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小说 > 豪门总裁 > 夺命娇妻 > 第69章 静夜哭声

第69章 静夜哭声


    身上的痛没有腹部的痛来的猛烈汹涌,一阵一阵似密密麻麻的针尖在扎一样,苦痛难熬。

    年柒再也忍不住,强咬着牙,躺在地上,连翻个身的勇气都没有了。她被推到在地上,这是才终于引起人的一点注意。但没人上来扶她。

    “唉!你把人推到了!”

    不知道是谁拍了司机小伙子的肩膀,好心的提醒道。

    小伙子敷衍的扭头扫了一眼,继续和后面的女人扯着脖子争辩。忽然间想起来什么,再猛然回头,阴沉沉的空气里,他看见年柒的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额头上也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啊!你怀有身孕!”

    小伙子吓的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迅速冲过来赶紧把疼得眉心紧皱的年柒扶起来,慌得手无足措,眼神里是巨大的惊恐。

    年柒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堵的水泄不通的高架桥上被人送到医院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凌晨1点。

    天上没有星星,窗户外面一片幽深的黑色。厚厚的绒布窗帘半开,安静的垂在窗户两侧。

    她打量了一番这个看起来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纯白的墙壁,就连她身上盖得被子也是洁白,鼻尖还有这残留的淡淡消毒水的味道。

    门口忽然间发出一点声音,接着有清浅的脚步踏进来,没有格外的小心翼翼,但却尽量保持不让发出什么声音。年柒刚闭上的眼只要随着脚步的渐进,虚弱的抬了抬。

    刺白的灯光下,是齐雪哈着热气走了进来。

    见她醒了,齐雪吃惊的呆了一下,然后迅速走过来,趴在她床边,急声问,“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年柒添了一下缺水的嘴唇,齐雪就赶紧倒出来一杯水放在床头,然后扭头再次关切的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年柒用心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各个部位,除了肚子里有些空荡荡的,然后就没有任何感觉了。她有些担忧的摸了摸肚子,诚实说道,“肚子有些空,头还有点疼……别的没有了。”

    齐雪眼神不自然的闪烁了一下,然后故意避重就轻,“你的头医生说了,是轻微的脑震荡,没什么大碍,休养几天就好了。现在肚子饿不饿,我刚刚订了有点外卖,还没有到,等下咱们一块吃。”

    年柒看了看水杯,艰难的点了点头,然后撑着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齐雪赶紧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

    “你,你怎么在这里?张姨和小嫣呢?”看样子,齐雪身上的衣服还是上午的那套,还没有换掉,并且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外面的寒凉气息,估计是刚到。

    “对了!你今天去哪儿了!”齐雪在年柒的床头凳子上坐下来,用手碰了碰水杯,还有点烫,继续看着年柒,脸色不善地审问,“你不论你去哪儿,好歹打个电话说一声,这样子是要吓死我们啊!”

    后面的一句话,完全是今天急了一天之后,即将崩溃的情绪发泄,吼得中气十足,爆发力也格外强烈。

    年柒不由得缩了缩肩膀,小心翼翼的看了齐雪一眼,委屈道,“我手机被张诚关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左右看了看,迷茫的问道,“咦,我包包上哪儿了?”

    “不知道。今天你手机一直关机,我们几乎打爆了电话,根本联系不上你。后来林杋来了,去看了看监控录像,然后格外笃定地说,你没事,让大家该回去就回去。我心里放不下,本来回家都睡着了,刚刚忽然间做梦你出事,我被吓得一身冷汗就行了。然后再也睡不着,就赶紧爬起来在给你打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个男人,他支支吾吾地说,你晕倒在路边,他好心把你救了回来,送到医院。

    我当即就吓傻了,赶紧赶过来,然后按照他说的房间号码,找了过来,这个病房里除了你,根本就没有别的人。”

    年柒有点蒙,她明明记得是那个出租车小伙子把她送了过来,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好心路人?

    “你有没有见那人长什么样子?”

    齐雪格外迷茫,“我过来时根本就没有人啊。刚到这里就有护士通知我去缴费,我就跟着去了,这会儿刚交完进来。”

    果然是骗子!

    年柒心里重重感叹一句,然后说,“你用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看手机在哪里?”

