另外一个保安重复着楚玮阳的名字。

    “恩,是我,就是我,”楚玮阳急忙说道。

    这个保安对旁边的保安说,“好像真是我们公司以前的员工,她不会是记者,我听过她名字。”

    保安看了一眼楚玮阳,觉得凭她的气质,也不会是那些犀利的记者。

    “好吧,进去吧,”保安说。

    “谢谢,谢谢,谢谢,”楚玮阳感激不尽,赶紧走向电梯口。

    乘坐电梯,楚玮阳来到顾焕然的办公室门口,就看见顾焕然在凶助理。

    楚玮阳小心翼翼地敲了一下门,站在门口等待着。

    顾焕然看向门口,瞬间惊讶了,“玮阳,你怎么来了?”

    “顾副总,那个,”楚玮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助理,自己不好开口说话。

    “进来吧,”顾焕然的语气慢慢温柔下来。

    看着两个助理,顾焕然的语气又变得愤怒起来,“你们先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见,包括我母亲。”

    “是,顾副总,”两个助理离开。

    楚玮阳走进去,看见助理关上了门,楚玮阳才急忙走到顾焕然办公桌前,看着顾焕然,问道,“顾副总,到底怎么回事?顾怡然真的是”

    楚玮阳没有说完,那些话,自己在顾焕然面前也不好说出来,毕竟那样的事情,谁听到都有些不好。

    “不知道,现在连怡然人都找不到,她昨晚没有回家,我妈自从知道股票跌了之后,就一直用降压药在维持身体,”顾焕然眉头紧皱在一起,根本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今天的事情,就好像一个拥有太阳的大晴天,突然出现了闪电和雷声,大雨倾盆,措手不及,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顾副总,这件事情,你觉得呢?”楚玮阳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心里很清楚,顾焕然很聪明,他一定能猜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干的,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她想针对我妹妹的同时,还要搞垮我们顾家,看来这个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顾焕然说,自己看到新闻,看到股票,最后分析了一下整个事情,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新闻记者意外报道这么简单,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楚玮阳能明白顾焕然说这些话的意思,只是自己不好做评论,不管那个人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别的,总之都是与顾家有关,这些自己也就没有办法干涉了。

    “那,顾副总,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救顾氏集团吗?”楚玮阳问,如果有救顾氏集团的办法,自己可能会去找大舅或者陆聿叔叔,甚至是许铭叔叔,请求他们的帮忙,让他们帮帮顾氏集团。

    “有,”顾焕然思考了一下说道,“有一个国外企业入驻本市的投资集团,总裁是安亦旭,听说他是一个混血,目前他手里的资金还没有入驻别的集团,如果能让他帮助顾氏集团,那顾氏的危机,可能会解决。”

    “安亦旭,”楚玮阳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顾焕然用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随后弹出一个页面,顾焕然用鼠标点了一下,随后对楚玮阳说,“就是这个男人。”

    楚玮阳快速走到顾焕然身边,看着电脑屏幕里的人,惊讶地说道,“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