    还好,那个司机小伙子虽然为人不地道,但是还没有到昧着良心把年柒包包也拿走的地步。最后齐雪在卫生间里找到了年柒的包包和所有的东西。齐雪从卫生间里出来,把包包放年柒床头。

    总觉得屋子里有点别扭的地方,呆呆的站着思考了半天,最后一拍脑门,才想起来是窗帘!这么晚了,还开着个窗帘,总觉得不自在。她把窗帘合上,回头看,不由得有点小惊呆。

    灯光下的年柒的侧脸,似乎显得有些忧郁,还有点伤感,看着门口的方向若有所思。齐雪有些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安慰的拍了拍年柒的肩膀,重新在床头的凳子上坐下来。

    年柒有些惊醒,如避蛇蝎的拿着手机,离肚子远远的,生怕辐射到孩子。齐雪不忍心看下去,别开了眼。

    年柒拿着手机,看着齐雪,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一咬牙,拨了个号码出去。

    往常年柒就很少给林杋打电话,基本上没有事情需要联系他。最初俩人结婚,她本就没有打算好好过日子,所以,有没有林杋的消息无关紧要,再后来她不想要生活的太坎坷时,天天都有林杋陪着她。

    干脆电话在俩人的手里,几乎成了多余的摆设。

    但是现在不一样,年柒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瞬间,忽然间特别想听听林杋的声音。

    电话在那头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

    会不会是在家里睡着了,没有听到?年柒犹豫了一下,继续拨打了过去。

    终于在打了第三个时,电话响了。

    “喂?”

    突发情况,总是来的特别突然!年柒被电话那头娇软甜糯的女生,晴天霹雳一样,干脆直接的朝年柒劈头盖脸直接砸下来,让毫无招架之力的年柒瞬间就懵了!

    她呆呆的愣了足足半分钟!

    “喂?年柒?”电话那头的非妃见电话里没人说话,又无比轻柔的问了一句。

    年柒仍旧搞不懂状况,这是凌晨一点,不是下午一点!而此时林杋的电话在非妃的手里……这是任何人都不能立马反应过来的状况,也是让再怎么蠢笨的人,都能立刻明白的场面。不过她忽然间想哭,然后哭着感谢林杋,最起码没有让她在电话里听到非妃略带粗喘而不堪的娇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还是这状况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她无措的看了眼同样无措的齐雪,干笑一声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哦,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没事。”

    然后做贼心虚似的挂断了电话。电话刚挂,一个勤劳的小护士就推着小车进来查看年柒的状况。

    年柒心里一阵烦躁,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护士让干嘛,她神情呆滞的极度配合,齐雪则十分紧张的站在护士旁边,神情警惕的看着护士,像是怕护士乱说什么一样。幸好护士只是尽职尽责的检查完毕之后,就推着车子往外面走。

    “哦,对了,”护士猛然停了脚步,转了身子,齐雪见状,“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努力朝护士挤眉弄眼暗示,护士根本没有看她,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一句。

    “病人刚刚流产,身体不好,多喝一些补汤,外加着重调整心情。”

    流、产?

    原本失了魂一样的年柒,猛然抬起斗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坐直身子,神情激动的喊,“流产?你说什么?我流产了?!”

    完全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的护士当即就懵了。

    刚刚她进来的时候,就见病人神情颓然失落,不用看,也是知道真相的人。怎么,看这样子,完全不知道啊?

    她想不好意思的给病人确定一下,敢要开口回答,就见病人“呼啦”掀开被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她就要下床,那模样,活像要杀吃了她一般。

    护士人小,胆子也小,加上最近医患纠纷那么严重。她格外惜命的二话不说,在身后病人激动的“你确定我流产了?我怎么会流产!……”声中,迅速开了门,推着小车一眨眼就闪没了。

    “小柒!小柒,你安静点!”

    齐雪见状不妙,立马扑上去,把年柒重新按倒在床上,“你先别激动,你听我慢慢说……”

    “不听!你们一定是在骗我!我怎么可能会流产?我明明……明明就没有感觉到啊!怎么可能会流产。你们一定在骗我。对,就是在骗我……”

    年柒疯狂的摇着头,强烈拒绝自己流产的现实,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

    “你们一定在骗我!”

    年柒忽然间大喊一声,手脚并用,死命挣扎着下床,仍旧猛烈的摇着头,表情崩溃的大吼大叫。

    疯狂的声音在午夜里显得阴森又尖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